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两年转眼就可以过去,再一转眼,就不止过去了一个两年,在第三个两年过去以后,秋无痕已经褪去了原来的稚嫩,成为商业街的一号响当当的人物,明月城里只要和商业有一点关系的人,就没有不知道他秋无痕的鼎鼎大名的人。

  我的名字逐渐在人们的视野中淡漠出去,我想就连当初对我感兴趣的吴总也不一定对我有什么好印象,最多提起来的时候感叹两句“噢!不就是秋总那个有点小聪明的弟弟吗?”

  秋无痕带着我走在秋风萧瑟的大街上,我紧了紧穿在身上的雪白羽绒服,秋无痕只穿着卡其色的男子大衣,风度翩翩的样子惹来众多路人观望,回头率满满。

  两年来生命之息不断地在缓慢的消耗,尽管没怎么用,一样是不如灰夜出现时那样充足,遇到这样的凌风感觉有点扛不住,秋无痕不动声色的抓起我的手放到他的口袋里,轻声的抱怨:“穿这么厚还能冻成这样,真有你的。”

  我没有接话,低着头默默地走路,走动的时候手腕上的手镯总是发出一声声清脆的铃响,本身就十分漂亮的手镯更是吸引了不少目光。

  身边的窃窃私语声已经十分明显,秋无痕不在意我更不会在意,就这样默默地往前走,我不知道秋无痕在想什么,秋无痕也未必知道我在想什么,也许他什么都没有想,我却在这里专注地放任自己满脑子跑火车。

  一直走到商业街我们才算是到达了目的地,秋无痕带着我走到一家叫做“圣罹亞”的服装店,这里是华曼名下的店面,拥有自己的设计团队,精心打造专属于客户本身的独特服装,绝对够独特、够潮流。

  在这里的人并不多,但是都是恨不得用名牌把自己整个打包起来的人物,他们大多是慕名而来,哪位名流穿着“圣罹亞”的服装出现在什么场合,世界上仅十件以内的限量版,哪个角落使用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方法,等等都是他们考虑的标准,唯一不会被列入标准的是衣服的价格。

  我们来之前并没有和任何人打过招呼,但是店员们还是很快的认出了我们,叫来店长,店长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女人,属于丢在人群中基本上不会有太多人在意的那一种,脸上画着淡妆,笑起来十分的温和,就好像和你认识了很多年的邻家姐姐一样,乍一看有一点面熟,仔细一看谁知道你是谁?但是那份难得的亲和力是值得欣赏的地方。

  秋无痕说这一种脸在这个世界叫做大众脸,我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

  她看起来精神面貌非常好,快步向我们走过来却不见得急躁,落落大方的站在我们面前十五度鞠躬,甜甜一笑道:“秋总好,闵总好。”

  “你好!霍老在吗?”秋无痕也礼貌地点点头,得到肯定的回答秋无痕制止了店长请霍老的脚步:“不用了,我们进去找他就好,另外帮我打个电话给段总监,叫他来的时候带几杯卡布奇诺,听说霍老喜欢这玩意儿,是真的吗?”

  “秋总,霍老最近换口味了,现在喜欢明月城第一高校门口那家奶茶店的柠檬七夕和蜂蜜柚子茶,您看······”

  “行吧!那就换成蜂蜜柚子茶吧!估计小哀也爱喝,是不是?”秋无痕说着突然转过头来问我,我抬起头看着他默默地点头。

  秋无痕拉着我就走进里面,里面有一间不算很大的量衣室,看起来霍老等人做衣服的地方并不是在这个店面里,想必是有专门的工作室吧!这个我倒是没有经手处理,这是秋无痕负责的范围。

  霍老其实才五十三岁而已,只是在服装界名望不小,脾气秉性也很好,身子骨健朗,经常自己做些东西送人,所以大家都乐意称他一声“霍老”,也算是对霍老的尊重吧!

  我们进去的时候霍老正躺在太妃椅里哼着小曲逗着鹦鹉,鹦鹉见到秋无痕就欢快的叫起来:“臭小子来啦,臭小子来啦!”鹦鹉看到我却直嚷嚷:“漂亮姐姐,漂亮姐姐。”

  秋无痕一脸黑线的看着慢慢回头一脸笑意的霍老,霍老也不做表示,转回身继续对着鹦鹉说:“你这个小东西,怎么就不长记性呢!不是告诉你不能当面叫的吗?”

  “漂亮姐姐,漂亮姐姐。”鹦鹉叫着飞到我的肩膀上,一双小爪子抓在羽绒服上倒是不觉得有多痛,霍老呵呵笑了几声连忙招呼道:“无事不登三宝殿,臭小子有什么事快说,别打扰我老人家。”

  “您老这不是闲着吗?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我今天来确实有事要拜托霍老。”秋无痕一本正经的拱拱手,霍老见了也严肃起来,拱拱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两人纷纷坐下,秋无痕看着霍老正想开口却又停住了,看了看我,见我没太在意他们说的话,专心和那只有趣的鸟玩闹才开口跟霍老说:“霍老,我想请你帮我和小哀设计两套衣服,我要带小哀去参加下周的晚宴。”

  “下周的晚宴?难道是······秋家的。”霍老紧皱起眉头,看来对秋家的晚宴没有什么好印象。

  “霍老猜的不错,确实是秋家的,您也知道秋家一项是利益为上的,所以我才决定带小哀去。”秋无痕若无其事的看着我浅浅一笑,我站在窗户旁边,外面吹来的风将我的头发吹得凌乱不堪,我不耐烦的把鹦鹉抓到窗台上让他站着,然后仔细的整理自己的头发。

  “可是小哀是男孩子,你要带不如带小落,那样不是更好一些吗?那姑娘心细,该正经的时候也是很稳重的,总比带着小哀去要保险。”霍老好言相劝,秋无痕摇摇头:“不能让小落去,要是秋家知道和我在一起的人是小落,那他们一定会选择毁了小落的,我不能让小落冒这个险。”

  “那你就能让小哀去冒险吗?你别忘了小哀是你冰天雪地里捡来的孩子,无父无母的本来就挺可怜,他能依靠的人可只有你,要是在成为秋家的眼中钉肉中刺,那谁来保护小哀,这傻孩子成天一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样子,人情世故也懂得不多,到时候万一秋家采用什么极端的手法,那小哀不就是钉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吗?我不同意这个做法。”霍老总是心疼我,所以我也甘愿称其一声霍老。

  霍老和秋无痕的关系很好,不过秋无痕并没有告诉霍老我是什么人,只说是在雪地里捡来的傻小孩,脑子受了伤,什么也不记得了,霍老也不疑有二,每一次我来这里都是当亲人小辈疼的,我并不是不喜欢和霍老亲近,只是本就是这么一副面无表情的面孔,什么都漫不经心的,就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一样,霍老怕是只当我是个痴儿,不懂得人情世故。

  秋无痕并不赞同:“霍老,小哀是忘记了很多事情,可是他并不傻,这些年他帮了我很多忙,我相信他有能力应对。”

  “你相信?所以你将他推进火炉里?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他知道你这样做吗?”

  “知道。”我默默地走过去冷静的回答,即使我是刚刚知道的,我的心情依然十分的平静,也许秋无痕确实是在我和颜玖落中间做了抉择,不过我觉得这个决定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毕竟我是闵哀,他敢信我,我就敢做到让他相信。

  秋无痕看着我没有说话,表情复杂难懂,霍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点点头答应:“我知道了,你们过两天再过来取吧!小哀的尺寸再让肖茹量一下吧!”

  “知道了,霍老,辛苦您了。”

  霍老摆摆手一副眼不见为净的样子:“别跟我来这一套,你们这群猴孩子啊!就是不能让人省点心,小哀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看你小子怎么跟我老头子交代。”

  “到了那个时候或许我首先应该跟自己有个交代,所以我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的。”

  拱了拱手,秋无痕拉着我默默地离开霍老的办公室,量好了衣服需要的数据,段安还没有来,我们决定不再等他了,秋无痕握住我冰凉的手放进口袋里,刚刚打开门就被寒风给逼得退回来了。

  aB酷zL匠网正版首发N。

  秋无痕看着不愿走的我,忍不住笑出声,我不以为意的看他一眼别过脸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