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更=V新M9最+$快}|上/%酷匠网|%

  司徒希的行为并没有如焦途亮所愿,她并没有替他引开展自强,而只是默默的关注,这反而让焦途亮更加生气。他受不了司徒希爱展自强爱到这种地步,甚至比以前更犯贱的地步。

  司徒希的回来,很快也让千金和崇暮冰知道了,她们都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却并不知道这是一个噩梦。

  很快司徒希就知道展自强喜欢的人是千金了,这让她十分生气,她欣赏的万楞喜欢千金,连她最爱的人也喜欢上了千金,这让司徒希备受打击,她怎么能承认自己比不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金呢?她一直觉得武力就是王道,却不知道这些男人根本就不喜欢会武功的女生。

  司徒希忍不住自己的愤怒了,终于等到晚上千金一个人回去宿舍了,她就在楼梯的走道上等着千金,看到千金上来了,第一件事就是狠狠的扇了千金一耳光,声音大到连在宿舍里面的崇暮冰都听到了,一些靠近的宿舍女生也都听到了,个个都出来看热闹了。

  千金哪里受得了内力深厚的司徒希这样一巴掌,整个人不稳的就退后好几步摔倒了,脸瞬间肿了,嘴角一直流着血。

  “滚进去!”看到不少人出来看热闹,司徒希厉声的吼了一句,所有女生都害怕的进去了,不过还是有不少人偷偷的在门口处张望。

  千金忍住因疼痛而想掉下的泪水,怒视着司徒希,问:“你发什么神经?”

  崇暮冰听到了千金的声音,本来犹豫要不要去八卦的她,马上就冲出去了,因为那个巴掌的力度让崇暮冰很清楚的知道一定是会武功的人,所以她才想八卦,现在听到是千金的声音,她都心急如焚了。

  司徒希盯着路灯下的千金,不得不佩服她的坚韧,而非其他女生那样较弱的啜泣不敢说话。

  “你太贱了,知道吗?居然勾引展自强,这一巴掌是我送给你的!”司徒希走近,拽起还在地上的千金,另一巴掌准备甩在另一边的脸上。

  崇暮冰迅速的抓紧了司徒希还没落下的巴掌,狠狠的把司徒希甩开了,挡在了千金的前面。

  司徒希被崇暮冰甩开了,有些没站稳,不过马上就恢复了平静,冷笑的看着崇暮冰,说:“我真替你觉得可怜!”

  “我原封不动的把这句话送还给你!”崇暮冰说。

  “这个女人抢走了你心爱的男人,你居然还帮她,还对她这么好?你不觉得你很可怜吗?”司徒希挑拨离间,虽然她说的确实是崇暮冰心中所想,但是崇暮冰清楚的知道千金那不是抢,那是她应得的幸福。

  “你以为这样的挑拨,我们就会离间吗?司徒希,你太高估自己了!”崇暮冰用可怜的眼神看着司徒希,让她觉得更无地自容。

  “崇暮冰,我敬你跟我一样是个高手,但是不代表我就不会动你,如果今天你不让我把这个贱人给解决掉,那我将会让你们永无宁日!”

  “那你就来试试好了!”崇暮冰不屑的说。

  “你、、、、千金轻轻的把崇暮冰推到一边,自己站在司徒希眼前,毫无畏惧的看着司徒希,说:“你喜欢展自强,是吧?”

  “不,我爱展自强,现在你明白了你为什么必须得死吧?”

  “你错了,我没明白、应该说是我不觉得,如果这就是你要我死的原因,那我真的替你觉得可怜!”

  崇暮冰拉了拉千金,想让她不要说了,但是千金不肯,继续到:“你爱展自强,我爱万楞,我们互不侵犯,打扰我的是展自强,你不觉得你应该是找他的麻烦吗?哦?、、、、原来是你不敢,所以才在这里来找我出气,对吧?你还要威胁冰,你以为冰会受你的威胁吗?”

  千金就是要故意气司徒希,她觉得自己这一巴掌受得实在是太委屈了。司徒希一时没有话可以说了,她愤怒的盯着千金,然后纵身飞下楼不见了。

  千金看到她走了,也安心的晕过去了,崇暮冰眼疾手快的马上扶住了千金,突然看到她嘴角流的血都渗到衣服领子上了,就知道她有多难受,崇暮冰心疼不已。

  崇暮冰在医务室守护了千金一晚上,直到第二天天亮千金才醒了。崇暮冰一晚上都没怎么合眼,直到天亮才眯了一下,正好被千金看到单手支撑着她自己的崇暮冰。

  “对不起,又让你受苦了!”千金小声说道,一说话才发现自己的脸颊有多痛,不禁的“啊!”了一声,崇暮冰就醒了。

  “别动!我去叫医生!”崇暮冰叮嘱千金,然后马上就跑出去找医生了。

  医生弄了些冰块抱在布里,让崇暮冰给千金敷敷,崇暮冰照医生说的话轻轻的在千金的脸上敷,不过千金还是很痛,只好忍着。

  “对不起千金,以后我一定准时晚上八点钟在宿舍楼下接你,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崇暮冰内疚的向千金道歉。

  看到这样为自己的崇暮冰,千金的心一阵温暖,她想给崇暮冰一个没关系的微信,却发现动动嘴脸就会痛,所以笑容变得特别扭。

  “没事啦,司徒希不会再找我麻烦了!”

  “你怎么知道?”

  “她有自知之明,她也知道这不是我的错,只是一时生气,我也不会怪她的!”千金既聪明又大度,崇暮冰也佩服不已。

  崇暮冰突然就看着千金笑了,说:“不愧是大才女!”

  “少来!”

  “脸不疼了?”崇暮冰看着有些活跃的千金,故意逗了她一句。

  千金白了崇暮冰一眼,想到自己的脸,就又愁眉了,对崇暮冰说:“我今天就不去上课了,你帮我请假吧,要是万楞来找我,就说、、、就说、、、、随便找个借口吧,反正不能让他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

  “怕他嫌弃呀!”

  “当然不是,怕他担心,万一他非要问我什么事,我也不能说是司徒希干的吧,那他跟展自强估计都会去攻击司徒希了,那司徒希不是更可怜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