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发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万瑾乾邪魅的笑着,两步跨到我的面前,突然洒下一片粉白,我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可是还是晚了一点,瞬间的眩晕袭来,后面发生的事情我就不得而知了。

  醒来的时候我正躺在一个人的怀里,身体还是无力,不过身上的衣服还是完整的,我厌恶的用尽全力离他远一点,他早就醒了,想骗我?先练一练装睡再说吧!

  乏力是我在这个世界感到最郁闷的事情,不但所有的招式都慢上许多,就连攻击力都有极大的偏差,如果不是蓄力而发,估计大部分时候的攻击力都可以忽略不计。

  离他远了一点就没力气了,停下来修整片刻我又继续着我的远离工程,万瑾乾终于忍不住趴在床上笑起来:“哈哈哈哈,你太逗了,就你这速度还想逃跑?难不成是怕我吃了你?”

  我的目光略过他看向他身后的窗外,从窗口隐隐传来花的香味,我歪着头问他:“那里有什么?”

  “那里?”随着我的视线看过去,疑惑的问:“那里什么也没有啊?”

  “花。”我挪到床边想要下床去看看究竟,他嘴角抽了抽,不过还是挪了过来,将我横抱起来跳下床来到窗边,我示意他将我放到窗台上,扶着窗沿倾着身子向楼下张望,楼下果然有一棵冰灵梅树,此时花开的正艳,我指着外面的花跟万瑾乾说:“我要花!”

  “话说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立场吗?我现在是······是把你抓回来还和你睡在一起,这是在占你便宜你懂吗?你现在是被我抓来的,你就这么理直气壮地叫我帮你摘花合适吗?”他一副你是外星人的表情,其实我才觉得他是外星人呢!摘下来的花很快就死了,谁会要?

  “不摘,我要活的。”我不得不出声提醒他,估计以他的智商很难明白我的话。

  他的嘴角抽了抽,无奈的扶额:“小祖宗,你的重点错了吧!我的意思是你难道不应该有一点被人抓来的人该有的样子吗?你可以表现的很害怕,也可以愤怒的骂我人渣,流氓,也可以死活不理我,可是为什么现在我觉得你把我当成是你的下人?”

  他看上去并不像是要伤害我的样子,刚才还大方的抱我过来,尽管有之前的不愉快,我也觉得这个人本质并不是那么的坏,所以在这个世界里我不想当自己是曾经的王子,王的接班人,我想换一种生活方式,因为如果还是那样的话,我会无时无刻不在想念曾经的曾经,那些我和他们彼此相依的岁月,那些我被惯着的岁月,忘记如何坚强,在这孤独的世界找寻不该拥有的温暖。

  到这里我不可避免的想起了他们的身影和面孔,我曾经的朋友,出生入死的朋友,他们在魂飞魄散的时候是不是也会遗憾,为什么我们没能更加珍惜那些在一起的时光,还是会因为离别而后悔我们曾经的相遇?为离别的时刻埋下太多悲伤的种子,让苦涩的滕花满天起舞。

  悲伤地情绪让我的心情无比的郁闷,我看着面前认真的观察我的表情的男人说:“我要秋无痕。”

  他突然就笑了,无奈的抱住我在我耳边低声说:“乖,不想他,我比他好的多。”

  我固执的推他:“我要秋无痕。”

  “你给我闭嘴,我告诉你,你想要花我给你花,你想要树我给你树,但是就是不可以要秋无痕,你得是我的,懂?”

  “他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

  我迅速的看向秋无痕,他带着张狂的笑意对我招招手,窗户的上方有几个人,避开半搂着我的万瑾乾勾着窗户的边沿翻了进来。

  我不悦的喊道:“你太慢了。”慢的无可救药,听到挂钩与石灰的磨砂声我就来到了窗口,竟然这么半天才从上面爬下来,这群人真是没效率。

  “我不是看你玩的挺开心,就想着给你时间玩玩嘛!怎么啦!还嫌我动作慢?小心我不救你了!”话是这样说,他还是张开了手臂等着我往下跳。

  我不再说话,平淡的看着他意气风发的笑脸,温暖的情愫在胸口荡漾,温热的眼泪不合时宜的往下落,我怔怔的看着他忘记了擦拭,他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杀了个措手不及,无措的放下手臂,用轻柔的语气叫我的名字:“闵哀?”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要想起从前的事情,那些事情也许是美好的,现在却只能让我感觉到孤独,无限的孤独。

  “闵哀,不怕,我会接住你的,我保证。”

  无痕啊!无痕!为什么会突然觉得你那么可靠呢?为什么那么想要相信你呢?因为面对明月城的太子党你还是选择来救我吗?因为你用温柔的声音安慰我告诉我不要害怕吗?是因为你在乎我的存在吗?

  “无痕。”我默默地念道。

  秋无痕,点头笑笑自信飞扬:“没错,我就是秋无痕,不信我你能信谁?不信我还有谁值得你信任?跳吧!我在呢!”

  我沉思片刻纵身一跃,腰间似乎被什么东西勒了一下,回头一看竟然是保险绳,不过保险绳的那端已经脱离了屋檐,我扑进秋无痕的怀里,两个人都滚到地上,他一手搂着我的腰一手护着我的脑袋,我们在地上滚了两圈,一停下来我立马从他身上翻下来,他龇牙咧嘴的喊疼,我默默地在心里问候他:“不作死就不会死。”

  待我们两个都确定没什么事就打算离开了,走的时候我又想起了那棵冰灵梅树,急忙扯住他的衣袖指向身后的冰灵梅树,他愣了愣拍拍我的脑袋:“闵哀,那是别人家的。”

  “我要。”

  “你既然喜欢,那这课树以后就是你的了,欢迎常来玩。”万瑾乾刚收拾完秋无痕的人看上去心情不错的样子,我回头看着他又回头看向一脸诧异的秋无痕,无奈的又扯扯他的衣服提醒道:“挖回去。”

  “额······闵哀,咱家有的是钱,梅树你要多少没有,不用跟他要。”听秋无痕这样说了我也就乖乖的闭上嘴跟他回去了。

  窗外的霓虹已经闪烁了好久,秋无痕在看文件,我坐在窗台上看着窗外城市里最高的那一栋高塔,秋无痕说那是城市的中心,我隐隐觉得那里有什么东西是我不可以轻易碰触的,绝对不可以。

  不知道什么时候秋无痕站在了我的身边,看样子已经站了有一会儿了,看见我回过神来便问:“闵哀,你为什么总是喜欢坐在窗台上啊?而且我发现只要是在能看见市中心那座塔的地方,你总会孜孜不倦的盯着他看?你知道那里?”

  我点点头头低声回答:“传送门。”

  “那,你会离开吗?回到你的亲人身边。”秋无痕的语气变得不那么底气十足,我对着他摇头:“那里已经没有人记得我了,朋友,兄弟,姐妹,甚至于我的父皇母后,而且我现在没有足够的力量打开它。”

  “难道······你在那个世界是王子?那为什么大家都不记得你呢?”

  “我违反了世界的法则,将为了天下苍生死去的父亲救了回来,失去存在就是违反规则的代价,所以现在,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我平淡的诉说。

  他拍拍我的肩笑道:“谁说的,你不是还有华曼吗?没事的,你还有我们。”

  “恩。”

  H酷U匠|网MZ首发

  我们静静地看着窗外,冰蓝的霓虹也不再冷刺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