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是一个我不熟悉的国度,却是一个欣欣向上的国度,这里有美丽的枯叶林,有清澈见底的池塘,还有一个会时不时将我放到桌子上观察的怪人,我在日本的第一天过的充实而混乱,充实是因为我们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混乱是因为我们无头无脑的放纵自己去玩乐,未曾想过后果是什么,最终我们狼狈的从海边回来,两个人身上都湿透了,衣服上沾着不少泥沙,这样的衣服穿在身上特别的难受,夏海急忙找了衣服给我们让我们去泡温泉暖一暖。

  我喜欢我们在腰间别着一把木刀,傻乎乎的在街上晃荡,自称平安京的武士。

  我喜欢我们大大咧咧的走进拉面馆,豪气万丈的喊一句:“老板上菜。”老板平平淡淡的看我们一眼,然后平平淡淡的问:“这是拉面馆,吃什么菜?”

  我喜欢我们跑到鬼屋里,当“鬼”出来吓唬我们的时候,我们将鬼怪狠狠地打一顿,虽然出来的时候不停地在跟工作人员道歉。

  我喜欢我们走在落叶缤纷的人民公园里,在那一条时不时会有几对情侣出现的小路上,肆无忌惮的耍帅装酷,拿着木刀到处挥舞,却不知道为什么心中荡漾起一种莫名的难受。

  我喜欢我们到海滩上互相用水攻击者对方,我一脸嫌弃的将长发握在到手中扭出不少的海水,就像时间那样溜走。

  秋无痕将贴在我脸上的发拨到一边,仔仔细细的用指尖描绘着我脸上的五官,那认真的样子好像是想要记住我,不要忘记我似得,就好像我就要消失了一样。

  “闵哀,为什么我有一种你就要变得透明的感觉?”他的脸上浮现出越来越浓重的悲伤,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不明所以的抚摸着胸口,有悲伤的东西就要破茧而出,可是我知道当它破茧而出的时候,我们分别的日子也许就要来到了。

  “秋无痕,你在害怕我的离开吗?”

  “呵,我怎么可能会害怕你的离开呢?我只是害怕好不容易习惯了你这个小东西,一下子离开了会不适应而已,我怕你走了上天就会派一个比你还要难伺候的孩子来给我当弟弟,到时候我都要被烦死了。”

  “我······”

  “我只是怕很多习惯都要改回来会很麻烦,我怕我所有的宠爱没办法成功的转移到另一个弟弟身上,白白浪费了我的大度,我怕我······我在也不知道应该······应该在窗口看着谁的身影,狠狠地心疼,我怕我不知道应该在哪里找你,然后错过就是一辈子,小哀,我并不是不能失去你,只是失去了会很心痛,很心痛。”秋无痕紧紧地抱住我,就像我们真的是从同一个娘胎里出来的,现在要将我们的血骨,重新融在一起一般,我很痛,可是这种感觉让我错以为这样我就真的不会消失一样,虚伪的勾起浅笑,拍着秋无痕的背,嘲笑般的说:“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个寿命只有几十年的人类而已,我的时间比你多了数倍不止,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他说的没错,我们并不是失去了对方就无法活下去,只是失去了对方会很心痛,很心痛。

  “恩,我希望,我真的希望你在。”秋无痕在我耳边的喃喃而语,最终还是让我感到深深的无力,在神明面前,我们都太过渺小,渺小的微不足道。

  神啊!如果我的存在,在他的生命中只不过是一个意外,那么,可否请你将这个意外延续下去,哪怕多一秒也好。

  “无痕,我在。”我们拥抱着,不再有言语,只是体温通过湿漉漉的衣服互相传递,我们彼此用耳边缭绕的呼吸声来感受对方的存在,没错,你是存在的,我也是存在的,我们都是存在的。

  “冷吗?”秋无痕问我,我想结果已经不需要多问了,就这样我们快速的跑回到陆地上打了车回到夏海家,被那个恶魔骂的狗血淋头。

  第二天我们去了博览馆,秋无痕说是因为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大多数时间就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他又没有太多的时间带我去认识这个世界,所以要用这个机会带我看看人间界的生物。

  我们到更衣室换上特殊的衣服,衣服很漂亮,传说中只有这里才有配备,我们穿上那件衣服就好像变成了美人鱼一样有一条漂亮的尾巴,它会随着人体的差异性自主条换出属于自己的颜色,我们的背上绑了一个液化氧气瓶,那里面的氧气足够我们在水下活动两个小时。

  我嫌弃的看着那个三色的小瓶问秋无痕:“我可以像鱼一样在水下呼吸,可不可以不带这个?”

  “不行。”秋无痕诧异:“就算你可以也不行,这是会把人家吓坏的,万一他们要带你去解剖怎么办?”

  好吧!我只好妥协了,背着氧气灌下水,到了水里我的鱼尾慢慢变成了银白色,映着海洋馆里华丽的灯光闪耀出不一样的光辉,就像海洋里的月亮,秋无痕的尾巴是金色的,金灿灿的就像是海洋里的太阳,到哪里都吸引着其他人们游过去搭话,我自觉地游到一边去不参合他的游戏。

  @酷Y5匠‘{网8唯p一:w正版i,!其5他》都是盗版$}

  我的长发在水中飘荡,我游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现在的它倒是乖了很多,整整齐齐的随着我的动作画出美丽的弧线。

  秋无痕叫了我一声向我游过来,我刚回头就被他抱了个满怀,我们一起向后退,直到我轻轻地靠到身后的石焦上面,秋无痕调皮的低头在我的耳边说:“小哀,刚才那边的朋友都说我们是天生的一对,你觉得呢?”

  我摇摇头推开他向上方游去,猛然间跃出水面在一个俯冲落回水里,我的本意是让他们看看我才是水中的霸主,却不想听见下方的人都在喊着:“人鱼公主同意了。”

  实在搞不懂这是什么思维逻辑,我们是不是不在同一个频道啊?

  秋无痕闲着没事干也跟着他们起哄,好不容易闹够了他才拉着我给我讲这些生物的名称。

  我们还去了动物园,骑到大象背上去假扮新娘子,秋无痕就喜欢骗我穿上奇怪的服装,真是恶趣味。

  下午的时候我们去了游乐园,看了小孩子才会喜欢的童话剧,玩了放任自己撞人想法的碰碰车,还玩了时而快时而慢的过山车,也玩了云霄飞车,我以为云霄飞车是会自己飞起来的,结果却是我兴趣缺缺的走下来,秋无痕拍拍自己的胸脯郁闷道:“你能别那么淡定吗?为什么你不怕?”

  “我会飞。”为什么我要怕,他们不就是做好了安全保护所以才上去玩的吗?那为什么还要怕呢?

  “好吧!时间也不早了,你在这里等我,我去买点吃的东西,我们再做一个摩天轮就回去休息了,好不?”

  我点点头目送他跑远,然后严肃的盯着某一处制高点,那里总是传来一种特殊的感觉,好像有人盯着我们一样,可是那股视线几乎不带任何的感情,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很快秋无痕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两个冰激凌和一大堆的膨化食品,他说电视上都是这样的,我怎么没看到过呢?

  我接过冰激凌坐到摩天轮上面,我们面对面的坐着,秋无痕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突然感叹一句:“真的希望时光就停留在这一刻,那么我的人生一定是会被自己定义为如烟花般灿烂。”

  “烟花不过一瞬而已。”

  我们都静静地看着对方,或者是对方身后的夜景,直到摩天轮升到最高点,划破长空的声音席卷而来,我急忙起身扑到秋无痕身上打开防护,破空的声音继续传来,子弹打在摩天轮上面,几声而已摩天轮上方的吊臂就被打断一半,随着摩天轮的急停,我们随着微微荡漾振动几下,没想到门闩也被打断,我们华丽的从摩天大楼往下掉。

  一瞬间的魔力波包围了整个游乐园,秋无痕被魔法光球围住安全的落到地上,我看着横抱着我的男人,他还和几年前一个样。

  他是地狱单骑——灰夜。

  “夜。”

  “对不起我来晚了。”他低下头亲吻我的嘴唇,轻笑一声:“小笨蛋,给你阴兵镯都不知道用,真是越来越笨了。”

  我愣愣的听着他说话,只不过我现在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东西,他刚才······刚才是吻了我吗?

  还未等我回神我们就安全的落到地面上,他温柔的嘱咐我:“记得保护好自己,有危险就喊我的名字,我会马上出现在你的身边,相信我!”

  “你······他化成一缕薄烟消散在我的眼前,游乐园立即恢复了原样,就像我们从来没有在摩天轮上面待过,摩天轮还是完好无损的,谁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秋无痕硬拉着我的手,语气不太好地问我:“你怎么能让他亲你?”

  “我没。”我皱着眉头回答,他瞪了我一眼气哄哄的拽着我的手往回走,导致第三天起床的手我的手腕都出现了青紫。

  秋无痕是带我逛完日本的神社才发现的,下午五点的飞机,中午吃过饭我们就急急忙忙的往夏海家赶,夏海已经贤惠的帮我们收拾好了东西,他们坐在一起聊了一会儿秋无痕拉起我的手腕叫我的名字:“小哀,不要睡了,我们要去赶飞机了,真是的,聊会儿天都能睡着。”

  我下意识的缩回手,他看到我的动作急忙拉开我的袖子一脸全世界都对不起他的表情问:“什么时候弄成这样的?”

  “昨晚,你抓的。”我放下袖子去提行李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接过我手里本就不多的行李低声抱怨:“你怎么像个小姑娘似的,拉一下就伤成这样。”

  “明明就是你不好。”

  天知道他到底用了多大的力道。

  回到明月城我们就马上进入了工作状态,暗杀的事情由段安着手调查,忙碌的日子还要继续,一时间有点分不清楚那几天逍遥自在的我们是否真实存在,或者它就是个梦吧!只是我们都不愿意醒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