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神明所眷顾的孩子,神明将天赋隐藏在人们的心灵深处,生活会呼唤出人们身体里潜伏的种种天赋,而将它们发扬光大的,正是我们自身,我不嫉妒别人拥有的,因为我拥有别人所没有的。

  而有些人就像寄生虫一样,啃食作为宿主的父母,除了任性则一无是处。

  秋无痕是一个很有灵性的人,他的学习能力很强,反应速度也很快,目光遥远,所以很多事情在还没有发生的时候他就能看到苗头,很多事情刚刚发生不久,他都能很快的控制住局势,就算是秋氏和肖氏这样的大家族,在明月城里数得上的大型企业,秋无痕也可以与之较量,甚至利用秋氏花了七八年的时间凌驾于它们之上,过不久就要二十四岁的他成为了明月城新的传奇。

  我站在窗边看飘零的雪花,雪花好像有特殊的魔力一般吸引着我,我打开窗户伸手去接住一片,看不清是不是和赤阳绯迹的雪花一样是六棱的,只是我听秋无痕说,这里的雪花其实是不规则的形状。

  陆陆续续的又有几片落下来,就好像盐巴一样白白的躺在我的手心,过不久就将我的手冻得有些疼,然后冰冷麻痹了我的神经,很快就连寒冷也感觉不到了,雪花在我手中堆积,之前的雪花还没有来得及化成水,就有越来越多的雪花落下来,落在阴兵镯上面,被暖冰暖化。

  “小哀,你在干什么呢?还发着烧就打开窗吹冷风,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快过来把药吃了!”秋无痕把我拉到身后,强制性的把窗户关掉,窗外的情况他就好像没有看见一样,自顾自的走到床头柜那里倒了一杯温开水,从口袋里拿出护士给的小药杯,打开盖子不容拒绝的命令我:“快来,把药吃了乖乖睡一觉,不然病怎么好的了?就你最不听话。”

  “不吃。”其实我的胃,根本就接受不了这个世界的药,刺激性太大了,吃下去没多久就会感觉胃里搅着疼,然后就会将吃下去的东西全部吐出来,只是秋无痕没有看到而已,我真的不想再吃了。

  “为什么不吃,你知不知道你的伤口已经十几天没有恢复的迹象了,医生都说恢复的这么慢可能是营养不良,这些药都是上等的中药材制成的,快点过来吃药,不许任性。”秋无痕在床旁坐下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我抓着病号服的衣摆磨蹭着不想去,他过来拉住我还笑着问:“难不成要我用特殊的方法喂你?到时候我怕有人会不好意思,万一让小落······”

  “你犯规。”我衡量了一下,抱怨一句就乖乖的去把药吃了,再看一眼窗外倔强的女孩,默默地看向秋无痕,他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就好像整件事情都和他没有关系似得,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所为何物。

  说实在的,我也并非是在意那个女孩才看着窗外,只是怕她死了秋无痕会有麻烦。

  我坐到床上靠着枕头咬一口秋无痕亲手削的苹果,含糊不清的问:“你打算让她站到什么时候?”

  秋无痕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呵呵,她的父母都没有心疼她,你心疼什么?你敢说之前伤你的人中,没有她派来的人?我就不信那么多杀手都是秋建衡派来的,现在秋氏都在我手上,他没那个多闲钱,那些人明显是冲着你来的,害得你不但受伤了还消耗了生命之息,这笔账我还没正式跟她算呢!可怜?还轮不到我来可怜她,这都是她自找的。”

  我伤的并不重,只是在躲避子弹的时候划伤了左臂而已,不过奇怪的是十几天治疗下来,伤口竟然一点都没有愈合的迹象,只不过是不再流血罢了,伤口还是伤口,痛还是痛,闹不明白理由才是秋无痕担心的原因。

  我明白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我平淡的回答秋无痕的话,看着他,我突然觉得这张脸有一瞬间的模糊。

  d看h…正版qx章节(^上酷匠网_》

  秋无痕,这一次我会不会真的就要消失了?在生命之息还有的情况下,我的伤口依旧不会愈合,是不是代表这个世界已经在驱逐我的存在呢?

  “小哀,今天公司没什么事,我带你出去走走吧!”秋无痕想过来拉我的手,我急忙冲进洗手间关上门,调皮的胃依旧还是把吃下去的药给推了出来,还好秋无痕并没有听到什么,在我出去的时候只是问我怎么了,我随便说了个理由糊弄过去,他已经收拾好了东西:“你去换衣服吧!段安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我换好衣服跟着秋无痕离开医院,肖怜儿就穿着单薄的衣裳站在雪地里,倔强的看着我们,我好奇她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哪里来的毅力,她这样已经有一个小时了吧!身上都是雪花,不过可惜的是她并不像雪姑娘那样美丽,她的美丽带着自视颇高的温度,不适合一般人接近。

  “不用管她,反正就在医院门口,等一会儿会有人来把她带走,我们先走吧!”秋无痕说到底还是一个善良的人,肖怜儿如果再继续这样站下去可能会冻坏的,秋无痕虽然不会自己去和她说什么,至少派了人去“解救”她,也算是对她仁至义尽了。

  她喜欢秋无痕是没错,可是秋无痕不喜欢她这也没错,没有谁规定喜欢谁就一定会受到谁的眷顾,我可能会因为别人对我好而对别人好几分,但是我绝不会因为别人不择手段的想得到我而喜欢那个人,同样的,秋无痕也不喜欢,所以肖怜儿注定了就是一个悲情人物,哪怕她这样伤害自己。

  我们来到明月城游乐场,因为不是节假日,所以这里的人并不多,我不明白秋无痕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小哀,你的世界有这样的游乐场吗?”秋无痕的脸在阳光下展现出温暖人心的笑意,我轻轻摇头,他笑:“也对,你们都有魔法,游乐场对你们来说和对我们来说的意义是不一样的,还记得上一次我们到游乐场吗?”

  我点点头:“在日本的时候。”不过令我印象最深的不是那些项目,是灰夜。

  “对,就是那一次,知不知道我为什么带你去游乐场?”

  那种东西每个城市都有,而且大部分都大同小异,偏偏选在去日本的时候玩实在是有点浪费时间,不过也不排除我们并不是什么时间都有空的可能。

  我摇摇头,他无奈的笑:“那是因为我小的时候没有人带我去游乐场玩,因为游乐场总是很多人,秋建衡他们又不在家,管家不敢私自带我去,怕出什么事情不好交代,那时候的我认为游乐场是世界上最好玩的地方,所以我就在想,如果是我带着你来的话,你是不是也会喜欢。”

  “其实,你在就好了。”其实他在我身边就好了,我并不是很喜欢到人多的地方去,也不喜欢到处走,我只要秋无痕在我身边就好,我可以不挑食,可以不任性,只要他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