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无痕的办事能力是不错的,短短的几天他就拟定出了一系列的计划,甚至于出乎我的预料将公司整体运行的套路进行更改替换,包括从前一些旧的解决问题的套路的整改、添置和删除,人员方面更是抓紧了时间尽善尽美。

  TM最d新◎_章节上u酷#匠S网√

  对于这个人的办事能力我给予一定的认可,如果是在我的世界,或许我会将他收为己用,为我的国家、我的子民谋福利,可惜我们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以前不是,现在的情况只是暂时的,所以以后也不会是。

  一大早就被段安的声音吵醒,昨夜看报告一直到深夜,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在沙发上面睡着了,直到今天早上秋无痕看完最后一份合同才把我抱到休息室里的床上,现在起来浑身酸痛,我真的希望现在这副身体不是自己的,这样就不会感觉到难受。

  我爬起来郁闷的黑着脸拉起一个枕头,粗鲁的打开休息室的门,看准了段安就扔了过去,段安被吓了一跳惊呼一声抓住了枕头,抽了抽嘴角。

  “我的小祖宗,你想吓死我啊!一大早就这么大脾气,咦?我刚才讲到哪里了?”他若有所思的看着我,看着我又不能想出花儿来!刚才一直是秋无痕在听他讲话,干嘛不问他!

  “你们两个别闹,上周的工作汇总你们也看看吧!”秋无痕从文件夹里抽出几张纸扔到桌面上,我迷迷糊糊的看着他冷着一张俊脸,不知道他今天的心情为什么不好,果断的转身打算回去继续睡觉,还没倒在床上就被秋无痕扯住后衣领,粗鲁的拖着半睡半醒的我到洗漱间,挤好牙膏将牙刷塞到我的口中,恶狠狠地命令我尽快洗漱好。

  薄荷的清凉在口中蔓延,我被迫瞬间清醒了不少,皱着眉头刷牙洗脸,然后乖乖的坐到秋无痕对面的椅子上,以我以往的经验来看,什么时候能吃到早餐这完全取决于我们什么时候给出完美的建议。

  但是遗憾的是我的脑袋还处在他们所说的当机状态,坐下来以后就开始耳鸣,太阳穴发紧,完全不能思考,这不是病态的表现,仅仅是没睡醒而已。

  秋无痕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手心激动地与桌面来了个热情相拥,“啪”的一声,吓得我马上坐直了身体,假装认真地看向面前的文件,一边看还一边在心里碎碎念:本王凭什么要怕他,本王就不怕他,有本事就杀了本王。

  虽然说是这样在心里嘀咕着,可是还是认真了不少。

  一直忙到中午,秋无痕才叹了一口气挥挥手说:“行了,你们先去吃饭吧!明天中午之前把计划书交给我,上周的案子进度也要抓紧,段安,吴总那边还搞不定吗?你告诉曹宝,这件事如果说我换了人去跟吴总说就搞定了,那他就可以卷铺盖走人了。”

  看来他今天确实是心情不好,我和段安在饭堂默默地吃完饭,段安急急忙忙就去催促那几个项目去了,我带了一份午餐回办公室,秋无痕坐在椅子上侧看着窗外,一脸的深沉,我将盒饭放到办工作上走到他身后。

  “闵哀,你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看着窗外,而且每一次都是同一个方向,那里有全城最高的电视塔,有传媒公司,有川流不息的人群,还有各类型的超市和购物街,所以那里每天都热闹非凡,可是我总觉得你就像世界的旁观者一样,不是你融不进去,而是你不愿与这个世界相融。”他停下来无奈的对我笑笑,伸手捏捏我的脸颊,我默默地偏过头躲开他的魔爪。

  “呵呵,明明深沉的可以,有时候却又像个小孩子似得,可是我觉得这样的你很真实,就像铅笔描在纸上那种感觉。”他喃喃一句继续看向窗外缓缓道来:“而我的生活就像幻灯片一样,我每天都云游在一群繁花绿草中间,每当我踏进不良公子,所有的视线就会向我投来,我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这种感觉让我觉得我是存在的,我以为得到这些强烈的注视我就可以如鱼得水一般活的潇洒自如,可是为什么感觉还是什么也得不到呢?”

  这个问题难道不应该去跟颜玖落那丫头说吗?她是学心理学的,总该能帮上一些忙的。

  我唯以沉默应对,倾下身从他的身后环住他的脖子,有时候我很渴望一个熟悉的人,或是我的哥哥,或是我的父皇,能在我无助的时候给我这么一个拥抱,我会觉得非常幸福,现在我和秋无痕相互依偎着,珍惜着这片刻的宁静。

  我们不是对方生命中必不可少的部分,不是没有对方就活不下去,说白了即便是没有对方我们的生活还是一样能过,可是我们珍惜着彼此的存在,在心情低迷的时候,我们不想说话的时候,或许也听不进去什么人生哲学,我们只是在等那个人默默地在自己身边,陪自己安静的沉思,或者轻轻的拥抱给予安慰,当我看到他消沉的时候,我的心情也会跟着一起低落,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已经悄然的成为了对方的朋友。

  许久之后他笑嘻嘻的问我:“今晚要跟我去吗?你已经很多天都没有出门了,总是在这里待着会生病的,也当做是陪我吧。”

  我松开手点点头算是答应,然后我们默契的各自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他将文件按自己的风格分类,然后拿起纸笔和剪刀放在眼前,时不时地圈圈画画,时不时的奋笔疾书,时不时地拿起剪刀粉碎纸张,我看不像是在工作,倒像是在诅咒别人似的。

  夜幕渐渐笼罩起整座城市,秋无痕将一个下午剪出来的碎纸片仔仔细细的整理好分别放到几个文件袋里,写上几个人物的名字,叫来段安说:“你把这些给他们发下去,上面写好了在什么时间见什么人、做什么事情、达到什么效果,让他们这周末之前回来汇报,不管成不成。”

  段安接过文件袋顺口说一句:“好的,老大,您的晚餐是这里吃还是怎么样?闵哀今晚还跟我回去吗?”

  “今天不用安排了,我带闵哀出去走走,你把今天的工作完成之后帮我带点东西给小落,这丫头成天不知道搞些什么,突然喜欢起cosplay来了,硬是要我定了五十套cosplay的服装来,你说我们公司会不会还没有起步就被她给败光了?”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可笑,我起身淡定的看着他说:“我饿了。”

  秋无痕无奈的摇摇头笑道:“得了,你真是小祖宗啊!走吧!我们去吃西餐。”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东西的味道我实在算不上喜欢,不过我很喜欢那里悠扬的小提琴声,我问过秋无痕曲子的名字,他说是叫“菊次郎的夏天”,那一次我借来小提琴也拉奏一曲,秋无痕问我是什么曲子,怎么没有听过,我心情愉悦的告诉他:“闵哀的秋天。”

  这次去的还是那一家西餐厅,不过小提琴的曲子换了,换成一首myselfyourself,悠扬的曲子带着幸福洋溢的味道,我平静的看着秋无痕,他停下手中的刀叉奇怪道:“你怎么不吃?不合口味?”

  我摇摇头没做声,吃完了西餐我们就去了不良公子,这是个喧闹的地方,灯红酒绿自不必说,里面清一色的男性顾客,我虽然穿着男装,不过一头长至腘窝的发还是吸引了很多人的好奇心,人都说好奇心会害死赤炎九尾猫族,我是不是应该采取一些措施让这句话应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