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兄弟物语同人文(七2)没有谁还记得,曾经我也存在过

  秋无痕突然惊恐的推开我,低声小心翼翼的说:“小哀,我······你知道我只把你当兄弟的。”

  我也一本正经的问他:“陪我去走走跟你把我当兄弟有冲突的地方吗?”

  秋无痕嘴角抽了抽,一边拉我出去一边无奈的扶额:“谁让你讲话只讲一半呢!我还以为你是说要我晚上陪你那啥呢!”

  “你想多了。”我默默地跟到办公室外间,吴念他们也站了起来,几番客套我都只是默默地站在一边,秋无痕和段安娴熟的将我的不礼貌掩盖过去,两年来他们都习惯了这样应对,所以也不显得违和。

  待我们都坐下,年轻的吴念就好奇地问:“闵总以前是在哪里读的书啊?我与华曼也不是第一天打交道了,可是始终不知道闵总您师出何处,我想一定是所了不起的学校,不然怎么能培养出您这样的人物呢!秋总您说是吧!秋家果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代更比一代强啊。”

  秋无痕急忙接下话茬:“吴总您客气了,我这小弟以前就不爱读书,到高中也是去了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学校混日子,跑到社会上滚打摸爬了几个月,吃了点苦头,这才开始认真向上起来,这不,现在乖了。”

  “哪里哪里,是秋总您太谦虚了,您这弟弟可不简单啊!您秋总都不是简单人物,弟弟也这么出色,能跟您这样的企业合作这么久真是吴某的荣幸。”吴念三言两语的客套,秋无痕也跟他打太极,好一会儿才将话题转到正题上去。

  “吴总您看您说的,当初华曼还是个小公司,也多亏了吴总您信得过,小弟谢过了,往后有赚钱的买卖绝对不忘了您啊!”

  话是说的越漂亮越好,秋无痕从来不吝惜自己的口才,几句话下来吴总也没有再追问我师出何门的问题,而且显然心情还不错。

  秋无痕的成长是有目共睹的,他为人处世越来越沉稳,圆滑,当然脸皮也是越来越厚的了,很多事情我们都能想到一起去,只要我说出我的想法,他就能马上将这个想法完美的展现,并且超出我的预料,与他合作总是轻松地,虽然即便轻松我们也架不住没日没夜的工作,不过好在努力都得到了回报。

  秋无痕曾经告诉我,只要有希望他就会卯足了劲抓住不放,即便是遍体鳞伤,即便是一次又一次的扑倒,只要他还能站得起来他就不会趴下,我欣赏这样的人,用他们的话来说这叫小强精神,看来小强还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不知道他现在人在哪里,有机会的话可以认识一下,说不定还能作为下一条生财之道。

  送走了吴总几人,秋无痕就坐到我的面前,严肃的问:“你不打算给自己编一段经历吗?每次都是我们这么信口胡说,我看早晚得穿帮。”

  “那又怎样?”秋无痕都说了我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学毕业的,那么查不到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就算他们感到奇怪,也不可能知道我是穿越来的,所以穿帮的问题我倒是不担心,与其去关心他们调查的进度,倒还不如想想下一个项目的进度,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开始讨厌这个忙碌的世界了,就如秋无痕时不时会说的,宝宝好命苦啊!

  我们习惯了现在的生活,所以就连现在的忙碌也变成了习惯,突然之间发现这一整天都没事情做的时候,秋无痕偏偏又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对我虎视眈眈,我不得不默默地打算着我的伟大逃跑计划,不过最终以失败告终,我被这罗刹抓住衣领丢到沙发上,然后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小哀,你不是马上就要走的人,你是要在这里生活的人,不要总是做着马上卷铺盖走人的准备,我最后一次通知你,给我想好你的平生经历,晚上之前我检查。”秋无痕放下话就出去了,我面无表情的看向段安,他能明白我这是在求救的意思,不过他选择了和秋无痕一样的作法,转身就走。

  晚上如约而至,可是一直等到灯火阑珊还是始终不见秋无痕的身影,我坐在窗台上等着他来找我,直到颜玖落气喘吁吁的推开办公室的门,看样子是跑过来的。

  “闵······闵哀,老大他······他,他受伤了。”

  “他在哪里?”我急忙跳下窗台几步跑到她面前,她缓了缓说:“老大在市人民医院,刚刚做完清创缝合,流了好多血,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看颜玖落的表情应该没有伤得太重,不过能伤到秋无痕的是什么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很担心。

  我闭上眼睛用魔力感知秋无痕的生命之息的方位,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结印,几个手势变换之后,霞光从我们的脚下升起,转眼之间我们就转移到了病房里,秋无痕微微诧异的看着我,然后笑道:“你怎么就为了这么一点事情就乱用你的生命之息?我这伤的又不重,医生说在家里换药也行的。”

  我看着他淡淡的表情,走过去将手放到他手臂上的纱布上,微光闪现间我连退几步喷出一口鲜血,无力地跪倒。

  “小哀!你怎么了!”他们紧张的看着我,颜玖落反应最快,丢下一句“我去叫医生”就跑出去了。

  我摇摇头示意他们我没事,只不过是因为刚才的搜索放出了太多的魔引,再加上后来用了空间转移和治愈魔光,生命之息受到影响有些不稳定而已,大不了只是有些难受,这点程度还死不了。

  我更在意的是秋无痕手臂上那道伤口,伤口虽然不深,但是足足有将近二十厘米长,以伤口来判断这绝对不是普通的伤口,相对于平常的伤口来说,它显得太“专业”。

  我稍稍调整了一下,段安扶着我站起来,问他们:“怎么回事。”

  段安看了看秋无痕,得到允许才说:“不久前我和老大去了不良公子,在哪里玩的忘了时间,刚从不良公子出来,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就打算走偶尔赶时间才走的小路,没想到突然有一个亮着光的东西向着老大飞过来,老大下意识的用手臂去挡,就变成这样了。”

  “没看见人?”

  B酷c◇匠3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没有,对方离开也没有什么动静,看来是埋伏好的。”

  我认真思索他们的话,将手附到他们的脑袋上面,那些在不良公子的画面和遇到杀手的画面一起看了一遍,自然也看到了那些纸醉金迷的画面,嫌弃的看他们一眼,我也懒得想了,我对这个世界了解的太少,不良公子的人鱼龙混杂,所以每个人都可以被定为是可疑的,可疑的人员太多我懒得一个个去排除,还是等他自己再出来一次吧!

  另外我竟然在伤口上感觉到一丝魔力,是我的错觉吗?还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秋无痕,我不许你有任何的事发生。

  医生来的时候我们已经换了一个话题,秋无痕激动得用他还绑着绷带的手臂勒住我的脖子,一边假装用力还一边说:“闵哀,你不厚道,我都这样了你还不自觉一点?以后的一个礼拜我要在医院安心养病,华曼就交给你了明白了吗?”

  我下巴上的血迹蹭到绷带上面,本来是再明显不过的,一看就知道不是渗出来的血,不过看见这位秋家大少爷这么不注意的行为,医生也急的昏了头,冲过来就把我推到一边解开绷带,我本来就正难受着,他这么一推我直接就向着柜子的角倒去,段安忙接住我,秋无痕也紧张的怕我摔伤,一时间忘记阻止医生,当绷带华丽丽的掉下来,医生也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毕竟刚刚清创缝合的伤口突然之间就消失不见了,这怎么也有点说不过去。

  不过还好段安成功的接住了我,我明白这件事情若是让别人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最好的方式就是委屈那位医生一下,就当是今天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我咬了咬牙向医生伸出手,他背对着我并没有看到我在做什么,所以惊讶也好恐惧也好都是空谈,随着魔力的输出,我的手微微颤抖着,秋无痕给段安使了一个眼色,段安点点头扶住我的小臂,帮我减轻一点负担。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我在医生的脑中找到今天至秋无痕出现开始到现在的所有记忆,然后挥臂间记忆在尘埃中粉碎,我因为挥臂的动作站不稳跪到地上,膝盖敲得生疼,不过医生也因为这一冲击陷入短暂的昏迷期,估计等一会儿就会醒来,等他醒来的时候我们应该早就溜之大吉了,现在就让他做个不太好的梦吧!

  段安将我扶起来,秋无痕也从床上下来,他们几个笑成一团,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我怕是没办法体会了,胃里的翻江倒海折磨的我再也坚持不下去,又吐出一口血,咬紧牙关挤出几个字:“快回去。”

  他们听到后急忙按照我说的做,秋无痕病号服都没有换下来,让颜玖落去支开小护士,自己背着我就冲出了医院。

  我们成功地逃出了这个并不可怕的地方,最后我消除了那个科室有关秋无痕的所有记录,终于还是支持不住晕了过去,再后来就只剩下一片惊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