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天元历一一三三年十月二十二日(上)

  天元历1133年,初冬、霜刃豹之月——

  四方界陆,位于世界的中心,东南西北四方尽头的一块陆地。就在这块大陆的北方,来自中部的统治者——“天鹰帝国.路度那维”展开了长达八年的侵略。

  北方由十一个规模较小的王国所管治,统称“北辰联合”,虽然联合的几个成员国磨擦不断,却少有大的战事发生。

  联合早有提防来自中部和西边其他国度一直以来的虎视眈眈,儘管一直内斗,谁都不会有消灭对方的心,因为每个国家都知道北方百年稳定背后的血腥历史——联合是怎样建成。

  对付外敌,他们会遵从古老的盟约,抱成一团,结合成为一个庞然大物——就像北方的狼潮,强大、无懈可击。

  然而,人类是个善忘的种族。

  忘记联合成立的最初,忘记盟约的存在为何……

  贪婪,骄傲、妒嫉……基于自我价值的评估失误,或者是被野心矇闭了的双眼,外界说法不一,总之,事情就是——

  长久已来防守边关的“雪国.山海”,其君主——三桂.迪斯,于天元历1125年4月打开了通往北方的要塞大门,让路度那维十三万先锋军踏入北国土地。

  战事,一触即发。

  1126年1月——路度那维打着“协助北辰联合内乱平息”的名义,毫无预兆地对艾维瓦王国的霜雀军团展开突袭,一个月后,艾维瓦王国首都艾辛洛沦陷。

  得到艾辛洛被攻占的消息,艾维瓦王国原本的敌人,与其交战不断的王国.艾伊尔立即向其馀九国提议组织军势,驱逐来自中部的敌人,协助艾维瓦王国收复失地。

  可惜的是,没有危机感的人……或者说,“叛徒”太多了。

  一次又一次投票,这个持续了半年的联合会议,开始时的首句话居然是某国君主抱怨会议提前了一个月,害他的旅游行程得重新计划……而这个君主所在的国家.欧夜,就在3个月后成为天鹰人野心下的第二个饵食。

  最后,冰刃王国的代表——冰刃王国的第二王女萨沙莉安,力排众议,代表冰刃王国发起出兵的言论。

  如其所言,王女离开第二个月,冰刃王国将五分之一的军队派遣至艾辛洛城外一千五百里外驻军。

  见此,除了某三个国家(包括欧夜的君主)无动于衷,其馀的联合国成员同样派出他们的军队……

  ***

  北方.艾维瓦王国.首都艾辛洛城境外.银松森林。

  自从北辰联合战线的总司令,萨沙莉安.冰刃接手的那一刻开始,天鹰人的攻势逐渐缓慢下来,继而陷入胶着,最终,于第八个年头的初冬——即现今,双方签下停战协议,战事暂时告一段落。

  话虽如此,两方的势力却是悄然驻足在现今中立地带,前艾维瓦王国的首都:艾辛洛。

  艾维瓦王国在最后一任皇子失踪后,可谓明正言顺亡国了。天鹰人以此作理由,拒绝交出艾辛格。他们认为艾维瓦王国应该由他们手上某位亲王继承。

  然而谁都知道,那位没骨气的亲王只是天鹰人的傀儡而已。

  双方僵持不下,结果在停战协议定立的那一刻,艾辛洛成为了两者同时拥有的“中立地区”。

  一个停战协议的象徵物,同时是中部商人和北方来往的好落脚地点。

  诚然,条约和中立城的存在使得侵略者们明面上无法作出什麽,但是……“明面上”,要是无人看见呢?只要没人看见就是完美的犯罪,完美的犯罪就不能被称作犯罪。

  在加上,北辰联合中也有一部份人也有不同于“某个女人”的想法,对于北方,他们更多的是:这次战争能够为自身势力带来几多,或者什麽样的好处呢?

  这些人,利用中立城邦的存在,轻易地和某些意欲“干一票”的天鹰人联繫上来,而其结果就是——不时出现出来附近村落和路上的“强盗”。

  例如,千里之外一个被称“银松”的森林,坐落于此地深处是一个名为“里贝尔”的村子。里贝尔人世代生活在银松森林内,他们有种和森林融洽起来的本事和智慧,就是最初战事开始时也没有被发现。若非本土人介入,他们的生活或许一直继续直至……

  “哈哈哈,那些北方佬说的没错,这裡果然有个地方!”

  一个男人站在里贝尔村的村口哈哈大笑——两棵向内弯曲的银松树,从他的眼中望过去,是一副充斥残杀、强暴和抢掠的场景。

  银松之下,昔日的安宁被陌生来客兀然打破。

  就在今天早上,男人带着他的部下们毫无预兆突入里贝尔村。

  没有抵抗,轻而易举——

  男人被杀掉,女人被按倒地下。

  没有难度的猎物。

  这简直是天赐的礼物——男人如此想着。

  他,奴奥森,路度那维先锋军第六连队——“死嗜践踏者”,黑马与血弯刀旗一员中的百夫长,伟大的天鹰帝国的征服者,像他这样的人,理所当然会受到大帝保佑。

  看着一个又一个箱子被扛出来,从箱子中溢出的石块、金属物和略嫌残旧的饰品,奴奥森势利地辨别出这些小玩意有一部份价值不非,至少他知道会有什麽人想要。

  这正是他为什麽会听那些北方人的话来到此地。

  他是行商之子。自小就跟随父母来回中部和北方,参军前有一段时间都是过着这样半流浪似的生活,其他本领他学不着,就是有一双小心眼,什麽值钱的、不值钱的,他一眼就能辩过一二。

  要不然,他怎能坐到这个位子?要知道,论杀人本领的话比他强的大有人在……

  “头,都在这裡了,还有这些女人,您看……”

  一个部下来到奴奥森面前,身子半躬展露出身后的“战利品”,他的刀还是湿着片红,滴嗒滴嗒掉在雪上。

  奴奥森眯起眼睛,扶了扶下巴杂乱无章的胡子,这次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打理,家裡那位可不喜欢呢——他想。

  然后,嘿嘿一笑,大手一挥。

  “嗯,兄弟们都辛苦了,这些反正也带不走……就乐一乐吧,记得手脚干淨点。”

  “是…………小的们!——听到了头说的没?”

  “收到了,头。”“哈哈哈哈,我儿子都快蹭破裤子啦!”“头儿万岁!”……

  震耳欢呼响彻整条里贝尔村,对于那些被绑住的女人来说,这是炼狱开始的讯号。

  ……还有好几个男人,他们是这些女人当中几个的丈夫和恋人。强盗们佩服这些手无寸铁的男人敢作出反抗,为了这种佩服的心情,强盗们决定不杀这些人,而是绑起来、让他们好好观赏自己怎样去玩弄女人。

  一个,两个……或好几个人同时上前撕开女人的衣衫,脱下裤子,正打算干那档不堪之事时,一个,两个……逐渐地,灾祸临头的不安定感迅速感染到每个人的心裡。

  莫名不适驱使所有人望向同一个方向。

  就在村子另一侧,通往后山湖畔的路口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个小小的身影。

  那是个人。

  过大的连兜外套罩在不足一米三的身子,两条及至腿袖的袖子无力垂下,穿着这件外套的主人似乎将它当成斗篷使用了。

  就直观来说,这是个孩子。

  然而,没人敢掉以轻心,“强盗们”可不只有强盗一个身份,在强盗之上,他们还是身经百战的兵士!令大陆闻风丧胆的帝国先锋军!

  他们杀的人多得数之不清,当中包括了老人!妇孺!像这种小鬼,每一个人——是的,每一个人!没有七十也有八十。

  所以他们知道敌人不限于成人,有时候,小鬼也是能杀人的。

  ——刀剑不会因为持有者的年龄大小而变钝。

  兵器就是兵器!

  “包德温、积古,你们两个上去。”

  向奴奥森报告的男子指了指,派了两个较为稳重和有经验的部下过去。刚才那一瞬间,他有种打仗时被突袭前的不祥预感,曾经从死尸堆爬出来的经历告诉自己,无论对方如何——谨慎为重。

  除了某几位特别敏感的之外,其他人看了看包德温那高大胖壮的身影和积古那一身伤痕和染血双刀,顿时继续刚才被打断的事。

  就在这一瞬间——

  “事象展开。”

  “壹式.黑刃辘轳——”

  小小的身躯低喃出只有她才知道的话语。

  u酷p1匠?网W首发

  两道漆黑色的曲线自包德温、积古身边掠过,只消一秒,消散空气之中。就当众人误以为刚才看到的为错觉之际,那些正在污辱女子的强盗无一停下手脚,维持住同一姿势、动作。然后……

  身首异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