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自强没有多说什么,跟千金挥了挥手就离开了。千金对这个人也挺好奇的,就不停的问关于展自强的情况。

  “千金,你该不会看上展自强了吧?”万楞有点吃醋的说。

  千金捂着嘴偷笑,看着万楞,说:“你吃醋啦?”

  -v看正版;G章节$●上u酷匠网!

  “是啊,我何止是吃醋了,我还很生气呢!”

  “我不是关心你的家族历史嘛!”

  “那你答应我,不许正眼看展自强!”万楞突然变得有些小女人了,他不过是太紧张千金了,但又怕太重的语气会让千金生气,只好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千金对自己的重要性。

  千金的心都快高兴坏了,本来挽着万楞的手臂,突然就从前面抱住了万楞,肯定的说:“我此生只爱万楞一个,其他人我千金都不会正眼瞧一回的!”

  万楞也紧紧的搂住千金,很害怕突然哪一天会失去她似得。此情此景不远处正有两人一直看在眼里,一个是展自强,还有一个是崇暮冰。

  自从万楞跟千金在一起后,崇暮冰跟千金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虽然艾爱慕总是会来找崇暮冰,但是她没回都是拒绝的。可能是崇暮冰想什么入神了,被展自强发现了。

  展自强不知道崇暮冰是好是坏,第一件事就是单手出刀横在了崇暮冰的脖颈旁。

  “你想打他们的什么主意?”展自强质问崇暮冰。

  崇暮冰冷笑一声,她一点儿都不害怕,反而然后展自强觉得奇怪。还没来得及展自强细想,崇暮冰迅速的一手拧开了展自强持刀的手,一个翻转,展自强的刀正对着他自己的脖颈。

  “从来没人可以威胁到我或者是他们!”崇暮冰冷冷的对展自强说,眼睛没有离开过千金和万楞的视线,她的话也让展自强明白了崇暮冰是好非坏了。

  展自强心中惊奇,没想到海大还有这样的高手,而且也在保护着万楞,这让他稍微放心了,还好是朋友不是敌人。

  崇暮冰说完话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从展自强的问话中她也知道了他是好非坏,所以就放心的离开了。崇暮冰的冷让展自强不禁想起了司徒希,他对司徒希总有一种可有却又不可无的感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她的消息,他也会有些许的担心。

  晚上千金回宿舍的时候,把万楞今天发生的事也都告诉崇暮冰了,她一直都很相信崇暮冰,所以有什么事她都会恨放心的跟崇暮冰讲。

  “你的意思是说现在有两方都在监视着万楞?”听完千金说的,这是崇暮冰的第一个想法。

  千金摇摇头,说:“也不能这么说,展自强这一方不完全是监视,一方面是为了保护万楞,一方面可能也是为了督促万楞能更多的心思放在学习上面,至于那个叫司徒亮的人,就不确定了!”

  “司徒亮?”崇暮冰跟千金一样,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司徒希。

  “其实他的真名是叫焦途亮,为什么用司徒亮就不知道了,展自强没有跟万楞说。”

  “焦途亮?”崇暮冰的惊讶,让千金觉得奇怪。

  “你认识?”千金问。

  “我不认识,但是司徒希认识,他、、、、他曾经也是司徒希的恋人!”

  “你怎么会知道?”

  “司徒希离开学校的那一天,我们单独在一起很长时间,她跟我讲了很多她过去的事,包括展自强喝连贝勒,加上焦途亮,他们以前是很好的朋友!”

  “那你觉得焦途亮会伤害到万楞吗?”

  “不一定,如果司徒希能回来,那他肯定就不会伤害到万楞了,但现在司徒希不在,听她所说,展自强应该算是焦途亮的对手了,并非朋友了。”崇暮冰说,也简单的把司徒希告诉自己的都告诉千金了,只是没有告诉她连贝勒已经死了。

  千金不知道这中间到底有着怎样的关联,她只希望万楞能够平安的毕业,而不再受到任何威胁。

  焦途亮一直想要接近万楞,但是有展自强的打扰他一直不好下手,最后他也只能想到一个人了。

  正当夏天最热的正午,所有学生都没有心思上课的时候,大二七班的门口出现了一个人,衣着靓丽,打扮的十分潮流,男生们都起哄的看着,女生们则是嫉妒的讽刺。

  “不好意思老师,我请了一段时间假,现在可以进来吗?”

  “你是?”上课的老师并不认她。

  “司徒希!”

  “哦?进来吧!”老师似乎停过这个名字,就允许了。

  司徒希的这番装扮是展自强和焦途亮从未见过的,万楞也觉得讶异,他没想到司徒希居然会来,而且还是在这个炎热的夏天。

  司徒希自然的坐在了焦途亮的旁边,因为是焦途亮费尽了心思把司徒希叫回来的。

  “你找我,就是为了让我在这里看你们上课吗?”司徒希的声音很小,只有焦途亮听得见。

  “你好漂亮!”焦途亮一直盯着司徒希,突然花痴的说了一句。

  “我去了一趟国外,认识了一个混血女孩儿,是她教我的!”司徒希认真的回答了焦途亮的问题,她的忧伤似乎也减少了很多,没有很多人知道连贝勒死了。因为只有她亲眼所见,她保守着这个秘密。

  “为什么突然去了那么远的地方?”

  “我想一个人安静一阵子。”

  “你不是已经成了‘幽戾’组织的门徒吗?说走就能走?”焦途亮对司徒希的事似乎打听的很清楚。

  司徒希冷笑一声,说:“如果我想走,你觉得谁能留得住?”

  “希,你还是这样的嚣张、张狂!难怪连贝勒始终追不上你的脚步!”

  “不许你提这个名字!”司徒希的看向焦途亮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些血腥,似乎随手就要杀人一般。

  焦途亮不明白司徒希这是怎么了,只好乖乖闭嘴,不再提这个人的名字。

  “我来这里不是因为你费尽心思找我的原因,而是我想看看你所说的展自强喜欢上这个学校的女生,到底是什么人?”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你司徒希又怎么会为了我来这里呢?”焦途亮的语气充满了讽刺,对司徒希的讽刺、对自己的讽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