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我看看。”我拉住他的衣袖叫他等等,衣服穿在他的身上果然是只有加分的可能,他本身身材极好,人也长得帅气,穿上这一套西装就像是动画片中走出来的王子一般威严霸气,整个人带着梦幻般的色彩。

  j#更。新最#:快上m酷#Z匠o网A

  少女们都已经离开了房间,秋无痕眼中带着温柔的笑意,微微勾着唇角,伸手捏捏我的脸:“好啦!我美丽的公主,该去睡觉了。”

  我别过脸去听话的把睡袍换回来,他看着我喝完了牛奶,一边打电话给段安告诉他我今晚留宿在秋家,一边帮我盖好被子关上房门。

  这两天我们都在办公司里待着,到时间了秋无痕也不回家,当然也不去段安家,不但如此还不让我去段安家,我不得不在办公司里陪着他,不过还好办公司里的环境不错,休息室里面什么都有,沐浴和睡觉,早上的洗漱都不成问题。

  听说秋无痕是因为他的父母带着秋惜瞳回到了秋家,所以才在之后的几十个小时里一直都不肯回家,明月城里早就有传闻秋无痕与父母不和,这样一传出去更是闹得有人欢喜有人忧。

  这件事是不是空穴来风我算是最有发言权的了,明明公司大楼十九层的干部在下午四点开始就陆续离开了,就只有我们两个静静地看着远处的电视塔,甚至于这几十个小时里我们都没有离开过这间设备齐全的办公室,看着电视塔发呆的时间也占了很大比例。

  很久以后才听见秋无痕淡淡的说:“小哀我们去换衣服吧!段安和小落会先过去,估计这不是一次可以好好吃饭的宴会,我先带你吃饱了再去。”

  “嗯。”我淡淡的回应,我们收拾好了东西换上礼服,秋无痕叫了司机开车带我们去一家西餐厅,随意的点了几样,他向我伸出手,我疑惑的将手伸过去,他拉着我的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将食指放在脉搏处,认真的问我:“小哀,今天我带你去参加这次宴会你也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说实话我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如果你害怕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区区人类而已,你以为我会怕?”我挥手让旁人都离开,张开双臂,衣裙随着我的动作向四周云开美丽的波纹,衣袂飘扬起来,头发飘扬起来,四周的物品飘扬起来,我挥臂相交猛然间所有物品在我面前聚集,弹指间灰飞烟灭。

  “他们用什么来和我斗?”

  “小哀,你忘了你用的都是你的生命之息。”秋无痕无力地用手扶住额头,看上去十分苦恼,我走到他的身后抱住他平淡的许下承诺:“相信我,我不会有事。”

  我们沉默着吃完了饭沉默着到达秋家,秋家大院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人们穿着华丽的礼服走过场,互相碰个杯敬个酒,都是些商场上不成文的规矩,人数最多的莫过于秋建衡和段知玉那边了,肖家和万家都在,肖大小姐和万瑾乾和万瑾宇当然也都在,几家人互相客套,相处的颇有几分小心翼翼的意味,我们出现的瞬间许多人纷纷看过来,惊艳的合不拢嘴,有些则是看着秋无痕和我牵在一起的手,笑的意味深长。

  我们刚一出场没多久段安和颜玖落就围了过来,我总觉得今天的颜玖落显得十分稳重,不似平常的样子,但是却显得特别真实,就好像这个样子才是本来的她。

  他们眼中闪过惊艳片刻回神,简单的赞扬了我们几句就开始分析现场的情况,倒是也没什么大事,秋无痕轻松地笑了笑揽着我的腰道:“走吧!我们也该去打声招呼了。”

  在我的角度抬眼看过去,秋无痕的嘴角微微勾起,目光中却是溢出了的冷意,正走着我们突然停下了脚步,秋无痕礼貌的和大家打过招呼,然后温柔的亲吻我的额头,宠溺的笑道:“小哀,你这么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不觉得。”我平淡的看向已经近在眼前的秋家当家,他满脸威严的看着我,收起了带着欣赏的神色,微微皱着眉头,显然对我有些不满。

  年轻一辈的大多知道我是男儿身,不免露出复杂的表情,也不知道算是惊艳还是惊讶。

  见人不会先开口是我一贯的作风,秋无痕也不会刻意去说什么。秋建衡不得不先开口问:“无痕,她是哪家的千金?”

  “父亲,他叫小哀,现在就在我们公司帮忙,不算是哪家的千金,不过比千金更值得珍惜!”秋无痕说完还对我笑笑,手臂用力将我往怀里揽,我也只好装作害羞的样子半倚着秋无痕跟两位所谓的长辈打招呼。

  看他们的脸色不太好,肖家的家长更是黑了脸色,声音都冷了几分:“建衡兄,我们两家多少年的交情了,不是说好今天就把无痕和怜儿的婚事定下的吗?这······这是什么意思?”

  秋建衡也不好和肖家交代,瞪着自己儿子要交代,肖怜儿恨透了我,盯着我恨得咬牙。

  秋无痕倒是无所谓的笑笑:“肖伯父,我和怜儿妹妹那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们之间只有兄妹之情,其他的什么也没有,肖秋两家交好这么多年,这件事还是和平解决的比较好,要不然大家都不好办,您说呢?”

  秋无痕根本就没有和肖家继续交好的意思,并且秋无痕已经掌握了秋家大部分的权势,秋建衡等人这一次回来不敢有所作为也是因为这个,肖家栽在秋无痕手上只是迟早的事,肖家这一次脸面全无估计也不会轻易善罢甘休,这正好给了秋无痕一个理由对付肖家。

  秋无痕说女人打架都喜欢用指甲,肖大小姐那锋利的爪子就像刀子一样向我的脸面划过来,我急忙下蹲向后退了半步侧身旋转着躲开。

  秋无痕急忙上前一步抓住肖怜儿的手放狠话:“肖怜儿,你也是大家闺秀,这里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你还是有点大家闺秀的样子比较好!而且我警告你,小哀他是我的人,你要是再敢这样我绝对会对你不客气。”话锋一转,他又对秋建衡和段知玉说:“父亲,母亲,小哀性子比较安静,我先带他到旁边去,你们慢聊。”

  将主场让回给他们,我们默默地走到安静的角落,颜玖落严肃的问:“老大,我们真的要和肖家闹翻吗?”

  “迟早的事,这件事我不想再拖,速战速决才好,拖久了我就要玩腻了。”秋无痕满不在乎的坐下,挑了一杯红酒递到我的手上,我接过酒杯小抿一口,并不是我喜欢的味道,我自己去换了一杯其他的饮料,自顾自的边喝边看着玻璃倒映下的大厅,人们的细语声不断传来,我悄悄地运用魔力收集我想要的资料。

  “小哀住手,不到迫不得已我不许你乱用你的生命,明白吗?”秋无痕突然之间抓住我的手,看到我奇怪的表情便好心的解释:“是小落发现的,小落说你每次使用魔法的时候眼睛里就会闪现出一种寒气,不再是平时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也不是跟我撒娇时的神情,很特别,这也是小落反复观察得出的结论,所以小哀,不要想瞒过我。”

  我默默地点点头,瞬间更加坚信颜玖落不是表面上那样的女孩。

  到晚上十点钟的时候大家开始跳舞,秋无痕和段安带着颜玖落跳起三人舞步,引得众人拍手叫好,我在台下静静地观赏,只觉得这几个人比旁人出色太多,他们站在人群中“颜值”非常高,颇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万瑾乾默默地在我拿过我的空酒杯给我换了一杯,坐在来轻笑一声:“我知道你今天一定会来,可是我没想到你会以这样的身份和这种造型出现。

  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来放到我手上,竟然是一块糕点:“这是你说的冰灵梅树上的花瓣做成的,姑且称它为冰灵梅糕吧!你尝尝?”

  我点点头将糕点送到嘴边咬一口,花香和醉人的甜味我都很喜欢,看着我满足的吃光那块糕点,他站起来俯下身轻轻亲吻我的额头,然后不等我说什么他就苦涩的笑笑,将食指立在我的唇边摇摇头,然后转身离开会场。

  四周爆发出此起彼伏的议论声,秋无痕走过来平淡的看着我,然后轻轻地将我拥入怀里,我小声的跟他说:“无痕,我好像伤害到他了。”

  “你喜欢他吗?”秋无痕微微提高了一点音量,我也微微提高音量在他怀里摇摇头:“不讨厌。”

  “那你喜欢谁?”这家伙就是故意的,偏偏以大局为重,我还是开了口:“无痕。”

  这句话说得我自己都脸红,当即扯着秋无痕逃离现场,剩下的就交给段安和颜玖落收场吧!反正也没什么大事了。

  我和秋无痕一致决定秋建衡在家的这几天我们都不回秋家,我们就坐在酒店的阳台上看星星,今晚的星星排列非常微妙,就好像一切都是假的,不知道从前也不知道未来,我都不知道应该相信自己是真实存在的,还是谁的梦中碰巧有个我,谁在梦中给予了我思想。

  秋无痕默默地用湿纸巾擦擦我的额头,自己小声的抱怨:“凭什么让他亲啊!他凭什么不问我就亲啊!这是对我的挑衅,绝对是。”

  我无奈的听着他的抱怨,靠在他怀里沉沉睡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