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醒,你个小懒虫。”

  “哀王,你醒醒好不好?”

  好像听见有人在叫我,这一大早的到底是想怎样?又不是无常鬼来催命,需要这么无情的剥夺我短暂的睡眠时间吗?

  我拼尽全力睁开睡得迷迷糊糊的眼睛,天知道没睡醒被别人叫醒的感觉有多难受,朦胧中看见颜玖落那张放大的脸,吓了我一跳,她愉快的眨巴两下眼睛对我笑意盈盈:“哀王,我跟你商量一点事情呗!”

  “说。”我把她轻轻推开,眼睛好累,我闭着眼睛坐起来,抬起手打理我那一头乱发,它们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竟然敢给我打结。

  “你手上的手镯好漂亮,不如转卖给我呗!”小姑娘就喜欢漂亮的东西,不对,什么手镯?

  我忙睁开眼睛看向手腕,手腕上戴着一个如冰一样华美,精雕细琢的三环手镯,手镯的外观精美,每一环都是由会产生适合人体温度的冰蓝色“暖冰”制成,这种材质只有地狱深处才有,极难得到,镯体雕刻着复杂的阴阳纹路,中间的冰环上还悬挂着一排魔晶石制成的招魂铃,戴上这副手镯的人可以随己心意召唤阴兵,当阴兵的数量达到五百名时,手镯会自动销毁,这是冥界的阴兵镯,只有冥界冥皇才有的东西,灰夜是怎么得到的?这东西就算是拿到魔界的魔鉴会上去拍卖也是价值连城的,为什么他会将这么宝贵的东西送给我?

  “哀王,答不答应你应一声啊?”颜玖落满怀期待的看着我,时不时地眨眨眼睛装可怜,不过这招已经没有用了,因为她的庐山真面目我很不幸的见过,其实是个不能轻易惹的人,如果我现在同意了那么我这里的东西只要能被她运用到cosplay的东西一定都不会在我手上停留了,而且这是个很重要的东西,我不能给。

  秋无痕也很好奇,认真的盯着手镯凑近我问:“小哀,这东西昨天还没有看到的,哪里来的?好像还有一圈朦胧的光感。”

  “灰夜给的。”我掀开被子下床,默默地捣腾秋无痕找给我的衣服,秋无痕瞬间黑了脸色,抽走我手中的衣服,语气不善:“什么时候给你的,他私闯我秋无痕的地盘?”

  见我折腾了半天也不知道这东西应该怎么穿,心情还越来越烦躁,秋无痕便鄙视的瞪我一眼接过我手中的衣服叫颜玖落先出去,他叫我在床边站好,粗鲁的拉开我身上的睡袍:“我看你不是不会穿衣服,是被人伺候惯了,懒得没药医,你就那么喜欢别人看你的身体吗?”

  “你不是别人。”再说了,我不是不会穿这些衣服,只是无声的表示我嫌弃这些衣服,严格来说我并不是不喜欢这个世界的衣服,只是不喜欢这些衣服的款式,相比之下我更喜欢颜玖落买来的那些魔法袍,不过在这个世界这样穿出去貌似还挺另类的。

  秋无痕也不说话了,任命的给我穿好衣服,之后一直盯着我的手镯,微微眯了一下眼睛一把抓住我的手腕:“这个手镯和这件衣服搭配起来一点都不好看,我看还是取下来吧!”说着就真的动手要帮我把它取下来,我急忙按住他的手:“不要。”

  “为什么?”秋无痕停下来看着我的眼睛,他的眼睛里充满冰冷的气息,根本不等我开口他就放开我转身就走,我急忙拉住他解释:“只有它的主人可以取下它,不然就会被五百阴兵追杀的。”

  “五百······阴兵?这么夸张?”秋无痕诧异地回头,我点点头继续解释:“这个手镯是冥界的东西,叫做阴兵镯,戴着这个手镯的人可以号令五百名冥界的阴兵将士。”

  “这么说如果我刚才把这破镯子取下来的话,就会有五百个鬼魂来找我?”秋无痕露出一副古怪的表情,我忍不住勾勾唇角。

  “那我要是把它毁了呢?”

  我想了想回答:“它的主人会立刻出现。”

  既然灰夜可以把它戴到我的手上,那么他一定就是这只手镯的主人,虽然我也想见他,好问问他到底作何想法,不过估计就算是我的魔力全盛时期也不可能轻易毁得了这只手镯,它毕竟是冥界冥皇的物件,就算冥皇不把它当做宝贝,对于我们这些平凡人来说,它也是天价之物,不过可气的是冥皇不知道有多少个这样的物件,对他来说这种东西根本就一文不值嘛!

  “好吧!我给你换一件衣服吧!换一件袖子长的把手镯挡住,真的是丑死了。”

  因为秋无痕不喜欢这只手镯,所以我不得不被他拽着又换了一身行头,段安为我买的衣服几乎都被他扔进了垃圾桶,因为那些款式他不喜欢,我第一次感受到他的挑剔,不过我喜欢他这样的挑剔,因为我也不喜欢这些正式的衣服。

  未来的一个礼拜我没有见到过秋无痕,听段安说他一直待在不良公子,之间没有踏出那扇门一步,颜玖落担心的团团转,每次打电话给秋无痕他都无情的下令:“你们谁也不许来找我。”

  颜玖落不知道他在闹什么脾气,我倒是不想管他,既然他这样决定了,那就让他待在那里好了,可惜颜玖落并不这样认为,她在屋子里急得哀求道:“哀王,您和老大这是闹哪样啊!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有木有?劳驾您去请老大回来好不好?”

  “文件已经堆积这么多了,老大要是再不回来公司怎么办啊!”段安也急的一遍遍整理文件,好像怎么整理都不对。

  我默默地接过他手中的文件,仔仔细细的看前面几页,颜玖落和段安不敢违抗秋无痕的命令,在办公室里垂首顿足,我用最快的速度修改预案,颜玖落睁着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抽走我手中的文件苦求:“哀王,好哀王,算我求求你了好不好,我们几个中就只有你敢去了。”

  “我不敢。”我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可是个老实人,怕就是怕,不敢就是不敢,我不怕,我只是不敢。

  颜玖落最终使出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顶级绝技,为了我耳根子的清静,我还是认真的考虑了一下,决定整顿装备前去应战。

  衣服照例是段安选的,衣服的大小正好合适,不过选的不是“正常”人的衣服就是了,是曾经颜玖落一时兴起在北海道买的,当初的市价在一万三千元人民币左右,真是够败家的,他们称这种衣服叫做和服,是由某大国古代的服装演变而成的,衣襟交叠,衣袖宽大,腰间一条宽腰带,素雅和明艳并存,衣长直到脚踝的,走起路来十分的不便。

  看T正版章节/上c6酷:|匠%网

  颜玖落帮我给腰带打上漂亮的结扣,我抓住衣袖张开手臂微微振袖,迈开脚步走了两步发觉有些别扭,以前我也经常穿着木屐到处走的,也没有这种感觉,我停下来想了想,看到颜玖落的紧张神色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小落,这是女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