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无痕带着我在吧台前面坐下,立马就有人围着他起哄,我被无情的挤到一边,身子一歪险些从椅子上摔下去,还好万瑾乾过来一把将我抱了起来,我下意识的搂住他的脖子大方的赏一句:“谢谢。”

  万瑾乾很不给面子的笑笑:“你竟然会知道道谢了?谁教你的?”

  他抱着我就走,也不打声招呼,我回头看秋无痕完全没有要理我的意思也便不吭声了,任他抱着我走到一边相对来说比较清静的角落坐下,也不放我下来,就让我在他怀里待着,一只手搂着我的腰一只手伸过来拉住我身上的衣服的拉链,低声说:“里面热,外套就不用穿了。”

  我拍开他的手从他腿上站起来坐到一边,默默地吃旁边的水果。

  我总是会觉得万瑾乾这个人很奇怪,明明当时要对我不利的是他,可是他又没有做出对我不利的事情,反而可以很明显的感觉的到他在纵容我,这种纵容我理所当然的接受,可是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秋无痕偶然回过头来看到我和万瑾乾在一起就皱起眉头,揽着一个男人向这边走来,大大方方的坐到我身边,男人似乎也是处惯了这种场合,乖乖的到万瑾乾和我的中间坐下,我在他身上闻到一股很难闻的味道,嫌弃的向秋无痕那边移了移,埋怨的看他一眼,谁叫他把这个男人带到我身边来的。

  “吧台里有饮料、有水果,你去吃点水果就好,酒就别碰了,听到了没有。”秋无痕靠近我的耳朵低声说道,我点点头继续吃我的圣女果。

  那一边万瑾乾也不太高兴的样子,对中间的男人耳语了几句就让他离开了,他又过来挨着我坐,我回头不客气的问他:“你不是来找人的吗?”

  “我今天可是专门来见你的,你就这个态度啊?太让我伤心了。”万瑾乾厚脸皮的伸手玩弄我的长发,我忙着吃东西没空理他,不过即便是我没有空,他还是被人拍开了手。

  秋无痕挑衅的看着万瑾乾,万瑾乾也不甘示弱的看着他,我就不明白了,他们两个较量干我什么事?干嘛搞得好像我是电视上的狗血剧女王似的,不过还好经理急忙安排了几个美少年围过来搭话,才使这里的气氛缓和了一些。

  逐渐变得热闹的气氛让我越来越烦躁,终于受不了,丢下秋无痕和他身边的各色美男跑出不良公子,刚跑到门口就被雪滑了一下扑进刚进门的冷血男人怀里。

  “起来。”

  我抬头冷冷地看着面前冷冷的男人,秋无痕追了出来一把将我拉回到他身边,一手拦着我的肩将我护在怀里,也是冷冷地看着我面前的男人问:“你来干什么?”

  “你母亲叫你回家一趟,肖家的小姐回来了,之后就在国内发展,你们明天先见见面吧。”男人生硬的回答秋无痕的问题。

  “不见,我不是已经和她说过了吗?你回去告诉她,我的事情我自己来管,反正已经十七年没有管过我了,再想管已经来不及了,现在已经管不了了。”秋无痕拉着我的手就走,他的情绪极少会产生很大的波动,即便是有也会是在能自己控制的范围内,不会对别人发脾气,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已经糟糕透顶,也许今天早上的事情就和这有关,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我们找了一个风大的地方坐着,秋无痕默默地看着我笑:“你会不会觉得很不像我?”

  “你就是你,没有什么像不像的,你可以脆弱,可以露出悲伤的一面,可以任性,但是回到人前你必须强大。”我背靠在他身上用淡淡的语气和他说话,这样的话父皇也曾经对我说过,只是我都当做是对我的刁难,百般抵触,最终选择离家出走,一走就是十年。

  他听了就笑:“我的父母是政治联姻的,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他们会毫不顾忌的去外面找情人,过自己的放浪生活,我是父亲的儿子,所有人都知道我是秋家的继承人,一出生这就是已经决定好的事情,我还有一个妹妹,不知道是谁的骨肉,父亲已经决定将她作为下一个联姻的牺牲品,去年就已经让她和万瑾乾的弟弟万瑾宇订了婚,我什么也做不到,什么也阻止不了。”

  《看“q正版}章NH节)Q上酷D匠*网{。

  “从来就没有人跟我说过我就是我,我可以只是我而已,你是第一个。”

  “因为,我就是这样认为的。”

  没过多久那个冷冰冰的男人就跟了过来,他静静地站在不远的地方,我扯扯秋无痕的衣服,他回过头来看他一眼安慰道:“没事的,他就是块木头,只会听从我父亲的命令还有吃电池,其余的事情他不懂思考也不懂过问,唯一的优点就是口齿清楚。这么远的距离他听不到我们讲话的。”

  我疑惑:“机器人?”

  “聪明,这是试用品,改良好的话就会上市,只是个单价一万美元的商品而已。”秋无痕拍拍我的脑袋调笑道:“明明都是面无表情的人,你这个小家伙比他有血有肉多了。”

  “我是肉做的。”我一本正经的提醒他,他点点头继续看着远方,我想我能想象得到他曾经的辛酸,我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是十岁左右的外表,一岁那年我的魔力突然失控肆意破坏,我的父皇用尖刀刺穿我的身体对我说:“如果你伤害了我的子民,我会先杀了你。”至此,我开始在世界各地流浪,整整十年,我怀着对父皇母后的恨意漂泊,得罪过魔王,斩杀过血族,踏平过妖山,血染过黄沙。

  现在的他也一样,怀着对家族的不满而逃离,也将在这片神州大地叱咤风云,变成浴血的战神,而我真心的不希望他也和我一样拥有一个同样的结局,抹消一切存在就等于否定了现在一切的努力,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做过,到头来都是一场空。

  也许从前他所经历的事情并不美好,但是那些曾经的残酷现实,也许就是他存在的证明,我本将原本的残酷变成阶梯一步步走向美好,那么我们的存在是不是也会又有不一样的意义呢?

  他也说:“没错,我也是肉做的。”

  所以我们都有人的喜怒哀乐,都有人的爱恨情仇,都有人的脆弱不安,都有人的决绝冷漠。我们有血有肉,我们也会重视我们珍惜的人,只是我们学会了抉择,看似冷血无情,只不过是情——未到浓时。

  “走吧!”

  “去哪?”

  “回家啦!傻小子!你想在这里过夜吗?”

  他还是一贯的粗鲁,拉着我的手不由分的拖着我往回走,不能走慢一点吗?腿长了不起啊!哼!

  “呐,闵哀,看到我的世界,你感觉怎么样?”或许这就是他今天让我跟着他的目的吧!

  我看着天上并不明朗的几颗星星回答:“这是你想要的生存方式吗?为什么你的注意力从未集中在任何一个人身上,秋无痕,你为什么欺骗自己。”

  “你······”秋无痕停下脚步看着我,神色有些复杂,我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是不是不愿意听我说这些话?

  他苦笑一下轻轻的将我揽进怀里,在我耳边低语:“段安说我这是在逃避现实,因为现实中没有我想要的东西,我接受这个解释,因为除了这个解释我想象不到其他的答案,我明明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可是我还是会去不良公子,喝酒也好,满嘴胡话也好,和谁有一些风吹即散的关系也好,我都觉得这不是我,也许你说得对,我在欺骗自己,因为······因为我,我和他们不一样。”

  “说的没错,秋无痕,你和他们不一样,你并没有给过任何人任何承诺,别人都说你是花花公子,段安说你逃避现实,我说你欺骗自己,合起来是什么?”我放轻了语气问题,他不明白,松开我满脸疑惑。

  我指着天上的月亮看着他的眼睛解释:“因为你和月亮中的亡魂一样,他们被囚禁在月宫,你被自己封印,他们忘记了自己的曾经,你忘记了自己存在的方式,所以你们都一样,秋无痕,接受自己又如何呢?即便从前的你并不是用你想要的方式生存的,以后的你用你喜欢的方式生存就好了,逃避的时候你会忘记自己。”

  “你真的是个孩子吗?”秋无痕轻笑一下用手摸摸我的脑袋,转身往办公司的的方向走:“忘记说了,我已经一百多岁了。”

  “是嘛!我想也是,明天上午记者会到公司取材,我们两个人是摄影的主要人物,尽快把文件看完早点休息。”

  “嗯。”

  我们踏着月光返回公司,对于明天到的摄影我没有任何兴趣,因为相机这种东西对我来说也许并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