展自强点点头,说:“是的!”

  “所以后面的加一又带着点的应该就指的是人了?”

  “是的!”

  崇暮冰紧蹙的眉头越来越重了,说:“我简单的看了一下,没有一次是减,他该是一个多么厉害的杀手呢?”

  展自强思考着,回忆着过去展乾坤的话,然后对崇暮冰说:“他是一个很厉害的杀手,每当对方听到来者是‘老一’的时候都会很害怕,所以还有很多次老一并没有杀人,对方就服输了,老一不是那么冷血的杀手,他会把那些投降的人带回来交给我爸爸处理!”

  “你爸爸最后还是会杀了他们,对不对?”

  “不会,我爸爸会给他们机会,如果他们只是假装的,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对了,这个本子里面还有一封信,本来我是想看的,但又觉得是别人的东西,私自偷看很不好,所以、、、、展自强似乎明白了崇暮冰的意思,他翻阅着手中的本子,看到了里面发黄的一张纸,然后对崇暮冰说:“你指才是这个吧?”

  崇暮冰点点头,展自强又说:“你是想让我同意你看,对吗?”

  崇暮冰再次点头,说:“确实,可能是因为我对这个叫老一的比较好奇吧,所以他的信、、、、“拿去看吧!”展自强把发黄的纸递给了崇暮冰,崇暮冰接着,但还是有点犹豫。

  “我知道你这个人很正派,觉得偷看亡人的信件很不礼貌,但是既然你这么好奇,不如就亲自看看吧!”展自强说。

  看正版f章节…上1酷P匠4w网

  崇暮冰又塞给了展自强,说:“你的父亲对他如此细心,我觉得你来读给我听,或许、、、、或许会好一点吧!”

  崇暮冰总是觉得偷看信件是一种犯罪,所以就想请展自强代为帮忙了,展自强白了她一眼,他一向觉得崇暮冰潇洒、坦荡,做事爽快,第一次发现她的婆妈。展自强毫不犹豫的打开了对折的纸,然后念给崇暮冰听。

  “一哥,我有了你的骨肉,肚子也一天天变大,爹催着我成亲,你说过会过来带我走的,可是、、、、为什么这么久你都不来呢?这封寄给你的信不知道你能否收到?你是否还在那个地址?我会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一直等你!”

  信的内容很简短,展自强觉得可能是因为寄信人不知道此信会不会被收到,所以没有写太多的内容。展自强念完了就递给了崇暮冰,说:“你自己慢慢看吧,只有这些,我呢,现在还有事情,就不陪你研究这个了!”

  崇暮冰没有接,展自强就把信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然后离开了。看到展自强走了,崇暮冰有种做贼的感觉,偷偷的打开了信,字写的并不太好看,但是崇暮冰还是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完了,当她看到落款人名字的时候,她呆住了,赫然的“崇钰蓝”三个字在下面,她不相信会这么巧跟自己母亲的名字一模一样,拿着信的纸一直在颤抖,她一直想要找的父亲居然是个杀手,而且还已经死了,这样的打击她实在难以承受。

  崇暮冰知道唯一可以再次确认的办法就是回到苍龙县问千豹。崇暮冰向展自强请了假,立即动身去了苍龙县。

  崇暮冰在回苍龙县的路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她喊了一声“千金”,但是并没有反应,那个熟悉的背影很快就消失了,崇暮冰以为自己坐车太累了,所以出现幻觉了,就没有想那么多,赶紧去千豹那里了。

  当千豹看到崇暮冰的时候,他开心的笑了,但是左看右看都没有看到千金,他脸上的笑容马上就淡下来了。

  “小冰,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呢?”

  “对不起千叔叔,我答应过千金个她一样不再跟你有任何来往,但是,今天我是想请教你一件事的,请你无论如何也要如实告诉我,可以吗?”

  “什么事?”

  “我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问完我就会走的!”崇暮冰的态度很冷淡,千豹的心也很痛,因为一个女人他同时失去了自己的老婆和两个女儿。

  “小冰,我知道千金恨我,可是、、、、可是你为什么也要这么对我呢?”千豹的声音有些苦涩。

  崇暮冰似乎发现千豹老了,她的心也软了,看着千豹,说:“对不起千叔叔,我知道千金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是,她现在身边只有我一个人了,而您不一样,她有太多的痛苦,我不能因为您而伤害了千金,希望您能理解,也许终有一天,千金就会想明白!”

  “唉!千金呀,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看我一眼!”

  “千叔叔,别难过了,千金她总会原谅您的!”

  “嗯!或许吧!”

  “千叔叔,我这次回来,是看到了一封信,希望您帮我鉴定一下,是不是我妈妈的字!”崇暮冰把背包里的信小心翼翼的拿出来递给了千豹。

  千豹很疑惑,半信半疑的把信打开了,看到里面的内容,和署款的日期名字,他算了算刚好就是那一年他们结婚的时候,再加上这熟悉的名字,千豹确定就是崇暮冰的母亲崇钰蓝。

  “没错,确实是钰蓝的字!”

  “您真的肯定吗?”崇暮冰多么希望不是的。

  千豹点点头,说:“别的字我可能不一定记得,但是‘崇钰蓝’这三个字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她的名字是我教她写的,一笔一划都是我我教的,我怎么会忘记呢?”

  “那么,您知道‘老一’这个人吗?”

  “知道,当然知道!”

  “那您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千豹苦涩的笑了笑,说:“何必让你知道呢?让你增添烦恼,这不是你母亲想看到的!”

  “这么说,他就是我的亲生父亲了?”

  “是的,就是他,他还好吗?”

  “他已经死了!”

  “死了?”千豹突然一惊,不过马上又恢复了,想了想,说:“也是,一个杀手,总会被仇家所追杀的,当年就是怕你被太多仇家知道,所以才把你送到你师父那儿学武功!”

  “你一直都知道我父亲是个杀手?”

  “算是吧,这些不是钰蓝告诉我的,是你爷爷生前跟我讲的,我猜,你爷爷或许从钰蓝那儿问到了些什么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