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兄弟物语同人文(五2)我贻笑千古,忘了曾今的罪恶

  瞬时间周围的窃窃私语声几乎要将我们吞没,很多人感叹:“秋总竟然用这样的语气跟别人说话!心都要化掉了。”

  也有人猜测:“那个女孩子是谁?偶尔见他在公司里出现,难道是秋总真心喜欢的人?”

  “不会是秋总的新欢吧!”

  “秋总竟然打算在这么众目睽睽之下伸手抱他?”

  7最新gj章0;节.上m{酷匠Zj网`

  “这是要公开恋情的节奏吗?”

  “那孩子好可爱,好想抱抱!”

  “都给我闭嘴。”我看到秋无痕张开了嘴,不过声音却是女生发出的,坐在大厅中央的女孩满脸愤怒的站在原地,双手紧紧地抓着裙摆,双眼就像是要将我凌迟处死一般,听说凌迟处死是明清十大酷刑之一,而现在的人很喜欢用来形容某种想法,看到她的眼神跟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词语,由此可见那姑娘已经恨透了我,不过遗憾的是我并不害怕这个世界的任何酷刑,因为我面前的这个男人不会允许这些东西接近我,我这样坚信着。

  秋无痕连脑袋都没有回,依旧对我张开手臂做着迎接我的姿势,温和的看着我重复一遍刚才的话:“别怕,跳下来吧!相信我,我一定会接住你的。”

  我怎么记得从前他也说过类似的话,结果是我们一起滚到了地上。

  “秋总,你打算闹得满城风雨吗?”我的唇角勾起一个微小的幅度,只是我的头发遮住了我的表情,要是有人看到一定会觉得奇怪,为什么会有人明明嘴唇在笑,眼睛却被忧伤掩埋?

  “这些我会处理,你不用担心的,闵哀?”

  沉默,我用沉默来掩盖我的不知所措,用沉默来应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我真的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这并不是明智的选择,他应该明白的。

  秋无痕你知不知道,你越是可怜我,越是对我好,我就越是难过,我怕我会舍不得离开,我怕你会像之前的朋友那样,在忘却的时候如此决绝,因为我们都不是命运的对手,偏偏神明大人的恶趣味无穷无尽,我不知道来自命运的捉弄什么时候才是尽头,说不定我们会成为彼此的弱点呢?

  我曾经的朋友们也是如此,明明都知道我向他们索要的是生命,可是他们依然跟着我回到了井天窗之下,只有我被蒙在鼓里,我差一点就要亲手害死我的兄弟们了,可是除此之外我什么办法也没有,甚至因此而失去存在。

  “傻瓜,我是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兄弟,在这个世界里我就是你的监护人,虽然并不合法,但是我也绝对不会放任你在这个世界上了无牵挂,我要向世界证明你的存在,这次的宣传照你也要参加,这一切的后果有我秋无痕来承担,你只需要尽自己所能大放光彩就可以了,明白吗?”秋无痕也爬上了架子,站在我面前拉着我身后的扶手,我们自然而然的贴的很近。

  大厅中央的女孩看到这一幕一心只想着让我掉下来,失控一般不顾一切的冲过来,本来就不算是很稳定的架子经她这么一推猛烈摇晃着,秋无痕下意识的用一只手环住我的腰,一只手护住我的脑袋以保我平安。

  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并不会有什么大碍,危险的是摇晃的架子,我紧了紧拳头,身上的霞光猛然间四散开去,时空如静止了一般,除了我和秋无痕以外所有东西都停住了动作,秋无痕松了口气潇洒的跳下架子,然后又张开手臂等着我跳下去。

  “我又不是小孩子。”根本不需要有人在下面接着,我偏过脸去不看他,他叹了口气笑道:“你怎么跟女孩子一样?那么傲娇!”

  “你全家都傲娇。”我自顾自的跳到地上收回魔力。

  时空运转,架子依旧掉落在地上法出一声巨响,惊呼声一片,我和秋无痕是如何安然无恙的他们自然是不知道,不过大家的注意力成功的被我们的安然无恙转移了,都过来安慰我们,所以也没显现出太多的维和感。

  回想起刚才的事情,秋无痕霸气的转身站定,目光冰冷的看着女孩对段安说:“段安,肖家小姐看来是来错地方了,这是我华曼的地方,肖家小姐在这里实在说不过去,你送肖家小姐回去吧!”

  肖家小姐!他用的是再客气不过的称呼,看来秋无痕也是极其不喜欢这位肖家小姐的。

  接着秋无痕生气的环视大厅一圈,继续冷着声线声明:“他的名字叫做闵哀,是这个提案的开发者,也是我秋无痕的好兄弟,从今天开始他是华曼的副总,请你们立刻停止你们的那些奇怪的猜想,该工作的时候就好好工作,明白吗?”

  大家三三两两的反应过来,陆陆续续的回答“明白”,我看着如此威严的他才知道,我认识的他,也许比我想象中还要强大。

  我不住的后退,直到推到阴暗的角落,秋无痕皱着眉头问:“闵哀?为什么不过来?不要搞得我们两个像男女朋友一样,还让我亲自去哄你好不好,快过来,人家还忙着呢!快点拍完我们还要工作,我可不想一个早上都待在这里。”

  唉,为什么这个人就一点也不坦率呢?我能理解他是不想我一个人待在世界之外的地方,可是他到底懂不懂这意味着什么?为什么要为我牺牲这么多呢?我不过是来到这个世界受罚得罪人罢了,我的存在随时都有可能被坏心眼的神明给销毁掉,然后我的一切都是一场空,没有谁可以改变这一种现状。

  曾经有个人跟我说过,说“你是不是不想我当你的兄弟了”,具体的文字我记不清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因为那个时候我十分的抵触与人较好,毕竟父皇告诉我,我的命运注定是不同寻常的,我是要成为他的继承人的人,我没有资格为我的害怕孤独留出时间。

  “无痕,有你在的世界我就是存在的。”我怀着愉快的心情走出摄影棚。

  秋无痕没有跟出来,他一个人拍完了之后所有的空白,然后才出来找我,沉默着听我三言两语不知重点的讲述我的曾经。

  我说,我是被赋予了希望出生的孩子,所以父皇对我的要求比对任何人的要求都要严格,只是我并不知道那是他爱我的证明,而错误地将它理解为逼迫。

  我说,我是怀着逃避的心态去流浪的,父皇的剑穿过我的身体的时候我以为他并不爱我,我的身体在颤抖,那并不是因为疼,而是绝望。

  我说,我的父皇在我的心目中是世界上最好的帝王,他强大,他明智并且博爱,所以才会有人愿意牺牲自己来换回王的生命,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有多爱我的父皇,哪怕失去存在我也一定要他回来。

  秋无痕找了一位有名的画家,在每一张照片的空白处画上我的模样,有一张叫做《羁绊》,他坐在床边,低着头眼神温柔的看着一本名叫兄弟的相册,而我坐在窗台上看着窗外某一个方向,风扬起我的长发,看上去就好像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静静地看着我们的世界,我们彼此陪伴。

  也有一张叫做《陪伴》,他坐在樱花树下安静地看着书,我坐在樱花树上的花瓣中,悄悄地打量着他的模样。

  还有一张叫做《有你》,他坐在餐桌旁,我也坐在餐桌旁,只是我的身影异常的缥缈,就像沙一样,好像随时都可能化在空气中。

  “明明是宣传照。”却偏偏要弄得跟灵异照片似得,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我都不明白了。

  “是啊!是宣传照啊!我是本次项目的主角,你是本次项目的灵魂,难道我所要表达的意思还不够明白?还是你太笨了所以看不懂?”秋无痕嬉闹着弄乱我的长发,我无奈的拍开他的手,他不厌其烦的过来捏我的脸,我不耐烦的怒视着他。

  他闹够了就陪我一起坐在窗台上,迎着寒风问我:“闵哀,你说过你是赤阳绯迹的王子,说过你差一点亲手杀害了你的朋友,你用三言两语来概括你的人生,却巧妙地避开了你的感受不谈,可是我仔细想想那些林林种种,怎么能不难受呢?闵哀,我不管你曾经经历过什么,现在你在我的世界里,我希望你开开心心的,不是抱着罪人的心情去看待这个世界上的恩恩怨怨,不是胆怯的不敢面对这个世界的爱恨情仇,就当是你的神明现在已经进入甜甜的梦乡,放自己一马可好?”

  “你不是我的兄弟吗?足够了。”

  “呵呵,你倒是知足,我还得把你当小祖宗供着,吃喝玩乐都得算我的,生活起居还得有人照顾,家务从来没做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跟太子妃似得,现在很多人的生活条件还不如你呢!确实也该知足的了。”

  他自己在频频的点头,不过确实如他所说,我已经很幸运了,幸运的遇到了他,幸运的遇到了这里的一切,幸运的被保护,这一切是我几世才得以修来的福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