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暮冰很愿意做这个聆听者,她扶住快要几近崩溃的司徒希,带她去了教学楼的最顶层,微风袭来,司徒希稍微清醒了一些。

  “我没想到会是你陪着我!”司徒希看着崇暮冰。

  “你无需管我是谁,你只需要发泄你现在的坏心情,完后恢复正常,我们还是陌路!”崇暮冰的话还是这样的冷淡。

  司徒希苦涩一笑,撑住围栏的手轻轻一按整个人就坐在了上面,崇暮冰看着她的背影,发觉她与自家真的有那么些相像。

  “你知道吗?连贝勒从来没有跟我正真的在一起过,三个男人中他是最爱我的,可我偏偏对他提不起爱,对他有的只有内疚和爱的同情,我分不出一丁点的爱来给他,可是他却用全身心的爱来对我,毫无保留的全都给了我、、、、司徒希一直讲,没有停过,崇暮冰也很认真的在听,她回忆着过去的点点滴滴。

  “我、连贝勒、焦途亮都是孤儿,而展自强却是富可敌国展乾坤的儿子,我们三个人一起上的小学、初中、高中,直到大学,中学的时候展自强加入了我们,大学的时候他又离开了我们。我们三个人都是被同一个组织所训练,展自强原来一直是知道的,可我们三个却都不知道,把他视为好朋友,初一的时候他追求我,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为此他们两个把展自强揍了一顿,却也成为了很好的哥们儿。

  我们四个一起进入了高中,我跟展自强的关系一直都很好,从未变过,即使那么多的花花草草缠绕我们,我们却都无视,可是高二的时候他突然就向我提出了分手,从此离开了我们三个人的视线,那刚好是我们三个人最低潮的时候,因为我们的组织被灭,以后该有什么样的打算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很迷茫,在我的鼓励下,连贝勒和焦途亮都慢慢好起来了,焦途亮先向我表白了,我接受了,但是我并不喜欢他,只是跟他在一起的感觉比较像展自强。可是焦途亮并没有那么爱我,他跟展自强比起来差太多了,他是一个花花公子,很少跟别的女生承认他有女朋友,在我身边的一直都是连贝勒,可是我不喜欢他,最后我离开了他们。

  我独自一人进入了‘华旗’组织做了杀手,后来连贝勒也进入了‘华旗’,可我们彼此从来不知道过,因为内部很少能接触其他的杀手。做杀手的时间越久,我就越无情,慢慢的我的名号‘毁灭’成为了整个黑社会组织耳濡目染的对象。而我也发现了展自强所在的‘幽戾’组织,我决定离开‘华旗’,踏入‘幽戾’,即使明知道会被所有的黑社会组织所追杀,我也不在乎,只为了接近展自强。

  有一天我在宾馆里,只因为我松懈了,多住了一个晚上,居然让我碰到这辈子没人会碰到的事情、、、、说到这里的时候司徒希没有说了,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她说了这么多都没有掉眼泪,说到这里的时候才掉眼泪了,她不想说了,崇暮冰却被她的故事吸引了,她想知道。

  “什么事情?”崇暮冰问。

  酷匠7|网唯一正p版,;其他(都h*是盗@;版

  “哈哈哈哈、、、、司徒希笑倒在自己的眼泪中,就像一个疯子。

  “三个男人来杀我,三个曾经对我来说很重要的男人居然同时接到命令来杀我,你说好笑不好笑?”

  崇暮冰震惊了,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太匪夷所思了。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是啊!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的事呢?连贝勒可能是第一个认出我来的人,他奋不顾身的冲过来想要保护我,可我却向他开了一枪,灯不知被谁打开了。我知道房间里还有别的杀手,可是居然都没有所行动。展自强揭开了自己的面具,也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焦途亮也揭了自己的面具,而我、、、、却不知道这个向我冲过来的又会是谁呢?他自己揭下了自己的面具,居然是连贝勒,我足足愣住了半分钟,但是,他们应该是更不可思议的,因为杀手界的第一杀手是我、是我司徒希,这个‘毁灭’的名号足以让他们三人惭愧半生。哈哈哈哈、、、、司徒希得意的笑着,做杀手的生涯应该是她这辈子最阴暗的时候,却也是她这辈子最嚣张的时候。

  “最后呢?”

  “最后我给了焦途亮一巴掌,把展自强拉走了,我告诉他我要进幽戾,他承诺我只要帮他做成一件事就会答应我,于是我就来到了海大。”

  “连贝勒呢?”

  “他?我是那么无情、看都没看他一眼就拉着展自强走了,我在想那时候的他该有多难受,可我却从来没有顾忌过他的感受,我甚至知道他还是喜欢我的,可我却是那样的无情,我恨我自己!”说完司徒希就从顶楼跳下去了,崇暮冰先是一惊,而后才想到了她是个高手,小小的四楼对她来说小事而已,崇暮冰已经寻找不到司徒希的影子了。

  崇暮冰没有来得及问焦途亮是谁,她知道司徒希说的都是真的,所以好奇的崇暮冰还是很想知道这个焦途亮又会在哪里。听完了司徒希的故事,崇暮冰在顶层学着司徒希的样子在那个位置上坐了很久很久,她不想自己的人生变得跟司徒希一样,她不想跟司徒希一样为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去耗尽时间,她开始想到了艾爱慕,她又何尝不是跟司徒希一样,明明知道艾爱慕有多喜欢自己,却一直装作满不在乎,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