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大学就要放假了,很多外地的学生都开始去买票了,火车站的人每天都是排的满满的。千金和崇暮冰也不例外,只是买车票这个重任就交给了崇暮冰。

  海宇跟千金分手没多久后就退学了,不过却一直都很关心千金,所以跟崇暮冰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尤其是知道她还“吸毒”后,就时不时的还以这个来威胁她,崇暮冰也只好故作被威胁到了。

  “崇暮冰,这是我找关系给你和千金弄的票,你帮我拿给她吧!”海宇找到崇暮冰,把难买的火车票递给了崇暮冰。

  崇暮冰跟海宇接触的这段时间以来,发现他对千金似乎真的非常上心,也特别的好,这点让崇暮冰一直都觉得奇怪,她接过车票,然后就想到了万楞。

  “我有个朋友也住苍龙县,你能再弄一张票吗?”崇暮冰说,对海宇的态度也比之前好多了,一半是装一半是真,她自己也搞不大清楚。

  海宇皱皱眉,想了想,说:“好吧,我尽量!”

  “要必须!”崇暮冰的语气带着一点强硬,海宇深吸一口气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海宇第二天就弄到票交给崇暮冰了,其实凭他们海家在海城的势利,这点事情完全算不了什么。

  崇暮冰拿到三张票后才去告诉千金买到票了,千金很奇怪崇暮冰怎么会这么快买到票。

  “冰,你该不会是去抢的吧?”千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崇暮冰想了想,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千金是海宇买的,又觉得海宇似乎并没什么恶意,就决定告诉她。

  “千金,其实、、、、这票是海宇找关系买到的,也是因为你他才愿意帮忙的!”

  “你一直都在跟海宇联系?”千金问,态度也变了。

  崇暮冰点点头,说:“是的,因为、、、、“你喜欢他?”

  崇暮冰没想到千金会有这样的想法,她郁闷的直翻白眼,说:“你觉得可能吗?”

  崇暮冰刚说完,马上反应过来了,千金的反应明显有很大的问题,“千金,你该、、、、你该不会还喜欢着海宇吧?”

  千金转过头,没有说话,眼泪不争气的就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崇暮冰深叹一口气,扶住千金的肩膀,说:“千金,别这样,如果、、、、实在放不下,就找机会聊聊,再做朋友还是可以的啊!”

  “冰、、、呜呜、、、、千金抱住崇暮冰伤心的大哭了。崇暮冰低声叹着气,拍着千金的肩膀,看着这样伤心的千金,她也很难过。

  海一大学的冬天一点儿也不冷,从来没有下过雪。放假的当天还出着大太阳,跟苍龙县的温度完全不一样,万楞是和千金她们一起走的,当然也是崇暮冰把车票给万楞的时候告诉了他一些关于千金的事,万楞才主动跟她们一起的。

  看正;)版章Q节@上酷6匠:网!E

  “万楞,就麻烦你帮千金拿些东西了!”崇暮冰把千金的一些物品交给了万楞。

  千金尽量装作没事的样子,可崇暮冰和万楞都看出了她低沉的心情。

  “千金!”出校门口的时候,周天叫住了千金。

  对于上次周天的表白后,他们俩就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看到是周天,千金难免觉得有些尴尬,尽量表现出的自然反而更不自然了。

  “你怎么来了?”千金说。

  周天完全把那天表白的事当作没发生过,嬉笑着对千金说:“知道今天你们回家,所以特意来送你啊!不让呀?”

  千金尴尬的笑了笑,说:“怎么会呢?”

  “那好吧!我帮你拿!”周天赶紧的就把千金手上剩余不多的东西给抢走了。

  万楞看了看崇暮冰,崇暮冰看了看万楞,二人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千金只好不自然的笑了笑,四个人若有所思的在公车站牌等公交,几乎每一趟到火车站的公交都是爆满。

  “千金,你们在这等我一下,我去找个车过来!”周天把手上拎着的东西递给了千金就跑开了。

  周天打电话叫把家里的司机叫过来了,他们这才方便了很多,最不自然的应该就是万楞了。

  两个不爱讲话,两个心事重重,就这样一路无话的到了火车站。他们刚到火车站,就有个人过来了。千金看清了来人的样子,她的心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

  “千金!”海宇走到千金面前,帅气的拿掉了墨镜,精神不太好的样子低声喊了一句。

  千金不敢多看海宇一眼,她怕自己会忍不住流眼泪。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她甚至以为海宇都不记得自己了。

  “你来这里干什么?”周天不友好的说。

  海宇没有理会周天的话,继续对千金说:“我很想你!”

  这一句“我很想你”几乎要融化掉前几的心,她真心走过去紧紧抱住海宇,可是她不能这样,千金依然没有说话。

  “你不应该来这里!”崇暮冰挡在千金前面,逼退海宇,声音带着些许的命令。

  “崇暮冰,这不管你的事!”海宇的声音也带着不饶人的口吻。

  千金拉开了崇暮冰,对海宇说:“你走吧!我们要上车了!”

  “你们两点钟的车,现在才十二点多,我们还有时间可以聊聊!”海宇说。

  “她没有什么可以跟你聊的!”周天说。

  “你有什么资格代替千金发言?”海宇冷哼的对周天说。

  “你们已经分手了,千金根本不喜欢你!你还来纠缠她干什么?”

  “她喜不喜欢我是你说的算吗?”

  两人不依不饶的开始争执了,看样子似乎就要打起来了。千金觉得头很痛,万楞自始至终就没有说什么,他一直都在观察千金,他发现千金还是喜欢海宇的。

  看到千金和崇暮冰走了,海宇没有理会周天了,马上跑过去拉住了千金的一只手,说:“就当是普通朋友聊聊,也不可以吗?”

  万楞用劲的甩开了海宇拉着千金的手,用冷到让人感觉会颤抖的声音说:“你可以走了!”

  海宇记得这个人,只是刚刚他一直没有什么表示,海宇也不屑于理他,但现在万楞的行为惹怒了海宇。他愤怒的一拳就挥过去了,但他却忘了崇暮冰这个人,崇暮冰怎么出手的他都没有看清楚,只觉得拳头似乎一点力气也没有,完全使不出劲儿来。崇暮冰拦住了海宇的拳头,然后稍微用了点力甩开了海宇,他就一个不稳摔倒在地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