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王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说你这个样子去GAY吧可能会比男装去情况要好一点。”颜玖落一副“我在为你着想”的样子大言不惭:“再说了,哀王你天生长得这么娇小这么瘦弱,他们那群喂不饱的饿狼不扑倒你扑倒谁啊?不过还好他们喜欢的是男人,只要你不是男人就可以了啊!”

  我无语的对比了一下我和段安的身高差,果断还是答应了这个装扮,不过走路实在是迈不开步子,于是干脆用了一点魔力将和服改成齐膝的短款和服,临走的时候还听见颜玖落在和段安嘀咕:“真是个诱受。”

  段安将我送到不良公子的正门口,因为是白天所以不良公子门口没什么人,大门也关着,不过还是隐约可以听见里面放着悠扬的音乐,打开门,里面也依旧是灯红酒绿,光线偏暗,别有一番风味。

  我顶着GAY吧里那些奇怪的目光找寻秋无痕的身影,我的感觉一向很准,跟着感觉走,很快就找到了躺在珠帘后面的沙发上,独自饮酒的秋无痕,过来的途中听见不少私语,都是关于秋无痕的,大都在奇怪他这几天为什么一直在这里,自己一个人喝酒也不让个人陪陪。

  我拨开珠帘走到他的身边,他喝着酒大吼一声:“滚。”

  声音震耳欲聋,吓得酒保马上叫人过来劝我:“小姑娘你就快走吧!秋爷今天心情不好,你别在这时候惹他。”

  e最◎新mp章节T…上#酷T*匠◇网i

  我摇摇头走到秋无痕身边,在他面前侧着坐到地上,我十分好奇他喝醉了的样子,果不其然,那眉眼即便是喝醉了也还是精致的,睫毛微微的翘起一个极富魅力的弧度,薄薄的唇轻声喃语,听不清是在讲什么,我好奇地问他:“无痕,你在说什么?”

  他继续着他的喃语,我听不清楚只好靠近去听,他突然一下子搂住我翻了个身,他的力气很大,我直接被他抱到沙发里侧搂在怀里,他的脑袋在我的颈窝蹭蹭,痒痒的。

  我嫌弃的用力推他,在他耳边叫他的名字:“无痕,你好难闻。”

  估计他这几天就没多少清醒的时候,现在叫他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越是推他他就越是用力的抱紧,勒的太紧呼吸有点困难,我不得不悄悄地用魔力为他醒脑,要不然怕是在他醒之前我就要先被他给勒死了。

  过了不久他就清醒了过来,诧异的看着一脸平淡仰着头看着他的我,再看看我们两个的姿势,最后看看我已经被弄得乱七八糟的衣服,小心翼翼的问:“我们之间······发生什么了吗?”

  “什么?”我自顾自的坐起来整理自己的衣服,秋无痕咬咬嘴唇衣服懊恼的样子,犹豫半晌才咬了咬牙下定决心:“闵哀,对不起,我喝了太多酒,刚才发生的事情我也是很无奈,我明明只把你当兄弟的,我对你真的没有非分之想,不过你放心,我做过的事情一定会负责的。”

  “所以说······你做了什么了?”刚刚穿好了衣服,秋无痕就大力的抓住的肩膀,激动地问:“你的意思是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是不是这样?我没碰你对不对?”

  我默默地点头,他终于长舒一口气:“我还以为我们兄弟没得做了呢!吓死宝宝了。”

  “你说这话一点都不搞笑。”

  “为什么?”他一定觉得他说这句话应该挺搞笑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