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焱疑惑地看着黑袍人远去的方向,思索着黑袍人刚才所说的话。“这人的话,到底什么意思?什么叫做都是假的?”凰焱百思不得其解,这时候,一个身着白袍手持法杖的人不知何时站在了凰焱的旁边。“你是?”“这不重要。刚才你有没有见到一个穿着黑袍的家伙过去?”黑袍!不就是刚刚过去的人,看着眼前的人,凰焱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的实力不俗。难道刚才的黑袍人是在逃脱什么追捕?“啊。。我没有见到啊?”“哦,好吧,谢谢你了”白袍人鞠了一躬,收起法杖向着与黑袍人行进不同的方向走了。尽管凰焱知道这个人一定是在追捕黑袍人,但是他的内心似乎有一种声音再向他说不要告诉这个人黑袍人的行踪。

  “真是奇怪。。怎么第一天就有这么多奇怪的事?”凰焱无语的挠了挠头,对今天发生的这些感到奇怪。但他的潜意识似乎感觉到这几件事和自己入学有什么关系,“算了算了,不想了!不够麻烦的!”凰焱略带急躁的晃了晃头,决定不再去想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怎么枫玥还不出来?这考试对她来说应该是易如反掌啊。”正疑惑着,一个白色单马尾身影就从大门中闪出。“喂!枫玥!”凰焱大声的叫了一声,枫玥回头,这才看见凰焱。“啊,凰焱,你是在等我么?”枫玥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毕竟凰焱可从没有等过什么人。“是啊,不然呢?”“唔,好感动,凰焱是小天使!”枫玥的眼睛闪着光,就差流出泪花。“行了行了,我们俩就不用这么矫情了吧”凰焱无语的看着自己的青梅竹马。明明不是萌物非要卖什么萌。

  “怎么拖了这么久?”“唔,那个老师简直就是变态!”枫玥一听,顿时毛都有点炸起来,似乎很不满意考核自己的导师。“怎么了,揩你油了?”毕竟凰焱知道枫玥可是极少数的性感尤物,觊觎她的美色的人太多了。“没!话说你不要这么污好不好!考核我的是个女老师啦!”“那有什么变态的。。。”凰焱有点迷,难道还有什么考核是能让枫玥炸毛的?

  “那个老师,她非要考我怎么用匕首!”“卧槽?!”凰焱懵了,他们虽然不是正式的法师,但是他们至少已经是半法师了,哪有法师用匕首的?“那个老师,非说什么近战是法师必须掌握的基本技能,还说什么只有将近战和法术结合起来才有可能发挥法师的真正实力”枫玥说到这里,头上的毛炸的更狠了,“我可是出身法师世家!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法师的基础是近战啊!”“呃。。。”凰焱虽然有点不敢相信,但是毕竟是导师说的,那么高级的学府,一定说的没有错的。“唔!不许动我头!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动我头的!”凰焱看到枫玥的毛都快炸上天了,实在是忍不住了,给枫玥顺了顺毛。

  “没有,我只是帮你顺顺毛。”凰焱一脸天真的看着枫玥,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枫玥也无语了,毕竟人家也是一片好心。

  谈天说地间,凰焱已经将枫玥送到了家里。“喂,你给我晚上早点休息知道么,明天别忘了上课啊!”“知道啦~”枫玥开心的享受着凰焱的关爱,笑着回答到。“那我先回去了哦”“嗯”凰焱挥了挥手,离开了枫玥的家。

  “爸!妈!”凰焱还没到家就在门口喊着,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诉父母自己考上了的消息。不过,和凰焱想象的不一样,似乎并没有人回应他。“诶?爸,妈?”凰焱有些疑惑,他推开家门,只见家里空无一人,只有一张字条在桌子上。

  “我和你爸爸出去办公了,是被突然叫走的。你自己在家好好休息,我知道你一定考上了学院,所以明天不要忘了早起,千万别迟到哦。——妈妈留”这就是字条的全部内容。凰焱叹了口气,将字条团了扔进了垃圾桶。他已经习惯了,毕竟不是第一次了。小时候很多次爸妈都会被突然叫走,原因也都是办公,尽管凰焱不知道他们是在干什么,但是他知道一定是很要紧的事情,所以也很少再过问。这次也不例外,凰焱看了一会儿魔法书之后,就去睡觉了。

  $更¤新最f快上p☆酷匠…网

  第二天清晨,凰焱来到学校。和他所想的并不很一样。没有迎接的人群,来来回回的入学生也很少。“诶?”凰焱看到是这样一番景象,心里有点小疑惑。不过,他也明白,大学校嘛,总是要低调些的。

  凰焱来到自己的班级,只见里面只坐了六个人,四男两女。不过都很沉默,也不说话。“呃。。你们好!”凰焱和他们打着招呼,这时他们才抬眼看了看凰焱。站着的双马尾女生说道:“hey,你好,我是凌洛,很高兴认识你w”“你好!我是凰焱,请多关照”这就是上课前全部的对话内容。除了凰焱和凌洛聊着天,其他几个人都不怎么说话,连招呼也不打。“好了,请安静,该上课了!”“诶,是你!”凰焱听到老师的声音,一回头,只见是昨天考核自己的老师!“哦,是你啊,不错不错,快坐吧”老师也认出了凰焱,笑着让凰焱坐下。

  “废话少说,我们开始上课。首先,我要先祝贺你们通过了测试。”老师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慢慢的讲着,速度虽然慢,但是每一字都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你们既然选择了火系法师,那么你们就要明白火系法师所要承担的责任。火系法师,是最刻苦的法师职业,我们要比其他法师耗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获得的也是比他们更好的实力。但是你们要记住,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要走火入魔,不要强求胜利,否则你将粉身碎骨。”导师顿了一下,继续说,“今天,交给你们的第一课是,如何使用匕首?”“卧槽?!!!”凰焱懵了,他不禁叫出声来,怎么又是近战,难道法师的基础,真的是近战攻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