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想啊!我想我们几个人聚在一起好好的玩一天,小落和冥儿都很喜欢cosplay,不如我们就再玩一次吧!这次我们可以编排一个小话剧,话剧就让小落和冥儿来写,小落喜欢幻想,冥儿又喜欢写东西,正好给她们一个合作发挥的机会不是,你说好不好?小哀?睡着了?真是的,白说了这么一大堆,正说着话呢!就睡着了。”他抱怨的声音很小,生怕吵醒了我,我还是听见了,听得一清二楚,也感受到他低下头轻轻亲吻我的发旋,我只是无论如何也止不住滑落的眼泪,它就像溪流一般流淌着,我害怕秋无痕知道,所以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我的生命中出现过很多人,我的朋友,亲人,契约者,他们都以不一样的方式离开我,唯一不变的是“离开我”这个词,我没有能力留下任何人,世界总是那么的坏心眼,为什么在秋无痕和灰夜之间我必须有一个选择呢?他们一个是我的哥哥,一个是说不清什么关系的友人,为什么我不可以同时和他们两个存在于同一个世界呢?

  清晨的微光唤醒沉睡的身躯,我的身边已经没有了秋无痕的痕迹,早上医生查房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伤口已经消失的事情,趁着大家都不注意,我用最快的速度飞快的跑到别的楼层躲起来,偶尔有人从我身边走过,奇怪的看我一眼,我扶着墙面静静地听旁边的人议论,这是谁家孩子,这么冷的天怎么就这样光着脚穿着单薄的病号服站在楼梯口。

  “小美眉,你不是我们科的吧!是哪个科的啊!现在是查房时间,怎么不回到病房等医生呢?”人们的议论声引来了小护士的注意,她温和地提醒我。

  不过我就是为了躲避医生查房才跑出来的,怎么可能就这样回去,不得已,我只好躲进楼道里,楼道里有一个打开的窗户,呼呼地冷风拼了命的往里灌,我紧了紧身上单薄的病号服,蓝色的条纹要新意没新意,要美感没有美感,要舒适不够舒适,唯一的优点可能就是宽松,为什么我就不能在这里穿睡袍呢?

  对呀!护士妹妹没有说过不能穿睡袍啊?等会儿回去一定要换回来。

  偷偷地趴在楼梯口看两眼,那边已经快要交完班了吧!默默地退回到楼梯道里,突然听见急促的喊声:“小哀,你在哪里?小哀,听到了就回答我好不好?不要玩这种游戏了好吗?”

  是秋无痕,他来找我了,为什么这么焦急?难道是以为我就这样消失了吗?那是不是很心痛?

  “小哀,哀王,你出来好不好,这个游戏一点都不好玩,你看老大都急坏了,你出来啊!”

  “小哀,你是不是饿了?我带了你喜欢的银耳莲子羹,你出来尝尝啊!”

  “小哀!”

  颜玖落和段安也在焦急的寻找我,我下意识的走出去静静地站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秋无痕惊喜的跑过来拥住我:“小哀,我以为你离开了,吓死我了。”

  “还在······还在!”我只能这样安慰他,轻轻地拍着他的背,他就像一个不安的孩子,因为他知道,当离别真的来临的时候,我们都只有目送的机会,就连谈判都不知道应该找谁。

  一改刚才失去弟弟的颓废大哥哥形象,秋无痕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秋家当家,还是有足够的资本鄙视别人的懦弱,还是仰着一张假装凶狠的脸警告我不可以穿成这样到处乱跑,不可以不穿鞋子踩在地板上,不可以突然不见。

  “我会很难过的。”秋无痕喃喃的道出理由。

  我一一点头应下,一转头却又忘记了,光着脚就跑过去开电视,秋无痕一把将我抱起来扔到床上,指着我问:“刚才我的话都记住了吗?还这样?”

  “我忘了。”老实孩子是最让人生气不起来的,颜玖落说的,我总是用这种方法来避免秋无痕的惩罚。

  果然秋无痕的脸色缓和下来,无奈的弹了一下我的脑门。

  下午我们就办了出院手续,我不愿意再继续住在这里,这对我来说太浪费了,以前我经常到秋家去蹭吃、蹭喝、蹭床,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办公室将就,三分之一的时间在段安那里,现在我却被秋无痕关在秋家,叫灵儿她们几个看着我不许我出门,不许我光脚走路,不许我穿得太少就跑到客厅里,到了晚上,空运过来的羊毛毯铺的秋家满地都是,还特地找霍老过来,量身定做了一套我比较喜欢的衣服,它拥有宽大的振袖,毛茸茸的衣领,和长长的裤裙,类似于人间界的古装,我很喜欢这样的衣服,经常穿着它到处走动。

  接下来的日子颜玖落那丫头经常会跑过来,激动地拿着岑星泪写的剧本和秋无痕讨论,偶尔段安会也参合进去,每当这个时候他们就会把我送到医院去陪岑星泪,这丫头每次都激动的扑到我的怀里,一遍又一遍的喊着:“哀王,你终于来看我了,冥儿死都瞑目了。”

  “胡说。”我平淡的让她回到病床上,她的脸色不太好,靠在床头兴奋地问我:“哀王,继续给我讲讲你的那个世界好不好?”

  酷8)匠E(网。永久免费6V看W小g@说F

  “好。”我坐在她床旁的椅子上缓缓地说着我的那个世界,因为我的简言简语,估计她也没听懂什么,可是她的表情一直是美好的,我也跟着变得心情不错。

  当天色渐晚,秋无痕来接我的时候,岑星泪总是会微笑着和我招手,偶然有一次我忘记带上帽子,随着秋无痕回去拿的时候,看见岑星泪站在窗户旁边,手里拿着一只假的紫蔷薇,忧伤的感慨:“如果你是妖儿,你就可以替我陪在哀王身边了,可惜我不知道还能活多久,而你,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妖儿。”

  “小哀,我们改天再来拿吧!”秋无痕拉我离开,我默默地跟着走,耳边依旧是滴答的声响,混合着不知名的歌谣,形成一个玄幻的曲调,我不自觉地跟着哼起来,秋无痕转过头饶有兴趣的问我:“怎么啦?今天心情那么好?”

  我摇摇头:“听到一首神秘的歌谣。”

  “那一定是一首不错的歌谣。”秋无痕微笑着看向远处的月亮:“听说在你的世界里,每当月圆的夜晚就可以听见月亮里的亡魂的歌声,他们都在唱什么?”

  “你怎么知道?”

  秋无痕得意的笑:“你和冥儿说的话,冥儿就会把它写到剧本里面去,她想写你的世界,所以我们每天下午就把你送到那里去,跟她聊天感觉怎么样?”

  “她很坚强,和小落一样。”她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即便是知道自己就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她也一样可以很快乐的珍惜现在,小落也是,明明自己也会不开心,却能用自己的活力去感染身边的人,对我来说这也是强大。

  “嗯,是啊!我们不可以连他们都不如呢!我们也要变得强大才行!”

  我们听着百鬼的歌谣走在回家的路上,即便是快到时间的尽头,我也要笑着走完这条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