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的休假,难得的出门走走,秋无痕并不打算就这么打道回府,他说我是春天怕雨,夏天怕热,秋天怕风,冬天怕冷,结果都一样,就是躲在家里或者办公室里打死不出门,我也不是打死不出门,毕竟必要的时候我还是会出门的,就像现在,虽然说刚出来的时候是被秋无痕威胁利诱加放到肩膀上扛出来的。

  秋无痕租了一辆车载着我们在购物节闲逛,我们选择在一家暖气开放的超市门口下车,然后像平常人那样逛超市,超市的一楼是各种各样的宝石和化妆品,二楼是各种食品和用具,三楼是衣服,四楼是家电,各色商品琳琅满目让人应接不暇,我们先到处看了看,秋无痕问我:“别光看着啊!想吃什么自己拿,反正又没让你买单,不用忍着。”

  我仰视他瞬间高大起来的形象反问:“我不知道那些是什么,怎么办?”

  酷.)匠¤网B首@发

  平时的食物都是他们准备好给我吃的,至始至终我是没兴趣研究我吃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所过之处净是些我没见过的东西,现在空闲下来便开始有点好奇,这个世界的食物是不是也像我原来那个世界一样,加入魔法元素就可以烩制不同的菜系。

  秋无痕大方挥手:“没事你拿吧!这里的东西基本上都挺平常的,大不了拿回去叫段安做给我们吃,连保姆都不用叫回来,对吧!”

  “坑爹。”我默默地回答。

  秋无痕顿时像只被踩到尾巴的猫,露出恐怖的表情质问我:“小哀,这话你是跟谁学的?我不记得我有教过你啊!”

  我一边去寻找目标一边回答:“霍老家的鹦鹉。”

  “我去,那个骇人的小东西,听着,把它教你的东西通通给我忘掉,明白吗?”他用手指着我,我一把推开他的手抱了一个名字叫做冬瓜的东西放到购物车里,他看着那东西好笑的摇摇头没说什么,我不明所以的眨眨眼睛,看他没说什么想必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于是继续搜寻我的猎物。

  我在前面拿着东西,他在后面推着购物车,偶尔回头会发现他对着我无奈的笑,我不懂那笑是什么意思,转过身继续挑选。

  段安过来的时候我已经买好了,刚刚结完了帐就看到他迎面走过来,正好叫他帮忙抬东西,秋无痕用自己人可是一点不客气的,将那个大冬瓜丢到他怀里,和我一起拎着其他的东西就往回走,段安急忙拦住我们:“等等,为什么你们两个奇葩组合会一起来购物?先让我看看你们买了什么。”

  我们坐进段安开来的雪佛兰科尔维特,听秋无痕说这是一款世界级的跑车,我们在这样一辆跑车上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冬瓜,段安问:“小哀想吃冬瓜?”

  我不置可否,我都不知道那是什么。

  他继续从袋子里拿出几块奇怪的石头,秋无痕说是观赏用的,段安看着我哭笑不得:“小哀,咱们没养金鱼啊!”

  他又从袋子里拿出几个花盆,和一包种子,拳头紧了又紧,无奈的问我:“小哀,你知道你拿的是花菜的种子吗?”

  “他写的是西兰花。”我以为西兰花是兰花的一种,我觉得蝴蝶兰还挺漂亮的,没人告诉我它们不是亲戚啊!

  他接着拿出一套信纸,想了想还是问:“小哀,你买信纸做什么?”

  我看向电视塔的方向,平淡的回答:“或许在某一个时刻会用得到。”

  “不忍再看下去了,小哀,你买的东西都太奇葩了,我们把它交给家里的阿姨吧!今晚我们好好吃一餐怎么样?”秋无痕自然而然的岔开话题,我也自然而然的不去想其他的问题,乖乖的点头。

  回到秋家秋无痕就开始给颜玖落和岑星泪打电话,结果颜玖落人正在日本进修,岑星泪最近被限制了活动,不能离开医院,打电话请霍老,霍老倒是爽快的答应了,来的时候带上了肖家小姐,其实不过是小大小姐不请自来好找个理由罢了,进了门她就一定要说是和霍老一起来的,霍老表面上点头称是,背过身就冲我挤眉弄眼的,样子颇为滑稽。

  饭菜很快就上了桌,本身我们几个男人在一起吃饭都是比较随意的,有了女士在场就没那么放得开了,至少基本的礼节是不能忽略的,肖家小姐显然是对我有些意见的,时不时的看我一眼,让我觉得这餐饭还不如不吃呢!

  秋无痕也是不胜烦恼,肖家小姐总是有意无意的将话题扯到几天后的晚宴上,估计那时候秋家长辈又要宣布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消息了,肖家小姐想和秋无痕亲近,秋无痕又不喜欢和肖家小姐亲近,于是乎假好人的给我夹菜,直到我的碗里都装不下了,我忍不住抱怨:“你夹太多我都吃不完了。”

  “没事,吃不完就不吃,要不要喝点红酒,你晚上睡觉脚凉的跟冰块似得,喝点红酒可以改善血液循环,这样睡觉就没那么冷了。”为什么他要把话说的好像他和我是睡在同一张床上一样,她肖家小姐怎么想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何必要替我拉仇恨,虽然我并不介意和肖家小姐结仇就是了。

  我点点头,他起身亲自去柜子里挑了一瓶他最喜欢的酒,给我倒了半杯之后才问:“还有谁要喝吗?”

  肖家小姐气的脸色不太好,霍老就正好相反,点着头称赞秋无痕:“无痕表现不错嘛!还知道照顾人了,小哀你也是的,有什么不能和无痕说的呢!暖不热被窝就让无痕帮你暖嘛!反正他也不怕冷,是吧!”

  “霍老说的对,小哀确实需要关怀,他不大爱说话,有些事情我考虑的也不够周到,以后还要努力才行呢!”秋无痕和霍老聊得开心,我自顾自的吃的还算满意,段安时不时地给我换几样东西品尝,偶尔问问我要不要吃别的东西,我要么点点头要么摇摇头,总之吃到最后肖家小姐自讨了个没趣就找了个借口回去了,霍老人家年纪在那里摆着,闹得差不多也要回去了,临走还不忘叮嘱秋无痕和段安:“你们两个可看好了,要是小哀再瘦下去我就叫你俩好看。”

  “霍老您就放心吧!这小家伙可不是省油的灯,亏待谁都不能亏待了他呀!”

  秋无痕和段安笑呵呵的送走了霍老,段安走进来问我:“小哀,你今天是跟我回华庭(小区)还是留在秋家?”

  我还未做声秋无痕就先一步回答:“小哀,你今天在这里睡吧!我有事要和你说。”

  我倒是不介意睡在哪里,毕竟两个地方都有专门为我买的床,两个地方都有准备我的洗漱用具和换洗的衣服,所以既然他这么说了段安就点点头离开了。

  我洗好了澡躺在床上,秋无痕穿着一身睡袍,头发还湿漉漉的就跑了过来,略带嫌弃的说:“你干嘛晚上洗头,这么长的头发要吹到什么时候啊!”

  “有事就说。”虽然他口头上是这样说,却还是从我手中接过吹风机给我吹头发,一边吹一边问:“我在霍老那里说的话你介意吗?”

  “介意什么?”

  “就是我说不让小落去秋家晚宴的事,你怎么看。”

  “他们奈何不了我。”我平淡的做着客观的解释:“这是最好的方法。”

  “你没有什么想法吗?”

  我摇摇头,我能有什么想法呢?如果是我,我也会采用损失最小的方法,为什么要有想法呢?也许我不能帮助他解决所有的困难,但是我可以帮他将困难降低到极点,我想,这便是我存在的价值,有存在价值的存在,才是真实的存在。

  得到这样的答案秋无痕也没再说话,默默地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帮我把头发吹干,头发还是垂到膝盖的长度,果然,在这个世界我的时间是静止的,所以我也不会随着年龄增大而产生变化,那么,秋无痕,在我离开的时候,我的存在对你的生命来说是否真实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