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自强说完,外面就进来了一个人把万楞拉走了,甚至不给他多说的机会。

  “展自强你少在我面前装蒜了,我不吃你这套,我凭什么听你安排?想都别想!”万楞叫嚣着的离开了。

  司徒希在门口等着在,万楞跟展自强的对话她并不知道,万楞全部告诉了司徒希,这是司徒希没想到的,她没想到展自强会这么大方。

  “展自强这么大方的让你去继承‘强龍’集团,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儿呢!”司徒希带着些许的讽刺味道。

  “那让给你好啦!”万楞不稀罕的说。

  “你放心,他不是用你母亲来威胁你,而是用你母亲来鼓励你,明白吗?”司徒希正经的对万楞说。

  “那你说,如果我没达到他的要求,他会怎么样?”

  “他只会让你这辈子都见不到她而已,但不会伤害她的,展自强从来不会伤害敌人的家眷,这是他的原则。”司徒希很了解展自强。

  “那你的意思是,我是他的敌人了咯?”

  “咳咳、、、、我不是那个意思、、、、“好了,我明白了,走吧!”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不许乱跑,我马上就回来。”司徒希对万楞叮嘱了一声就离开了,速度还是那样的快,万楞都没有反应过来,不过经历了上次被抓的事件,万楞也变得谨慎多了,乖乖的在“强龍”集团的大厅里等着司徒希。

  很快司徒希就回来了,万楞八卦的上前去问“你是去找展自强了吧?”

  “不管你的事!”

  “那我就不让你保护了!”万楞一语惊人,司徒希都纳闷了,疑惑的想着“他怎么会知道?”

  “我是猜的,你要是再不告诉我,那我真的、、、、“好了,真是烦人,我是来让展自强兑现承诺的!”

  “承诺就是保护我吗?”

  “我已经说了,走吧,不要再问了!”司徒希拽着万楞就走了。

  万楞的生活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司徒希还是跟他是同学。只是连贝勒遭到了整个黑社会的追上,除了幽戾组织。

  万楞回到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千金,看到憔悴了一大截的千金,万楞的心都疼死了。

  “万楞,你没事吧?我都担心死了,为什么不早点回来?”看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万楞,千金忍住上前抱着他的冲动,因为旁边有司徒希。

  “对不起千金,我是被司徒希救出来的,从现在起我再也不会让你担心了!”万楞紧紧的抱住了千金,千金不争气的掉出了眼泪。司徒希识趣的离开了,在远处盯着。

  “我得去告诉冰,她还在为你的事到处奔跑呢!”千金马上就想到了好几天没来上课的崇暮冰了。

  “嗯,我们一起吧!”

  刚好崇暮冰和艾爱慕也找到了他们,在艾爱慕的帮助下他们刚刚知道了万楞被救了,看不到了万楞和千金在一起,崇暮冰也算放心了。

  “冰,对不起啊、、、、“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嘛,没事就好了!”崇暮冰少见的笑了一个,然后又冷冰冰的看着万楞,说:“我想你暂时安全了,他们现在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了!”

  “为什么?”万楞有些不解。

  “因为现在整个黑社会组织都在满世界的找连贝勒,他已经上榜了,所以你就该下榜了!”艾爱慕说,还是那股幽默的味道。

  不远处的司徒希听到了,她把这事给忘了,马上就离开了。万楞四处张望寻找司徒希的踪影,却没发现。

  万楞把自己发生的事全都告诉千金了,千金很感动,她不知道这到底是件好事还是坏事,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万楞。

  “万楞,不管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千金的一句话让万楞倍觉温馨。

  万楞紧紧的搂住千金,说:“我不知道我没有继承的话展自强会怎么对待万阿雾,所以、、、、我只能听从他的安排,让自己有这样的资格。”

  “既然这么在乎她,就不要再拒她于千里之外了!”千金说,她知道万楞和万阿雾的事情了,也希望万楞能快点接受她的生母。

  “好了,不提她了!”万楞不想提起他不愿想起的事。

  时间过的很快,千金升大三了,万楞也升大二了,他们的关系一直都非常好,即使总有很多同学的挑拨,但是他们一如既往的彼此信任。

  海宇跟周秀秀串通,一个不停的打扰千金,一个不停的追求万楞,最终都没有达到目的,反而让这两个人又重新在一起了。

  “万楞你答应我,不管任何时候、发生任何事情你都要相信我,好不好?”在经历了海宇和周秀秀的风波后,千金真的有些害怕了,她怕万楞对自己不信任,也怕自己对万楞没有信心。

  “我答应你,我答应千金不管任何时候、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一如既往的相信千金,我此生绝不怀疑千金!”万楞举手向天,严肃的说。

  “谢谢你万楞!”

  “傻千金,我不信任你,你要是跟别人跑了我哭都来不及呢!”万楞调侃的说。

  “怎么会呢?”

  “那就好!马上放寒假了,我想今年过年的时候拜见一下岳父岳母!”万楞认真的对千金说,千金的脸马上就红了。

  “说什么呢?”千金害羞的推了下万楞,万楞才不管的把千金搂的更紧了。

  就在海大要放假的时候,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司徒徐出现了。她整个人看起来颓废了很多,没人知道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第一个发现司徒希的是崇暮冰。

  “我们明天就要回苍龙县了,你怎么来了?”崇暮冰看到司徒希的样子,没有之前那样的敌视了。

  “我是来跟你们告别的!”司徒希说。

  “发生什么事了?”崇暮冰有些关心的口吻问道。

  “他死了!”司徒希的眼神空洞,崇暮冰看得出来那是一种伤心绝望。

  d)酷匠网8G正5版i首发)"

  “连贝勒吗?”

  “我救不了他,反而让他为了我丧命、、、、司徒希突然变得很脆弱,崇暮冰知道这个时候的她很需要别人的聆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