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暮冰一个空中翻,连贝勒的飞腿踢空了。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连贝勒下死手了,他把所有的愤怒都宣泄在和崇暮冰的打斗当中了,要不是连贝勒受伤了,崇暮冰想退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连贝勒下死手了,崇暮冰也只能手下不留情,她轻轻的就一脚把扑过来的连贝勒踢倒在地了,动作快到连贝勒都没有躲避的机会。正当崇暮冰想罢手不打的时候,连贝勒从地上一跃而起,重如山的拳头挥向了崇暮冰。

  崇暮冰连连往后退,就快挥过来的那一刹那被司徒希拦下来了,司徒希的“掌如风”温柔的接住了连贝勒的那一拳,她到达的速度快到没有任何人看到了,崇暮冰的内心感到一阵发寒,她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女人究竟有多厉害。这一拳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接住,更没有她这样的速度。

  “连贝勒,我们走!”司徒希看到稍微平静的连贝勒,才开口说话了,用手拉着连贝勒的手臂。然后回过头目光锐利的看向那些看热闹的人,如风的手掌似乎要挥向他们,马上人都跑走了。

  连贝勒打开了司徒希的手,看向还没有走的万楞,说:“今天不是我死就是他死,你选一个吧!”

  “连贝勒,你不要再闹了!”司徒希略带生气的口吻说。

  “司徒希,你是觉得我在开玩笑你吗?好,那我就告诉你我没有开玩笑,也没有威胁你,因为这一切都是你可以决定的!”连贝勒冷哼一声,眼神时不时的还看向万楞一下。

  崇暮冰走向万楞,问到:“你怎么会得罪那样的人?”

  万楞没来得及回答,连贝勒已经绕开司徒希冲到了万楞面前想要对他下手了,崇暮冰挡住了。司徒希无奈,只好按住连贝勒,快声的说了一句“他就是展自强要找的人!”

  连贝勒不可相信的样子看着司徒希,说:“你说的是的?”

  “是的!”司徒希点点头,她实在不想让连贝勒知道这么多。

  万楞一直都知道司徒希是有目的才接近自己的,现在终于知道了一点头绪,他走到司徒希对面,问:“展自强是谁?”

  “以后我会慢慢跟你说的,现在没有时间!”司徒希刚说完,就拉着连贝勒从四楼顶跳下去了。当万楞扒过去看的时候,已经不见任何人影了。

  崇暮冰看了一眼万楞,似乎觉得万楞身上有着很多秘密,对万楞喊了一句“走吧!你还会见到她的!”

  崇暮冰跟万楞一前一后的走出去了,千金刚好在楼梯的拐弯处看到了他们。

  “冰,你没事吧!我刚刚看到好多学生在议论顶楼打架的事,但你让我留在教室,我就没去,看到他们都下来了,还没见你下来,我实在坐不住了、、、、千金担心的都快掉眼泪了,又怕崇暮冰责怪她不听自己的话。

  崇暮冰对千金笑了笑,表示没事,然后让出了一个位置让万楞从后面走出来了。

  万楞看到这样的千金,觉得特别可爱,对她温暖的笑了笑,说:“我也没事!”

  千金看到万楞也在,赶紧止住了现在的表情,恢复平静,对万楞点点头,说:“没事就好!”

  “万楞,我们先回教室了!”崇暮冰跟万楞招呼了一声就走了,千金跟崇暮冰一起走了。

  千金当然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回到教室就安奈不住了,赶紧问崇暮冰:“冰,你们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呀!万楞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也?”

  )9酷*匠《网首Yy发_

  “没有,你不要太担心,万楞会有人保护的!”崇暮冰饶有味道的说,让千金更有想法了。

  千金的眉头深锁,觉得崇暮冰似乎有什么瞒着自己的,“冰,你是不是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呢?”

  崇暮冰摇摇头,说:“没有,只是万楞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背景!”

  “那你知道吗?”

  “我也不是很清楚,刚刚只是听到司徒希说是展自强要找万楞的!”

  “展自强是谁呀?”

  “以前听艾爱慕说过,展自强是展乾坤的儿子,展乾坤的‘强龍’集团富可敌国,至于万楞跟他们有什么关系,我就不知道了!”

  千金不可思议的看着崇暮冰,她不敢相信世上还有比国家更有钱的人,那该有多厉害呀!

  崇暮冰看着千金惊讶的表情,说:“千金,这都是听说的,未必是真的,谁知道展乾坤是不是真的那么有钱呢,也许都是他自己在那边吹嘘的呢!”

  “好吧!真不知道万楞会跟这么有钱的人有什么关系呢?”千金自言自语的说着,崇暮冰也在一边陷入了沉思。

  司徒希把连贝勒带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她生气的就给了连贝勒一巴掌。司徒希第一次如此生气,气到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做,连贝勒知道司徒希应该生气。

  “对不起!”连贝勒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孩一样,低着头,不敢再说什么了。

  “连贝勒,你为什么非要跟我对着干呢?你是故意来捣蛋的对吧?”司徒希生气的质问着,连贝勒低着头不说话。

  “从现在起,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不管你接的什么任务,只要阻碍了我,就不要怪我六亲不认!”司徒希恶狠狠的说,一点儿不带含糊。

  “对不起希,我以后不会这样了!”连贝勒为自己求情,拉着司徒希的手腕,可怜兮兮的说。

  “哼!”司徒希毫不留情的甩开了连贝勒的手,怒道:“够了连贝勒,你是一个杀手,应该保留你的冷血,而不是有所感情,我不想下次见面你死在我的手上!”

  司徒希真的生气了,因为连贝勒她不得不把自己的计划说出来,她违背了对展自强的承诺,她现在还得去圆这个谎。司徒希对连贝勒说完最后的话就消失了。

  天空暗淡下来,就像此时连贝勒的心情,他知道今天太冲动了,是他让司徒希为难了,他不知道该怎样挽回他们原有的感情了。他的任务是把展自强要找的人带走,而且要在司徒希的前面找到那个人,现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也许真如司徒希所说,他会死在司徒希的手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