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王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说你这个样子去GAY吧可能会比男装去情况要好一点。”颜玖落一副“我在为你着想”的样子大言不惭:“再说了,哀王你天生长得这么娇小这么瘦弱,他们那群喂不饱的饿狼不扑倒你扑倒谁啊?不过还好他们喜欢的是男人,只要你不是男人就可以了啊!”

  我无语的对比了一下我和段安的身高差,果断还是答应了这个装扮,不过走路实在是迈不开步子,于是干脆用了一点魔力将和服改成齐膝的短款和服,临走的时候还听见颜玖落在和段安嘀咕:“真是个诱受。”

  段安将我送到不良公子的正门口,因为是白天所以不良公子门口没什么人,大门也关着,不过还是隐约可以听见里面放着悠扬的音乐,打开门,里面也依旧是灯红酒绿,光线偏暗,别有一番风味。

  我顶着GAY吧里那些奇怪的目光找寻秋无痕的身影,我的感觉一向很准,跟着感觉走,很快就找到了躺在珠帘后面的沙发上,独自饮酒的秋无痕,过来的途中听见不少私语,都是关于秋无痕的,大都在奇怪他这几天为什么一直在这里,自己一个人喝酒也不让个人陪陪。

  我拨开珠帘走到他的身边,他喝着酒大吼一声:“滚。”

  声音震耳欲聋,吓得酒保马上叫人过来劝我:“小姑娘你就快走吧!秋爷今天心情不好,你别在这时候惹他。”

  我摇摇头走到秋无痕身边,在他面前侧着坐到地上,我十分好奇他喝醉了的样子,果不其然,那眉眼即便是喝醉了也还是精致的,睫毛微微的翘起一个极富魅力的弧度,薄薄的唇轻声喃语,听不清是在讲什么,我好奇地问他:“无痕,你在说什么?”

  他继续着他的喃语,我听不清楚只好靠近去听,他突然一下子搂住我翻了个身,他的力气很大,我直接被他抱到沙发里侧搂在怀里,他的脑袋在我的颈窝蹭蹭,痒痒的。

  我嫌弃的用力推他,在他耳边叫他的名字:“无痕,你好难闻。”

  估计他这几天就没多少清醒的时候,现在叫他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越是推他他就越是用力的抱紧,勒的太紧呼吸有点困难,我不得不悄悄地用魔力为他醒脑,要不然怕是在他醒之前我就要先被他给勒死了。

  过了不久他就清醒了过来,诧异的看着一脸平淡仰着头看着他的我,再看看我们两个的姿势,最后看看我已经被弄得乱七八糟的衣服,小心翼翼的问:“我们之间······发生什么了吗?”

  “什么?”我自顾自的坐起来整理自己的衣服,秋无痕咬咬嘴唇衣服懊恼的样子,犹豫半晌才咬了咬牙下定决心:“闵哀,对不起,我喝了太多酒,刚才发生的事情我也是很无奈,我明明只把你当兄弟的,我对你真的没有非分之想,不过你放心,我做过的事情一定会负责的。”

  “所以说······你做了什么了?”刚刚穿好了衣服,秋无痕就大力的抓住的肩膀,激动地问:“你的意思是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是不是这样?我没碰你对不对?”

  我默默地点头,他终于长舒一口气:“我还以为我们兄弟没得做了呢!吓死宝宝了。”

  “你说这话一点都不搞笑。”

  “为什么?”他一定觉得他说这句话应该挺搞笑才对,其实事实也是如此,毕竟他拥有一张足够他引以为傲的脸。

  “你太丑。”我起身越过他跳下沙发,他一把抓住我:“你给我把话说清楚,谁丑了?”

  “你。”

  他不怀好意的笑笑,阴阳怪调的说:“那也总比穿着女装到处跑的男~孩子强吧!”

  我回头怒视着秋无痕,发现他的表情并不像他的语调那样痞气,面带严肃冷若冰霜的面孔让人不寒而竖,不过可惜的是我并不能算是人类,我的种族人称studydoll。

  秋无痕拍拍他身边的坐位让我过去坐下,外面的那群人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这里的情况,不过因为距离和音乐的关系,他们应该不能听见我们在说什么。

  秋无痕自然而然的将一条手臂搭在我的肩上低着头看着我的眼睛,用低沉的声线问我:“我不是说过不让你们任何人过来的吗?怎么不听话?”

  “因为危险。”老实是我的优点,我要发扬光大。

  “有什么危险的?”秋无痕不以为意,我指指外面角30度坐着的人物回答:“你制服不了他的。”

  “确实,看来这个方法行不通,我只是想试试而已。”他微微诧异,因为这件事情他根本就没打算让我知道。

  “以色侍君?”

  “你错了,我才是君,我来这里只是想看他喜欢男人是伪装出来的还是真的,他要是真喜欢男人,什么样的我都能给他弄过去,我只是想暗中观察他对男人沉迷到什么程度。”秋无痕得意的挑眉,话锋急转:“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是为了对付他。”

  “我看了资料,不过我觉得他身边不缺人。”我站起身向着他走去,秋无痕急忙拉住我的手:“你想干嘛?”

  更●{新1最快上j/酷‘匠4√网#

  “试试。”简短的作了回答,我走到那边的男子面前,看着他略带寒意的脸说:“我有话说,出来。”

  他身边的人都楞了一下,接着嘻哈大笑着嘲笑我的不知天高地厚,我也觉得是应该降下身段,毕竟有求于人,于是别扭的抓紧了袖口,抱着视死忽如归的想法纠结的说:“我有事求你,出来。”

  我身边的一个丑八怪笑嘻嘻的说:“小妹妹,你没试过求人吗?你应该跪在地上,然后······”

  “然后让你去死。”我没有心情再跟那个男人讨价还价,秋无痕看我这样就生气了忍不住趴在沙发上哈哈大笑,我顿时觉得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他就不知道本王是曾经赤阳······“啊!”后面一双手突然将我整个抱起来,那个男人冷冷地说:“你不是说有事求我吗?不付出一点代价是不是不太合适?你说是吧!小少爷。”男人抱着我就往楼梯那边走,秋无痕看情况不对急忙跳下沙发几步跑过来拦着那男人得意的说:“白毅,你放他下来。”

  “你是谁?”白毅看着面前和他气势相均的秋无痕不自然的皱起眉头,秋无痕也提高了警惕,我看着这两个人眼神决斗的人觉得很无聊,挣扎着跳到地面上,肩膀被白毅抓的生疼,狠狠地瞪他一眼我立马躲到秋无痕身后。

  秋无痕这才开口:“我是华曼的总裁秋无痕,刚才我家小弟冒犯了,多有得罪。”

  白毅阴冷的勾勾唇角:“原来是你啊!你不知道你打扰到我了吗?”

  “你不知道你抓疼我了吗?”回敬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秋无痕教我的。

  白毅意味不明的看我两眼,最终还是一本正经的说:“白某是生意人,生意人讲求的自然是利益,价高者得天经地义,万瑾乾出价一千三百万,整整比你们多了三百万,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样凑钱比较实际吧!再说了,我白毅要什么人没有?你弟弟不过是长得好看一点而已,有什么值得我用三百万的落差换的?”

  “你错了,就算是你的公司都不值得我用小哀换,告辞了,白总。”秋无痕放下话拉着我就走,我怀疑这些天他根本就没有喝醉过,只不过是演戏而已,毕竟他的酒量真的不是盖的。

  “小哀,你猜的没错。”

  “那是。”我得意地挑眉,秋无痕也无奈的在我耳边嘀咕:“三百万的落差也不算太大,要不我们从万瑾乾那边下手吧!”

  “估计没戏。”我翻个白眼,知道秋无痕其实是在开玩笑的,不过也没办法,我可不想就为了这一点东西整天愁眉苦脸的,毕竟秋无痕做事从来都是滴水不可漏的,不能和平解决的事情他还能这么乐观,看来是想好让白毅不得不把那批货物卖给华曼的方法,我也就不再浪费时间了,再说了秋无痕的能力我还是信的。

  白毅一副看傻子的表情送我们离开不良公子,坐到车上我才问秋无痕:“为什么偏选这种?”

  “心情不好而已,在不良公子至少还能打发一点时间,无聊啊!”

  你无聊,你知道你办公室堆了多少东西吗?无聊还不去看文件?

  “喂,小哀,我问你啊!如果你不是必须要回到原来的世界,你会选择留在这里还是回到原来的世界?”他并不看我,我也不看他,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突然话题转回到这件事情上,也许他的心里从未放下这件事情吧!

  “不知道。”

  “那你会选择留在我身边还是那个所谓的地狱单骑身边?”

  “无痕。”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多我来说人类的生命不过是短暂的几十年而已,我和秋无痕早晚要天各一方,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而在昔阳界,我还有我的国家,我身为王不可以放任不管,即便是现在还有赛特利德·神奴帮衬,我还是要站在那个顶峰,作为隐身的王者发号施令,那么我在这里如此清闲是不是变成了一种奢侈呢?

  “你是想说你会回到昔阳界吗?”

  “无痕,我不想谈这个。”

  “好,那我们换一个话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