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阔的荒野,弥漫着浓浓的杀气,漆黑的夜,无月的天,荒野的一处,一个男子背手而立,他对面是六名老者,此处,杀气浓郁到了极点,似乎连空气都被逼了出去。

  “白羽,你背叛师门,罪该万死!”一名老者怒吼道。叫作白羽的男子淡淡一笑:“背叛师门?呵,我只不过是做一个大胆的尝试罢了。”“尝试?哈哈哈!”对面的老者反而怒极而笑,“做个尝试你就去偷学本门绝学?做个尝试你就叛出师门去学习别门绝学?你这个尝试可真大胆啊!”

  不知何时,天空下起了小雨,轰隆隆的雷声表示这只是前戏罢了。

  “那些绝学在你们手中浪费了,至于另一件事,我否认,我生是缥邈派的人,死是缥邈派的鬼,绝不背叛!”说到这里,白羽的语气中充满了凛然。

  “哼,你说什么都没用,无论如何你都得死!”六名老者全都摆出了战斗姿态,虽然白羽是罪人,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天赋也极其强大,三十岁之前便达到天玄级的人整个世界也找不出几个。

  “好吧,反正我这条命也是缥邈派给的,你们要,那就还给你们吧!不过”说到这里,白羽面色变得狂热“在我死前,就让我为你们展示一下我尝试的成果吧!”

  一道闪电划破黑夜,原来的小雨转瞬变成了暴雨,夹杂着道道风刃,足以让普通人死亡,可惜荒野上的七个人没有一个是普通人,暴雨似乎长了眼睛,偏偏避开了他们,风刃吹在他们身上也如同春风一般柔弱。

  “接下来,便是我一个人的表演,几位睁大眼睛看哦!”白羽缓缓的举起了右手,食指上的一枚钻戒突然发出了夺目的亮光,光芒褪去时,白羽手中多了一枝翠绿色的笔,笔锋如刀,整枝笔外形酷似折柳,此笔正是天下闻名的‘折柳’,兵器谱中排名第二。

  白羽轻轻挥舞一下折柳,对面几名老者面色一变,浑身冒出一层光罩,这正是天玄级的象征——罡气,从此折射出几名老者的身份——缥邈派长老。白羽继续挥动着折柳,似乎在创作一幅优秀的作品,世间万物此刻与他无关,在他的世界里只剩下了一人一笔一乾坤。正当长老们准备进攻时,白羽的画作恰好完成,“这一幅‘奔马图’送给你们”白羽笔峰一点,点睛之笔出,一幅万马奔腾的画面出现在虚空中,随即化为光束射向六位长老,六位长老心中一惊,竟没有一人去抵挡,任由光束射到自己。

  “这可是本门的‘仙宫图’?”一名长老问道,因为激动,他的声音是颤抖的。仙宫图,缥邈派的三大顶级绝学之一,这套绝学使得杀人成为了艺术,以画杀人,以画救人,全凭心情。白羽微微点头,眼睛中的一丝狂热显示出他内心的不平静。光束射中长老们,几位长老都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化,速度至少增加了一倍。

  “接下来更精彩”白羽手中的折柳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待光芒褪去时,白羽手中的折柳已变成了一枝笛子。折柳之所以能成为兵器谱第二,主要是因为它可以随心变幻形态。至于兵器谱第一是啥,那是一个永远的谜,相传是遗忘的神器——东皇钟,上古时期十大神器力量之首,足以毁天灭地、吞噬诸天。

  白羽将化为笛子的折柳递到嘴边,苍白的嘴唇贴到折柳上。悦耳动听的笛声在荒野上传响,一个个音符貌似活了一样,在黑夜中飞舞,构成一个巨大的半圆形光罩,白羽几人被覆在其中,狂风暴雨皆被隔开,留给众人的是无限的温暖和光明,疲倦的身体在此刻快速恢复。

  “百灵乐!”六位长老都惊吼出了声。百灵乐,缥邈派三大顶级绝学之一,排名第二,同仙宫图一般,将杀人变成了艺术,甚至更优于仙宫图。

  “最后一个我也不卖官子了,是引魂箭,缥邈派最强绝学。”白羽停止了吹笛,深深吐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怎么可能!引魂箭已经有上千年没人练成了!”大长老瞪大了眼睛,语气里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眼前的这个年青人带给他太多的惊喜了,此子绝不可杀!

  eK酷{i匠》网正3t版{首发p

  一阵光芒后,白羽手中的折柳变成了一把弓,很奇特的一把弓,没有弦,没有箭。捏着手中的折柳,白羽无比的激动,双臂微微颤抖,多年的努力就是为了这一刻,几位长老也瞪大了眼睛,千年未显的绝技重新现世,将是怎样的惊艳的局面,他们同样也很期待。

  深呼一口气,白羽身体逐渐变得虚幻起来,响彻云霄的声音响起“以气为引!”白羽手中的折柳瞬间发生了变化,淡淡的青色气流构成了弦,“以魂为箭!”一枝如宝石般翠绿的箭出现在白羽的右手中,“以我之意,遥射九天!”顿时天地间的能量皆涌入白羽手的箭中,一股惊人的气息出现在白羽身上,准确的说应该是他手中的箭上,将箭搭在上弦,瞄准天空中如同紫龙的闪电,一箭射出,天地变,星辰出,闪电不甘示弱,紫色的电如同长矛般刺向白羽,可惜它面对的是神技--引魂箭,没有任何胜算,闪电被射成了碎末,同时成为粉末的还有白羽,引魂箭固然厉害,但是白羽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人类,一个强大的人类,他不是神,大自然的威能他还是无法抵挡的,于是乎,白羽死了,笑着死了,能学会这么多绝技已是死而无憾了,怎能有太多奢求呢?

  不知过了多久,当白羽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似乎处在一个极其温暖的地方,眼睛却睁不开,处于黑暗中白羽不知过了多久,才发现身边似乎还有一个人,却因无法睁开眼睛,白羽只能在里面浑浑噩噩的度日子,终于,在一天白羽通过一个挤压的的过程出来了,此刻他突然明白,自己重生了!

  虽然还无法睁眼观看,但此刻白羽却听到一个浑厚的男音在撕心裂肺般的哭喊着,是爸爸吗?那妈妈呢?白羽突然感到身体一松,紧接着便完全失去了意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