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楞现在是谁都不相信了,他就是故意气展自强的,展自强也因为他的成绩下滑的厉害而被展乾坤不信任。

  “你就这么容不下你的弟弟吗?”躺在床上的展乾坤尽量想大声,但是身体越来越差的他连吼的力气已经快没了。

  “爸!”

  :更新最快上p酷…匠L。网√

  “别叫我爸!”

  “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想尽办法让他达到您的要求!”

  “不必了,遗嘱内容是不会改的,万楞要是达不到遗嘱里的资格就让他回到属于他的世界,自会有人继承!”

  “您这是在逼我吗?”

  “老子逼你?咳咳、、、、咳咳、、、、展乾坤气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咳嗽着。

  展自强当然不想展家的财产被外人所有,他也没有容不下万楞,他其实很念及亲情的,只是展乾坤和万楞都不相信而已。

  “好了,您好好休息吧,我不打扰您了!”

  “站住!”展自强准备走被展乾坤喝住了。

  “还有什么事?”

  “我得见他们母子一面了!”

  “您说过不会见他们的!”

  “我都快死了,这么多年为了你、为了对你死去母亲的承诺我答应今生不再见他们,但是、、、、咳咳、、、、咳咳、、、、我都快不行了,你把他们找来吧!”

  “不行!”

  “你这是在叛逆吗?”展乾坤的脾气一直不太好,最不喜欢别人违背他的意思。

  “既然你答应过我妈妈,就要做到!”

  “说出你的要求吧!”

  “我的要求就是你不可以见他们母子!”

  “你、、、、咳咳、、、、你想气死老子、、、、咳咳、、、是不是、、、、展乾坤的病情本来不适动怒,但是现在的情况,他控制不住的想要动怒,因此病情也越发恶劣了,看到展乾坤突然快不行的样子,展自强马上叫来了也医生,也安排人去把万阿雾和万楞接来了。

  万阿雾是自愿过来的,万楞是被胁迫过来的,展乾坤最终还是见到了他想见的人。万阿雾对他是没有什么感情的,有的也只是觉得他可怜,万楞的心还是难受的,因为这毕竟是他的亲生父亲。

  “对不起展先生,我们尽力了!”最后的抢救还是没有救活展乾坤,展自强的眼角掉了几滴泪,他想忍住,但是实在忍不住,因为他确实把自己的父亲气死了。

  万楞看到了展自强的情绪,他有一种想上前去安慰的冲动,但是他没有去。

  “别难过了!”万阿雾以长辈的身份安慰展自强。

  展自强不喜欢这个女人,他冷淡的没有理会她,然后就走了,后面跟着一群人。

  万楞面对万阿雾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的心情很复杂。

  “万楞!”万阿雾叫了一声。

  “嗯?”

  “我们走吧!”

  “那、、、、“放心吧,他的儿子自然会处理的!”

  “你怎么也来了?”

  “展家派来的人告诉我说他快不行了,我就过来看他最后一眼!”

  “你难道不恨他吗?”

  “从来没有恨过!”

  “嗯、、、、展乾坤的葬礼很风光,展自强想从简的,但是各路亲戚各个长辈都不同意,每一个来祭拜的人都有着很高的身份和地位,展自强不得不去应付他们每一个人。

  万楞想来的,但是展自强不允许他光面正大的来。所以很多人都议论纷纷,这样的家事是他们最喜欢议论的对象。

  一直到宾客都走了,万楞才被放出来了。

  “你为什么不要我祭拜他?”万楞生气极了。

  “我不想你成为别人议论我们展家的对象!”

  “你是故意的吧?”

  “随你怎么想好了!”

  “展自强你别太得意!”

  展自强眼神犀利、目光似杀人的样子看着万楞,说:“你说话最好给我小心一点!”

  “你以为我会害怕吗?”

  “万楞,别以为我真的不会杀你!”展自强一个转身、速度极快的站在了万楞的面前,单手用力的掐住了万楞的脖子,这一刻他真的很想杀掉万楞。

  司徒希上前阻止了,这一天她一直默默无闻的陪在展自强的身边,她知道他的难受,她也知道他很敬重他的父亲。

  “展自强,你需要冷静!”

  展自强盯着司徒希,慢慢放开了万楞,对司徒希说:“我以后不想再见到这个人,你从现在开始帮我盯着他,如果毕业以后他达不到我的要求,就杀了他和万阿雾!”

  展自强的口气没有一点儿含糊,司徒希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不过没想到他会这样安排。

  “展自强,你凭什么决定我的命?”万楞看到展自强那种眼神的时候,内心其实是害怕的,但是他就是不肯低头。

  “因为这个世界上谁的命我都快要决定,不信你可以试试!”展自强用冷血的眼神看着万楞。

  司徒希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说。

  “如果你不想再替‘幽戾’组织做事你就说一声,我不会难为你,但是、、、、以后也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展自强对司徒希说了一句,然后就离开了。

  司徒希知道这个时候的展自强是最认真的时候,她虽然不喜欢被命令,但是她深爱着这个男人,她甘愿被命令。

  “你真的会杀了我吗?”展自强走后,万楞不确定的问司徒希。

  司徒希点点头,说:“是的!因为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幽戾’组织的人,老板的命令我们做属下的永远只有服从!”

  “你难道就没有自己的想法吗?”

  “有,当然有,我的想法就是依照展自强的想法去做!”

  “你、、、、不可理喻!”万楞没有再理会司徒希了,一个人去守了展乾坤的墓一个晚上,这是他唯一能为父亲尽的一点儿孝了。

  这个夜晚其实很多人都是在偷偷大笑的,都在等着看展家的落魄。这一点展自强很清楚,所以他的压力更大了,他不能输给自己的父亲,他不得不更加努力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