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来。”门外有人敲门进来,我低着头继续翻阅资料,来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闵哀,你为什么要辞掉欧阳主管?”

  我抬头看向神情严肃的段安,秋无痕也推门进来,拍拍段安的肩膀示意他坐下来好好说话。

  zs酷!匠fJ网B永久K'免费Ip看z小说

  待两人纷纷落座后,秋无痕在我面前的一堆文件中,翻出了昨天我们讨论时看的那一套资料,一边看一边说:“这件事情是我同意的,公司刚刚建成,很多事情我们忙得不可开交,所以有很大一部分的事情我们都交给了有经验的管理人员,其中就包括欧阳锋,如果不是闵哀这些天闲着没事到处乱走动,我也不会知道他当了半年的主管,人力资源部里就有两个是他的亲戚,文员中更是有不少人和他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公司人员看上去是相敬如宾,其实不过是走个过场,下面那一套一套的简直比官场还要混乱,有一些人虽然是有着一纸文凭,但是论能力论思想并不算太有创造力,我觉得这样的人只能用来维持公司的运作却无法提升公司的效益,还不如我们亲自去发现有能力的人,精兵简政,不过精兵自然有精兵的要求,至于薪水的问题,我想······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资金的问题我来想办法,闵哀也赞同我的看法,你觉得呢?”

  秋无痕将话题抛给段安,他是没想到我这个看上去只会发呆的人,可以发现公司人员之间不寻常的关系,不过我这样一说他立马便采取了相应的对策,这一点倒是令我刮目相看,毕竟十七岁的他看上去像是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实际上却还是个大孩子啊!做事情能这样雷厉风行,看来以前也没少吃苦。

  “我也赞同老大的决定,不过我们的公司才刚刚运行的顺畅一些,现在却要停下来整顿内部人员,会不会有点危险啊?”段安的担心也不无道理,不过那是建立在“停下来”的基础上的,秋无痕对这个问题也感到有些苦恼,皱着眉头靠在沙发上深思。

  我不解的问:“为什么要停?”

  “为什么要停?那当然是因为······对啊!为什么一定要停下来呢?为什么不能一边整顿一边继续呢?闵哀你真是太大胆了,哈哈,就这么办吧!我先去制定计划,段安你负责教闵哀说话,这傻小子在这里都待了两个多礼拜了,说话还是主谓宾不全,拉到外面去多损我们家面子啊!”

  还没等我反驳就已经听见门关上的声音,这人还是一如既往地粗鲁无礼,我哪里是闲着没事才往基层跑,明明就是有预谋有计划的。

  我锐利的目光转向段安,段安尴尬的笑了两声一边往外面挪动一边说:“闵哀,这话可不是我说的,那个,我还有工作没有完成,就先走咯。”

  我默默的盯着他直到门再次关上,昂起头拍拍有些微疼的脑袋,决定暂时不这样虐待自己。

  锁好门离开办公大楼,来到这里这么久,唯一认识的一条路便是通往不良公子的路,我下意识的选择了相反的方向,本来只是想看看周边都有些什么而已,没想到,到哪里都能遇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人。

  我不懂得这个世界的人类的审美风格是怎样的,只是以我的审美角度来看,觉得面前几个人的服装真的是够了,比昔阳界的那些小妖精还不如,我厌恶的对拦住我的去路的人说:“让开。”

  那人笑嘻嘻的问:“如果我不让呢?”我曾经的朋友告诉我,这种语气叫做调戏。

  我还未做出反应身后就有人接下了话茬:“那就打到你跪下求饶为止。”为什么我觉得哪里都有秋无痕的踪影?虽然我暗自庆幸他出现的时机。

  我回过头,秋无痕正搂着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年,一脸怒意的看着那几个人,看到我回头看他,他便一脸不高兴的质问:“谁叫你出来的?”语气冷淡,十足的冷酷,为了一个玩玩就扔的人置于对我这么凶吗?还是说他怀里的少年对他来说不只是玩玩而已?

  他怀里的少年很害羞的样子,目光躲躲闪闪,时不时的看我一眼,隐隐含着质疑的意味,估计还是个学生,有几分读书人的气质,和他在一直看上去是挺赏心悦目的,不过很可惜他们一看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不良少年们有序的分成两队,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带着一群人从后面走过来,轻笑一声问:“哟,这是谁家的小妹妹得秋爷这么护着?我还是第一次见秋爷为了谁跟我的人起正面冲突的。”

  我很不喜欢他说话的语气,好像这明月城里的人都得顺着他似得,怒意已起,顾及秋无痕的处境我倒是没有开口,冷着脸看着白西装男人,他也一脸玩味的看着我,就像发现了什么可以解闷的玩具,这种眼神很危险,我下意识的想要阻止一切未知的危害,伸出手就用两指去锁喉,白西装男人眼睛微微眯了眯,一个下腰躲过我的手随着身体的旋转跟着就来了个后旋踢,我急忙一个倒翻退出他的攻击范围。

  秋无痕抓住我的后衣领就把我往身后一丢,自己迎着白西装男人就冲了过去,亮出一个漂亮的下劈腿,白西装男人也不是善茬,又一个后空翻就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此时的我已经被包围在人群中,秋无痕猛然回神愤怒的冲白西装男人吼:“万瑾乾你够了,上次竞标赢你的人是我,和他半点关系都没有,你凭什么动他?”

  万瑾乾无所谓的笑笑:“因为你在乎他啊!所以动他和动你,还是选择动他比较划得来,毕竟你有秋家他可没有,而且他还是个小美人儿。”

  “美你个头啊!这傻小子不但是个男人,脾气也差的要命,爷会在乎这种人?不过是逢场作戏玩玩罢了,你还真当真?”秋无痕真的甩甩手一副“你们玩我不奉陪”的样子,看上去真的要走了。

  我记得在我原来的世界也经常遇到一些蠢得没边的人,狗血的剧情看多了就想着自己来尝试一下,不想还没有接近我就已经死在守护我的人手中,也许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常常闷不吭声一副好欺负的样子的我,也会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也会看着倒下的尸体,嘲笑年少轻狂。

  原来他并不是顾忌少年的感受,而是为了避免万瑾乾盯着我不放,不过万瑾乾怎么会相信这样的把戏,自然是下令叫手下人动手的,我用几个假招式晃过几个人,就地一滚跑到不远处的乐器行门口,拿起二十块钱一支的劣质竹笛,我曾经惯用的武器是一把细长的刀,现在握着竹笛也还算顺手,接着我一个俯身冲回去,熟练地用竹笛在那群人身上留下一道道淤青,我这边的人刚一趴下,我就将竹笛丢出手,秋无痕默契的接住武得风生水起,最后我也默契的接回竹笛对着来人的拳头过去,竹笛穿过了那人的指骨从手背上穿出,血淋淋的露了一半在外面。

  万瑾乾和秋无痕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呆愣的停下动作,毕竟这里叫做法制社会,也没有多少人真的像我这样丧心病狂,表情一贯的媲美冰山,却是伸手淡定的将竹笛从惨叫着的人手里拔出来,不无遗憾,抱怨出声:“浪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