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界冬季的晨间看不见寒冰雀的影子,不知道是因为这所城市没有,还是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这种生物,我兴趣缺缺的放空视线,让思维在茫茫宇宙中漂浮,这样的感觉就像是思绪已经离开身体那般轻松。

  突如其来的枕头打碎了我的晨间梦回,我下意识的接住这个“指染了罪恶的东西”恶狠狠的看向始作俑者。

  “还好意思瞪我?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事情要做?昨天晚上不是刚刚跟你说了今天上午八点记者就要来取材了吗?虽然整个项目基本上都是我完成的,但是你是想到要做这样一个项目的人,是这个项目的灵魂知道吗?所以必须和我一起参加拍摄,你还有二十分钟时间,哪里还有空坐在窗台上闭目养神?快给我去洗漱好,衣服段安已经准备好了,洗漱完马上去换。我去,我怎么觉得我越来越像老妈子了,成天管你吃喝拉撒,你烦不烦啊!”

  秋无痕噼里啪啦的啰嗦了一大堆,哪里还有初见面时那冷漠的样子,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明明第一眼见到还觉得他长得一脸禁欲,结果换一个表情就变成了成天往不良公子跑的花美男,当时说好的高贵冷艳呢?他明明就是在向着炫酷狂霸拽的最终目标一路狂奔啊!

  不情不愿的我被推进洗漱间,洗漱好了之后我就去换上那所谓的拍摄用的服装——一身合体的礼服,类似于西装,不过比西装要平易近人一点,袖口和衣领处有金边装点,有一种西欧贵族的感觉。

  换好之后,秋无痕满意的拍拍我的脑袋,从口袋中取出自己的手机招呼我:“过来,我们拍一张照片留念一下,你来这里这么久了我们还没有拍过一张照片呢!”

  我微微一愣,隐藏起那一丝慌乱乖乖的过去,他笑嘻嘻的搂住的我的肩膀按下快门,照片上的影像让我原本的期待粉碎的彻底,照片上只有秋无痕一个人做着空搂着一个人的动作,笑的十分灿烂,不过这张照片怎么看都像是恐怖照片。

  秋无痕差异的摸摸我的脸:“不对啊!有实体啊!还是温热的呀!为什么拍不到呢?”

  一个能将我穿越而来这件事情看得如此平淡的人,也别指望他有更多的惊讶。

  我走出他的臂弯,端起桌子上的咖啡牛奶一边喝一边含糊不清的解释:“为了在离开的时候不留下任何痕迹,我的一切都会消失。”

  平淡只是因为我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必然的,一开始就注定的,从来就没有改变,所以也不需要遗憾。

  “都会消失······闵哀,你的意思是就连我的记忆里也不会有你的存在吗?”

  我点点头表示他说的有可能,接下来便是无声的沉默,他想不出话题,我也不知道应不应该说话,索性就不想那些有的没的了。

  我们就各自坐下来吃早餐了,直到段安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一脸诧异的问:“拍摄就要开始了,各个部门已经就位了,你们这是在干嘛?”

  “没什么,你先过去吧!我和闵哀马上就过去。”秋无痕放下手中的半杯牛奶之后叫住他:“等一下,段安你去选一套拍摄的服装换上,等一下的拍摄你代替闵哀参加。”

  段安停下脚步疑惑不已,顿足片刻,见秋无痕没有要解释的样子,于是点点头走了出去。

  不知道段安看到的是秋无痕怎样的表情才会一声不响的出门,我好奇地看着秋无痕的脸,伸手附上去描绘悲伤的轮廓,他低垂着眼帘,抓住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口低沉着嗓音问:“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未来。”我给出一个笼统的回答,记得当初八比·迪恩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也问过他是不是会一直在我身边,那时候我是真的、真的不愿意他离开,哪怕是我们都好好的活着,哪怕是我知道我们的相遇是造成九星一线灾难降临的钥匙,哪怕是我知道注定有一天我们会分开,我也一样不愿意在我有能力留住共同拥有的时光的时候,让时光从我手中溜走。

  当我问他“什么时候离开”的时候,他就给我这样一个笼统的回答,未来,说遥远很遥远,说不遥远其实就在下一秒,下一秒要发生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我们没有力量改变命运的轨迹,总有一天我们也将没有力量留住身边的人,就拿这段时间的事情来说,我不是有意识的要来到这个世界,也并不是一开始就不想那么快回到原来的世界,只是有些事情并不是我们力所能及的,现在也一样,说不定我摔了一跤,就又穿越回去了也说不定。

  秋无痕果然也是这样认为的,他苦笑着说:“你给的答案那么笼统,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了,是不是你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离开?”

  我点点头,他便不再说话,他知道我其实并不是有意要捉弄他才这样回答,只是事实就是这样,哪怕我现在突然有了足够的生命之息可以选择自己的去留,可是只要神明大人不希望我留在这里,那我就只有回去这一条路,就像我突然之间来到这里那样。

  他拉开门出去,我轻叹一口气急忙也小跑着跟上去,他们这些长得高大的人总是利用自己的身高优势,将我们这些三级残废的人抛在身后。

  来到摄影棚的时候摄影师已经准备就绪,化妆师看了秋无痕之后精细的化妆什么的就直接略过了,只是简单地做了一些修饰,除了细观很难看出什么,毕竟人家也忙,没时间陪我们在这里折腾,而秋无痕也并不需要那些粉末一般的东西,贴在脸上感觉会影响我的感官。

  摄影棚里大家都化着和秋无痕他们不太一样的妆容,只是这里的人都这么特别,所以并不显得另类,他们在忙碌着我不懂的东西,配上他们的特别更显得专业,谁也没空多和我们说几句话,唯有一个化着彩妆的少女比较引人注目,穿着一件洛丽塔风格的裙子,自己一个人像是芭比娃娃一样坐在正中央的沙发上,目光一直追随者秋无痕,而化妆棚和摄影棚还有放置器具的地方都是围绕着她来放置,而这样的设置给工作带来了不便,单单是我一个外行人后看出来的事情,却没有一个人去跟她讲明。

  拍摄的时候我就坐在一边的架子上静静地看着,这里的拍摄和我原来的世界一点也不一样,我好奇地盯着他们手中的相机,照片竟然是从那方脑壳里面出来的,出来的东西变成数据传输到另外一个地方,然后在制作出来,而在我原来的世界里,相片是从指尖诞生的,我们只需要用指尖指着一个方向,然后在脑中规划出自己想要的范围,照片就会在指尖凭空出现,而不是按下快门。

  很快拍摄就开始进行了,摄影师给秋无痕和段安设计了动作让他们不要动,毕竟不是专业的表演者,自然不可能做到随意就能摆出最适合自己的pose,我坐在旁边高高的铁架子上面看他们工作,才拍了两张而已,在摄影师叫他们换衣服之前,秋无痕就黑着脸面不耐烦的喊了暂停,段安急忙假意扶着秋无痕大声喊:“不好意思大家,我们秋总有点不舒服,大家先休息十分钟,十分钟后继续。”

  、看》正}‘版gz章节上=◎酷*W匠$网_

  秋无痕对那边的情况不管不顾,快步走到我面前来,对着我缓和了神色,张开手臂温和的道:“别怕,跳下来,我会接住你的。”

  我愣愣的看着他,不明白他这是唱哪一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