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秋无痕说,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聚会,那个聚会的名称叫做“宇宙无敌英雄豪杰漂亮美眉集会”,我无力吐槽这个奢华的算不得简洁的名字,不过该去还是得去,听说因为我是第一次参加这个聚会,他们还特地为我准备了一个欢迎会!不知道我是不是可以对这个名字奇怪的聚会抱有期待。

  悄悄回顾我来到这里的日子,转眼已经过去了一个季度,当这个季度过完我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的月份并不是都一样,一天不多一天不少的,这里的季节也不是四季分明的,明明已经换了一个季度,却还是寒风刺骨,一点也没有春暖花开的意思,想必现在赤阳绯迹的兆春花已经开的漫山遍野了吧!果然两个世界有着莫大的差别,我能适应这个世界多亏了秋无痕他们,也许,我应该怀抱感恩的心参加这次聚会。

  我躺在床上静静地等着天空的颜色一点点改变,深夜的沉静一点点退却,天空终于破晓,段安敲了敲门进来,略微带着诧异,随即平淡的问:“既然醒了怎么不起来?”

  “······”

  “别这样委屈的看着我,难得一天可以在床上睡觉,我也不想打扰你的,不过我们必须在下午四点之前结束今天的工作,另外,你有两封私信。”随手将手机扔到我的怀里,我迷迷糊糊的把这冰凉的机器拨到一边去不加理会,手机这种东西对我来说仅仅是方脑壳而已,比起操作它我更喜欢别人帮我。

  “你今天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上午的会议我建议穿的温和一点,毕竟你的脾气不是很好,穿的温和一点可以缓和气氛,中午你和秋老大一起去参加一个饭局,你吃东西不老实,就穿黑色的吧!下午去看看工程,没什么大事,你可以穿的随意一点,怎么样?没意见吧!”

  段安得意的看着我,像是在等着我表扬他,可是我几乎要被他丢过来的衣服活埋了,我不明白为什么就不能穿一套衣服去参加所有的事情呢?还有,他似乎并没有给我说“不”的权利吧!

  无奈的起身抓起一套衣服,段安迅速的一把扯掉我手中的衣服无奈的感叹:“不是这一套,跟你说话你到底听了没有?我感觉我都快成你的贴身保姆了。”他一边抱怨一边解开我的睡衣扣子,一边帮我换衣服一边唠叨:“你看看这几个来月,晚饭也是我给你做,出行我给你准备东西,在家我把东西搬你房间去,衣服我帮你找给你洗就算了,还要我帮你穿,你就不能学学怎么穿衣服?你在你所谓的异世界是王子,可是在这里你并不是,我怎么感觉我养了个儿子。”

  他真是越来越烦人了,说了这么多还不是要乖乖的给我穿衣服!

  任由他给我换好衣服拉着我到洗漱间,我自己动手刷牙洗脸,刚打算吃早餐就听见闹钟响了,紧接着就是电话铃声,我急忙趁着段安接电话的功夫吃几口热腾腾的包子,之后果然被段安粗鲁的拎着领子拖走,我看段安和秋无痕还真是好兄弟,都这么粗鲁。

  走到一半我的包子里都没馅儿了,全部掉到了路上,我怒视着将我丢都后车位就去开车的段安,他看了一眼倒车镜,隐忍的没有笑出声,以为这样我就不知道了吗?哼!

  我郁闷的吃完剩下的包子······皮,一路荡漾着到公司,其实刚刚结束了几个大项目,秋无痕答应给我休假的,不过他又新拟定了几个方案,依他的性格来估计,我的假期又要泡汤了,至于新计划我是不是要参加的问题,我想,安排了今天的饭局就是要参加的意思了。

  来不及郁闷,我把随手装进口袋里的手机拿到段安面前,段安无奈的摇摇头还是利索的给我找到私信的页面,有一封是颜玖落发来的,这个可以忽略不看,估计是在威胁我不要总是把工作丢给秋无痕,另一封是万瑾乾发来的,我看到信急忙扑到前面去拉段安,段安料想不及,急忙将车靠边停下来,转过头看着我严肃的指着我说:“闵哀,我现在觉得十万分的有必要跟你讲一下交通规则。”

  “不必了,我要去找万瑾乾。”

  我打开车门就跳下去,段安拉我不及也急忙跟下来,跑过来拉住我的手腕气急败坏的骂:“闵哀,会议已经要开始了,你这是干什么?老大已经说了不许你单独去见万瑾乾的,你不要这么任性行不行?”

  我将手机拿到他面前,上面是万瑾乾发来的信息,今天是他的生日,如果我能穿着盛装出席他的生日宴会,他就亲手将他院子里的梅树移到段安家楼下,我现在住在段安家,移到他家楼下自然就是送给我的意思,上次秋无痕明明说过他可以买很多的,回到公司就又变成了“可以买,但是不买”了,现在大好的机会怎么能错失,什么会议都见鬼去吧!

  段安想尽办法就为了阻止我,他问:“万瑾乾说了让你盛装出席,你有衣服可以换吗?”

  “他有。”我平静的回答,然后就挣开他的手,他要追上我并不难,不过他还是选择了明智的给正在某位情人家里匆忙洗漱的秋无痕去电话:“老大,你家傻小子被万瑾乾用一棵梅树拐走了。”

  我乘出租车到万家的时候,万瑾乾早就已经在大门口摆上桌子茶点,一边享受着寒风一边等我了,见到我来了就起身行了一个绅士之礼对我伸出手,我不明所以,按理说我们之间的交情并不深,每一次相遇也净是些不愉快的事情,他作为万家的大少爷竟然亲自带桌子到门口迎接我,这实在是解释不通,我下意识的提防起来。

  他一副委屈的表情埋怨道:“呵呵,小哀,我在你心目中就这么不可信吗?还要这样的防着我,你知不知道这样会让我很伤心啊?”我知道他们死皮赖脸哄人开心的本事都是熟能生巧锻炼出来的,毕竟都是不良公子的常客,没必要装纯。

  “你有钱吗?”不理会他的调侃,我向他伸出手,他饶有意思的看着我,轻笑了两声才拍了拍手掌叫来仆人:“你觉得我会没有钱吗?要多少?”

  “不知道,你问他。”我指着几步以外的出租车司机,万谨乾的嘴角抽了抽,还是示意仆人把车费给了。

  “小哀,我都帮你把车费付了,难道你不应该给我一个感谢的拥抱吗?”

  他张开手臂靠近我,我轻易地绕过他张开的怀抱,我径直走向他的房间,我还记得房间的位置,虽然不熟悉房子内部的结构,但总算是不至于找不到,只不过经过客厅时那些仆人的瞩目让我有些不自在。

  这个位置是观察这棵冰灵梅树最好的位置,在这个角度看下去,我的梅树别有一番风味,我正在专注的检查我的梅树的健康状况,楼下就响起了打架的声音,我饶有兴趣的坐到窗台上看秋无痕一脸杀意的和万瑾乾打的风生水起,要说起来我还真不信秋无痕会输给万瑾乾,因为他们两个的招式所差无几,但是秋无痕更显得沉稳一些,毕竟智者千虑,他想的总是要比万瑾乾多一些,不过要说阴谋诡计的话却是万瑾乾更胜一筹,毕竟秋无痕虽然算不得正人君子,但是也不是会在打架的时候放阴招的小人。

  我是真的觉得万瑾乾的做法不够光明磊落,毕竟随身携带钉子的大少爷,总是不那么容易叫人往好的地方去想的。

  隐藏在万瑾乾指缝里的钉子刺中秋无痕小臂的肌肉,他下意识的退后几步狠狠地盯着万瑾乾,毫不在意的拔出钉子丢在地上,看来是没有伤到动脉,血流了一会儿就自己止住了,我轻灵的从三楼的房间跳下来,自顾自的走过万瑾乾的身边,走到秋无痕的面前。

  i最a新4章“(节$上'酷!z匠;网◇

  “为什么过来?”秋无痕深吸一口气再缓缓的吐出,显得有些疲惫,却并没有责怪我的意思,我伸手拨开他有些凌乱的刘海,简单明了的说:“挖树。”

  “无语了,你为什么要对一棵树那么执着,你要什么不能跟我说,好,我明白了,现在我就带你去买树行了吧!”秋无痕无奈的扶额。

  我知道我这样做也许是给他造成了些许的麻烦,于是也就乖乖的点头答应。不过万瑾乾并不答应,挥了挥手就叫人将我们围住了,我快速的捡起地上的钉子右手用力,钉子瞬间向着他的眼睛飞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