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凰焱的心跳更快了。“眼瞳术”凰焱使用了一个侦查类的法术,这个法术是所有法师都会得基本技能,它没有任何的攻击力,但是可以看清自己周围的全部环境,可以穿透墙壁。但是如果想要感知到其它的生命体或者灵魂,就必须封闭其他的感觉。也就是说,在眼瞳术的施法时间内,其它的感觉全部失效——听觉,嗅觉,等等。

  不过这个技能一般是法师在后方使用的,毕竟这个技能使用的时候很容易受到攻击。凰焱也只是赌一把,如果对方的速度很快的话,以凰焱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感知到对方的位置,或者就是感知到也无法躲开。“在楼梯口!”凰焱已经感知到了灵魂的位置,只不过他的速度非常的慢,凰焱绝对是可以跑过他的。

  但是凰焱还是想得太简单了。他毕竟只是一个法师学徒的级别,天赋再高也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眼瞳术的最高境界除了感知对方的位置以外,还有就是感知对方的能力。这是很高阶的法术,凰焱目前是领悟不了的。如果他能领悟,他就会发现,对方是多么可怕的对手。

  “移动速度真是慢啊。。不过还是不可大意”凰焱谨慎小心的性格让他依旧很重视这个对手,“现在已经无路可退了,只能迎战,杀出一条血路”凰焱并不是在逞强好胜,而是对方正在唯一出入图书馆的主干道上。这里是魔法学院的图书馆,自然是有着魔法封印的,玻璃凭借凰焱这等级的法师是不可能冲破的。

  凰焱把玩着手中的火球,以掩饰自己焦躁不安的内心。就在这时候,灵魂上来了。

  那一瞬间,凰焱完全的震惊了。灵魂周身闪耀着光辉,如同天使一样,但是他的头发却是苍白的,他只有一袭白袍,但是看不清他里面是不是有形体,他的双目空洞无神,面孔毫无血色。

  然而让凰焱害怕的并不是对方的外貌,而是那前所未有的压迫感。压得凰焱喘不过气来,这种压迫感是对方与生俱来的,以凰焱现在的本事根本不可能克服。

  “可恶!”凰焱骂了一声,尽管如此,他也必须冲上去,迎怕而上。他艰难的从压迫中抬起头来,将早已准备好的火球从手中射出。“啧”灵魂轻蔑的一声,白袍突然向前隆起一块——或许是他的手吧。接住了凰焱的火球。和凰焱以前遇到的敌人不同,他并没有破坏火球。“呼!”他轻吹一口气,火球就从灵魂的手中向凰焱攻来。“什么情况!”凰焱向前翻滚,火球从他的头上擦过。

  “好险!”“呵!”凰焱自以为刚刚躲过一劫,却正正好落入灵魂的圈套。突然,他所站的地方四周伸出苍白的手来,抓住了凰焱的四肢,“什么!”凰焱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就这么被束缚住。“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能够判断我的动向呢!”

  凰焱当然不知道。对方哪里是判断了他的动向,早在对方上楼时,就已经发现了凰焱的眼瞳术。他早就在走上来的时候就用暗术在房间内部下了自己的法术——苍白之手。这是非常阴险的法术,它无视距离,可以在对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布下天罗地网。但是,练习这种暗术的代价是需要不断地用活人的灵魂或者法师的法灵来滋养苍白之手。否则它就会吃掉主人,然后自我毁灭。

  酷匠;。网唯一n正版\j,其,他都是i‘盗S$版

  凰焱使用了全身的力气企图挣脱束缚他的手,但是毫无作用。他将火焰顺着自己的胳膊燃烧起来,希望能烫到对方的手。不过这无济于事。苍白之手一旦攻击到了目标,它就会不停地对目标施加虚弱之法。它的目标就会越来越体力不支,这时它便会吸取灵魂或者法灵,以滋养自己。

  凰焱绝望了,这里是不会有人能够拯救他的。他只能不断地念着祷言,希望上帝能够给他一条生路。

  “啧啊!”突然,灵魂惨叫一声。“什么?!”凰焱定睛一看,灵魂竟然被三条藤蔓牵扯住了。“喂!是谁!能救救我吗!”凰焱大声的呼救。这时候竟然还有人来这里,不管如何,这都是一株救命稻草。“呵,我就晚上出来散散步,还能碰上这么好玩的事情!同是法师,你这灵魂杀我同胞这就让人忍不了了吧。”

  现在凰焱才看到说话的人。那人身着绿袍,看着如同世外仙人,脸庞俊秀,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手中一柄折扇,手掌细长而有纹路,特别的美。“你是什么人!快滚,我今天可不想杀太多人”灵魂竟然可以说话!不愧是强大的怪物,连语言能力都具备了。“呵呵!”绿袍人嘴角微微上扬,手中的折扇收了起来。“看来不得不教训一下你这狂妄的恶灵了!万物生长!”这一定是草系法术!凰焱坚定地对自己说,看来来人是个研习草系的法师,但是草系可不是主攻击的属性啊,他真的能赢?

  事实是凰焱的顾虑毫无必要。霎时间,房间四周长满了翠绿的藤蔓,为这个充满死气的房间带来了一丝生机。接着,这些藤蔓纠缠住了灵魂与苍白之手。“呃啊!什么东西!”灵魂惨叫,尽管面部基本上没有五官,但是凰焱可以看得出来,灵魂的表情变得越来越难看,苍白之手的束缚也松了一些,凰焱挣脱出来。

  “我来帮你!”凰焱知道这不是道谢的时候,合力打败敌人才是正事。“浴火舞!”四周突然又显出一片火海,这是威力极高的一个法术,可以说在没有进阶之前是很强大的范围法术了。

  更神奇的是,那些藤蔓并没有被火焰烧毁,反而在火焰的洗礼下长势更加的凶猛,活活的毁灭了几只苍白之手。“果然不是平常的法术啊!”凰焱赞许的说道。

  不过绿袍人倒是什么也没有说。因为,灵魂毕竟实力摆在那里,他已经挣脱了万物之灵的束缚,又自由了起来,并且用无神的双目死盯着绿袍人,冲天怒气皆可感觉得到。他,要复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