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看了一眼海宇,又看了一眼崇暮冰,其实千金的心里应该是清楚的,她知道崇暮冰是喜欢万楞的,只是她总是用自己冰冷的态度去说明不是。

  “海宇,我们已经分手了,不是情人,又怎么会朋友呢?对不起,你走吧!”千金对海宇淡淡的说了一句,从周天手上拿走了自己的东西就快速的进去了火车站。

  看到走远的三人,周天低声叹了一口气就离开了。海宇的愤怒足以让他去做一些疯狂的事了,他本以为跟崇暮冰打好关系就能再次得到千金,但是他没想到崇暮冰会这么不给自己面子,还让他在众人面前丢人,他暗暗发誓不会放过崇暮冰。

  等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才上车的,但是千金一直都没有说话,三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千金看起来也特别的没精神。

  “千金,你是不是怪我刚刚这么对海宇?”崇暮冰看出了千金的不愉快。

  千金抿了抿唇,摇摇头说:“没有!”

  “你以前不会这样的!”

  “冰,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千金从未这样对过崇暮冰,这是第一次,这一天她的心伤透了。

  崇暮冰和万楞就这样看着千金的后背发呆,万楞突然站起来了,对崇暮冰说:“我去打点开水!”

  “还是我去吧!”崇暮冰拿过了万楞手上的热水瓶就离开了,她是想给他们两个独处吧!

  崇暮冰在去打开水的时候看到一个小偷正要偷一个女生的钱包,崇暮冰走过去撞了一下那个小偷,小偷知道遇到“高手”了,只好怒瞪了崇暮冰一眼才离开。

  “同学,你的钱包!”崇暮冰把巧夺过来的钱包还给了女生,女生吓到了,有点害怕的看着崇暮冰。

  崇暮冰不是一个喜欢解释的人,冷冰冰的就离开了。打完开水崇暮冰就回去了,可能是有好奇心,女生跟着崇暮冰去了她在的车间位。

  崇暮冰怎么会感觉不到呢,女生还想躲藏的时候,崇暮冰直接把她拉过来了。

  “我已经帮你拿回了钱包,你还跟着我干什么?”崇暮冰直视着女生。

  “于素青?”万楞惊讶的喊出了女生的名字。

  于素青看到是万楞,她高兴的不得了,马上挣开了崇暮冰拉着的衣服两步就走到了万楞的旁边,说:“你居然也在这列火车上,太巧了!”

  “你们认识?”崇暮冰淡淡的对万楞说。

  万楞点点头,然后让于素青坐在自己旁边了。崇暮冰看出了于素青对万楞的喜爱,全部都流露出在她的脸上,所以崇暮冰就对于素青有些敌意了。

  “你们出去聊吧,千金在休息!”见他们似乎有很多话要说的样子,崇暮冰冷淡的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于素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看了看万楞,寻求他的意思。万楞就出去了,不过刚出去一会儿就又回来了。

  于素青以为万楞会和自己有很多话说,但是出去后他只说了一句“你先过去吧,我想休息!”他就走了。于素青的心凉了一大截,她也在海一大学,经常会关注万楞,但是他却从未注意过于素青。

  “这么快就聊好了?”看到万楞片刻间就回来了,崇暮冰忍不住问了一句。

  万楞没说话只是看了下背对着他们躺在床上的千金,崇暮冰明白的点点头,他的意思是他想多陪陪千金,即使是看着她的后背也足够了。

  千金没有睡着过,她的心始终不能平静,她的脑海里都是海宇。如果说万楞能在最初对千金主动,也许千金第一次的爱情就是万楞了,只是他没有主动,才会导致现在的千金这么悲伤。

  很快天就黑了,天气也渐渐变冷,从一个类似夏天温度的城市转到了冬天,这些地方都开始落雪了。千金从床上起来了,看着窗外的雪花发呆。

  三个人一路上都是沉默的,直到到了某个站停下来,四人间的卧铺房又来了个陌生人。他很热情的向他们打招呼,他以为他们都是不认识的。

  “你好呀,我叫陈高强,你们是到哪儿下呢?”陌生人陈高强先向万楞介绍自己,然后一一看了下他们三人。

  三个人都没有说话,空气间凝聚着冰冷的温度,陈高强只好尴尬的笑了笑,准备收拾自己的东西了。

  “我们在苍龙县下,你呢?”是千金说话的,她知道他们两个不喜欢跟陌生人说话,所以她只好代替他们两个说话了,她不想自己也跟他们两个一样。

  陈高强高兴的笑了,看清了千金的样子,他愣了几秒钟,不过马上又撇开了视线。

  “你长得真漂亮!”陈高强发自内心的感概了一句,千金被这样的话都已经听遍了,但是在火车上也会有人这样夸自己,难免会有些开心。

  千金微笑着说了声“谢谢!”

  “我也是在苍龙县下呢,真巧哦!”陈高强马上想起了千金的问题,于是就稍微套了下近乎。

  “你家也是苍龙县的?”千金说。

  “不是呢,我是万花镇上的,在苍龙县下了后还要转大巴回去!”陈高强解释。

  崇暮冰和千金对这个名字再熟悉不过了,尤其是崇暮冰,她是在那里长大的,所以就多看了一眼陈高强。陈高强也感觉到了崇暮冰的吃惊,微笑着看向崇暮冰,说:“你也是万花镇的吗?”

  )酷/匠''网唯一正Qz版◎e,。$其他都()是盗zD版o)

  崇暮冰收回看陈高强的视线,没有再理会他了。陈高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又看着千金,说:“他们俩你都认识吗?”

  千金点点头,说:“是的!”

  “他们都好奇怪的呢!”

  “他们都有病,不太喜欢跟别人说话!”千金是开玩笑的,但是陈高强信了。

  崇暮冰略带生气的样子看着千金,万楞则是用有点委屈的眼神看着千金的。陈高强暗自一笑,他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瞎说什么呢!”崇暮冰和万楞一起说的,只是口气都不一样。千金和陈高强都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