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睁开沉重的眼帘,入眼的是一片茫茫苍白,视线逐渐清晰才发现这里是医院,雪白的窗帘拉开了一半,被从窗来吹进来的凉风微微扬起,外面吹进来的空气很清新,看来现在是早上,看来我并没有睡很久。

  )W更新I最√9快上◇.酷匠Ry网g$

  随意的看了看,四周没有任何人,身边也没有奇怪的东西,至少我的手背上没有针头这已经是万幸,我用手支撑着身体坐起来四处看看,顿时感觉肘关节内侧一阵刺痛,拉开衣袖低头一看我下意识的就将针拔了出来丢到一边,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害怕这种东西,但是冥冥之中就觉得让这种东西留在体内是一件难以掌控的事情。

  或许是我太不了解这个世界的注射方法,不知道什么情况下护士才会选择比较粗的血管注射药物,所以我才没有想到针会打在肘窝,我不敢再乱用魔法,用手指压着伤口,还好没过多久血就止住了。

  不在纠结针头的问题,我继续观察这个房间,发现床头写着“闵端阑”几个字,这个男人对我怀有浓重的研究兴趣,我打心眼里不愿意接近他,可他偏偏是一位医术高超的教授,秋无痕总喜欢让他给我看病,以至于现在我的管床医生竟然是这个男人,我不得不提高警惕。

  待在房间里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我可不想继续待在这里,果断跳下床从房间出来,外面并不像房间里那么安静,正是早上查房的时间,外面还挺热闹的,护士们从一间病房出来再进入另一间病房,一个年纪不大的护士长看到了我立马对旁边的小护士说:“快去通知秋少爷,闵少爷醒了。”

  她自己走过来笑着问:“闵少爷醒了啊!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摇摇头看着紧跟过来的闵端阑,他微笑着走到我身边低声说:“我想我们应该聊一聊,你说是吧!闵少爷。”

  我转身回到病房,他会意的跟进来,对护士长交代了几句就关上病房的门,我已经站在了窗边,外面的风景并不好,我不喜欢这里。

  “闵少爷,我就直接地问了,您到底是什么人?”闵端阑半带笑意站到我的面前低下头看着我,我收回视线看向他,我们就这样看着对方,没有一丝情绪。

  “您的化验结果令我们大跌眼镜,你的血液成分基本没有一项是在正常值指标内的,并且我们在你的血液中发现了多种特殊的活性物质,我们医院现在的技术无法解析这种物质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想你应该知道!我说的对吗?”他说的肯定,完全没有是在问我的意思,我也不计较,不过我也没有打算告诉他就是了,因为我不认为他奈何得了我。

  “闵少爷,你知道我们如果将你的病例上交会发生什么事吗?”

  发生什么?那当然是很麻烦的事情,于我、于秋无痕来说都是一件麻烦事。

  我的情绪本就不稳定,百年来都是如此,不过是微风吹过的功夫,我的手已经掐住闵端阑的脖子,因为我不喜欢别人威胁我,毕竟我也当了那么多年不可一世的王子殿下,虽然后面失去了存在,但是在赛特利德的帮助下,也从来没有人敢将主意打到我头上来的。

  或许我没有王子的样子,却在那些人的纵容下养成了王子的脾气,这样的顶撞让我心情变得很差,微微的魔力震慑,房间里的玻璃瞬间背震得粉碎,长长的发也狂躁不安如群魔乱舞,一起卷到他的脖子上用力勒紧,失控的魔力在身体中乱撞,眼角流下两道猩红,瞪着这个不要命的人简洁的回答:“会死。”

  “小哀,住手。”秋无痕他们偏偏在这个时候赶到,我机械的转过头去看他们,魔力变得凌厉,在我的身边形成半径两米的包围圈,圈中的风刃随意的攻击包括我以内的所有东西,很快我和闵端阑的身上就出现了不少的伤口。

  现在主导我的身体的已经不是我自己的意识,我根本控制不了这副躯体,他又像多年前一样,在情绪失控的时候暴走,肆意破坏。

  “小哀,放下他,听话。”秋无痕小心翼翼的靠近几步,好言好语的跟我说话,我的神智现在依然不太清晰,猛然间收回狂躁的头发,发狠般将闵端阑扔向秋无痕。

  秋无痕微微吃惊下意识的偏身躲开,事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闵端阑就已经倒在地上神志不清了,估计这么点事也不会要了他的命,倒是一边的颜玖落激动得蹦来蹦去,抱着头直嚷嚷着:“哀王,王子大人,你可别伤到我家秋老大啊。”

  这丫头的重点永远在于她在乎的人身上,是个善良的女孩。

  秋无痕小心翼翼的站在风刃圈外,犹豫过后还是伸出手指来试,手指刚伸进圈内,指尖就立马多出一道血痕,他急忙将手收回去。

  我迷茫的看着他,脑子里什么东西也没有,魔力肆意的消耗,猛然间风刃圈进一步扩大,将所有人都包含在其中,秋无痕急忙打开门将一起来的颜玖落推出门去,将门反锁上,然后坚定地扛着风刃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小哀你别怕,我在这里呢!你听得到我说话吗?听得到就点点头好不好?”秋无痕一边走一边向我伸出手,风刃似乎感知到他的目的一般,集中的向他攻击。

  我迷茫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迎着风刃难道不痛吗?你看,身上有多了几道血痕,为什么不离开呢?我现在无法控制自己的魔法,只要逃出这个房间就可以逃出生天,明明放着我不管就可以了,明明不需要这样像哄孩子一样哄我的,为什么这样做?我不明白。

  “小哀,我们冷静一下,把手给我。”他还是向我伸出手,我企图将手伸出去,却是发现我无法抬起自己的手,那双手自己行动起来,在胸前迅速结印,风刃中带了些许寒冷的气息,每一处伤口都开始结冰,竟然是寒冰诀!

  不要,他会死的,不要这样。

  “小哀,醒醒!”秋无痕的声音传到我的世界,我急切的奔跑想离开虚无空间的困锁,可是我不知道方向,谁来告诉我要怎么才能出去?我不想伤害他,真的不想,不要这样好不好,邪神。

  我在虚无的世界看着秋无痕遍体鳞伤,张着嘴却喊不出什么话来,因为他听不见,身后飘来一个模糊的影子,他愉快的笑着,趴到我的背上环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轻轻地愉快的问:“王,你说如果他死了会怎样?明月城会不会满城风雨?你会不会就不再任性?”

  “邪神,住手。”他曾经也是我,现在已经不是了,他有自己的意识,不过有一点我们都一样,我们都一样的任性。

  “王,你在求我?”

  “不,邪神,我命令你。”我抓住他的手猛然一个过肩摔,他瞬间化成一缕烟消散。

  我的身体张开手臂,庞大的魔力球逐渐的形成,我大声的向着秋无痕的方向呼喊:“快跑。”

  这个笨蛋还向我伸着手,怎么就这么执拗呢?怎么就不知道保命呢?

  虚无空间因为魔力的波动变得昏暗,我看不见外面的情况,只是感觉到手中的魔法球瞬间被外力抵消,我被人抱紧,那人身上有熟悉的味道,就像雨后的青草一般淡淡的,令人无理由的安心,他在我的耳边宠溺的耳语:“雷宝宝,你可是少·格雷·哀,是昔阳界的冥哀王啊,你如此强大,怎么败给区区一个邪神呢?别闹了知道吗?我相信你可以的,我们一起来试一次好吗?把魔法停下来。”

  是谁?是谁在拥抱我?是谁在轻轻地拍着我的背?是谁吻着我的唇将生命之息过渡到我的身体里?

  “小哀!”外面传来一声嘶吼。

  是秋无痕?

  “小哀,你怎么样了?”秋无痕跑过来抱住倒下的我,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十分好闻,不过并不是刚才那人,他也不可能抵挡得住魔法球,那是谁?为什么那么熟悉我却想不起来他是谁?

  “无痕。”我狼狈的抓住秋无痕的衣服。

  “小哀不怕,我带你回家,现在就带你回家。”他低头轻吻我的眼睛,我安静地待在他的怀里,由着他抱起我回去。

  他身上也有很多伤口,他就好像不知道疼一样,只顾着我的安危。

  秋无痕,是不是不觉间我们就成了对方珍惜的人,成了对方的弱点,如果今天的事情关乎生命,你会陪我吗?

  醒来的时候就听见秋无痕在说话:“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可是我并不喜欢他,他怎么可以问都不问就吻小哀。”

  “他那也是情急之下出此下册嘛!再说了,老大,为什么他吻小哀你要那么生气啊!这都过了一个礼拜了还念念不忘、愤愤不平。”颜玖落不怀好意的用手指戳秋无痕的心脏的位置,秋无痕挑挑眉拍开她的手不悦的说:“那是当然啦!那是我弟弟,凭什么问都不问我就这么亲上去,还有,他穿那是什么衣服?cosplay狂人吗?我怎么能把弟弟交给那种不靠谱的人?”

  “不过听你这么说也许那个人是认识小哀的呢!”

  “等他醒了一定要问问清楚。”秋无痕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显然心情十分烦躁。

  段安抽了抽嘴角无奈的说:“秋老大,我怎么觉得你像一位无意间发现女儿早恋的父亲呢?”

  “你说什么?”秋无痕一副你敢再说我就一刀杀了你的表情,真是难得一见,这时候看还觉得挺可爱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