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在秋无痕的办公室的沙发上,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他坐在我的身边优哉游哉的喝着一杯紫红色的酒,见我醒了他便玩味的笑着说:“傻小子,我还以为你醒不来了呢!”

  酷L匠网◇永久免费看6C小◎Q说

  “我们怎么回来的?”我看看身上的衣服,还是原来的那一件,秋无痕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了,他放下杯子认真的看着我问:“为什么要为我动用你所谓的生命之息?你不是一直很宝贝那东西吗?生命之息用完了会怎样?”

  “会死。”我平淡的回答:“我们扯平了。”

  “我现在相信你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谁让你笨的连手机都不会开,不过我实在还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为我动用生命之息?你不怕死吗?”秋无痕饶有兴趣的看着我,我平淡的看着他半笑的眼睛问:“你知道我不会用?”

  “傻小子,我根本就不会让自己醉到那个程度,本来只是借酒消愁而已,没想到你跟了过来,我就想捉弄一下你,没想到你竟然冲到车子前面去,真是不要命。”他鄙视的看了我一眼。

  我回敬他:“彼此彼此。”

  所以说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其实都是知道的,这个混蛋竟然就因为这个害我浪费了那么多的生命之息,真是气死我了。

  “呵呵,我实在没想到你连手机都不会开,笑死我了。”他笑躺在沙发上横压着我,我嫌弃的用力推他:“好重,让开。”

  “呵呵,是你太轻,抱你回来的时候感觉你都没有几两肉,还没女孩子重。”我看着他鄙视的眼神很想叫他过来,我保证不下杀手。

  仅仅是稍微活动打闹而已,由于生命之息的连续消耗,我身上已经一点力气也没有,头重脚轻的感觉并不好受,微微的皱着眉头,秋无痕看到这极度烦躁的表情急忙坐起来摸摸我的额头问:“怎么发烧了?你先躺一会儿,我叫段安去请医生过来。”

  “我要睡觉。”困意席卷而来,我侧了个身蹭蹭软绵绵的被子安心的闭上眼睛,过了没多大一会儿我感觉有人在动我,手背上凉凉的,一下子惊醒便看到上次给我看病的那个闵端阑正指挥者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要给我打针,秋无痕、颜玖落和段安就站在后面看着,我一跃而起推开女人的手吼道:“我不打针。”

  “······闵哀你听话,你现在正在发高烧,打针是最有效降温的办法,坐下来。”秋无痕好言好语地说着,我扶着沙发靠用力一翻躲到沙发后面,警惕的看着他们几个,坚决的摇头。

  秋无痕脸上浮起一丝怒意,绕过沙发来抓我:“闵哀,你再这样是想让我把你丢出去吗?快点过来坐好。”我急急忙忙跑到沙发的另一侧,抓起沙发上的抱枕冲着他的脸扔过去,他气得骂道:“卧槽,吓死宝宝了,傻小子你给我回来,段安还不过来帮忙?”

  很快我就被他们抓住,两个人一人一边压住我的一个肩关节,迫使我躺在沙发上起不来,颜玖落也跑过来压住我乱踢的腿,终于针头还是扎进了我的血管,我急忙转过头不再看扎了针的手,落无痕低下头来警告我:“不许动啊!你要是敢动今晚就没饭吃,我可是说到做到的,同意的话就点点头。”

  看到我点头他才放开我,然后扑在一旁搂着肚子笑道:“你连车都不怕竟然会怕打针,真是笑死我了,不行了,我得喘口气。”

  这有什么好笑的,不就是怕打针嘛!我一直都怕的啊!

  “喂,我饿!”我不耐烦的申诉我的不满,他从昨天到现在还没有给我一口饭吃呢!我又不是神仙,再说了我现在也没有魔力,再饿两天铁定只有等死的份了。

  “好,那你边吃边回答我的问题。”秋无痕招了招手叫段安把他办公桌上的瘦肉粥端给我,我立马用完好的左手拿起勺子喝粥,一边喝一边认真地听他提问。

  “你在你那边的世界是做什么的?”

  我抬眼看着他,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分管各地区的学校。”

  秋无痕饶有兴趣的勾起唇角,手指点着茶几的桌面,一下一下的非常有节奏感,不知道是一首怎样的曲子,听上去还挺欢快的。

  我猛然间向后倾,睁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秋无痕,他得意地笑问:“我们做一笔交易怎么样?我这里有一份文件,如果你能给出好的建议,那我就亲自演奏这首曲子给你听。”

  人家都说好奇心会害死赤炎九尾猫族,我不是那个种族的猫兽,这句话我开心的丢到一边去,推开喝了一半的粥,认真的点点头接过段安拿来的文件夹认真看看,半晌,我奇怪的对他说:“公司的职员简历给我看一下。”

  秋无痕看了我一会儿对段安点点头,段安将职员的资料给我看,我时不时的问问秋无痕这些人员的信息,秋无痕甚至连他们曾经为公司做过什么都一一的告诉我,好在秋无痕所创办的公司才开了一年不到,也不是每天都有人可以做出特殊贡献的,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出特殊贡献的,一个下午就已经了解的七七八八了,华曼总公司的事情秋无痕现在没有给我接触的打算,我也不多过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不知不觉中黑暗的迷雾已经笼罩了世界,秋无痕拍拍我的背道:“好了,先这样吧!我们先去吃点东西,明天你再好好熟悉一下公司的情况,多久可以给我想要的答案?”

  “七天。”我默默的收起一桌子的资料,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手上的针已经拔掉了,秋无痕带我去镀金饭店吃了饭,当晚就在他的办公室里间的休息室休息,半夜三更被噩梦惊醒的时候还看到外面亮着灯,我小心翼翼的打开门来到办公桌前,他笑着问我:“怎么啦?做恶梦了?”

  我默默的点点头坐到沙发上回想他刚才温柔的笑,明明是那么温柔的个性,为什么天一亮起来就为自己穿上了沉重的盔甲?就因为他的身份吗?人们都说“高处不胜寒”,曾几何时我也像他一样啊!

  “你为什么努力?”我无头无尾的问了这么一句,他的动作微微一顿,停下手头上的动作笑着回答:“我的父母是政治联姻,所以他们根本就不相爱,在商业界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我甚至隐隐可以感觉到他们其实都恨着对方,对他们来说我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牵制双方罢了,我不想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我必须有自己的一片天地,你懂吗?”

  因为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就算是他想对我隐瞒也没有必要,原来我们是如此相似的两个人,只不过他的恨是因为他的父母并不是那么期盼他来到这个世界上,而我的恨是因为父皇曾经给予我的那些希望,而我偏偏没能很好的理解他的用意,然后我们背道而驰越走越远,我和他都在试图逃离父亲的羽翼,不管它是不是温暖的,我们都在为了逃离而努力。

  我的逃离造成了今天这样的结局,昔阳界不会再有人记得我的存在,我就像是被世界抛弃的帝王,仅仅靠着赛特利德·神奴来维持与世界的联系,你的逃离又会造成怎样的结局呢?秋无痕!

  我默默地点头,也做到沙发上面翻开面前的资料继续研究,秋无痕笑笑没有再说话,我们都安安静静的专注于手头上的工作,没有交流,却像是互相陪伴。

  我不是察觉不出秋无痕对我的特殊,即使我们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人,可是我们身上却有着相似的气息。

  他是人间界秋家的大少爷,他会遵循人类的法则生老病死,我是昔阳界赤阳绯迹的主人,冥王的孩子,是冥哀国的王,总有一天我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或许回到属于我的世界,或许是去到下一个世界,然后等待着忘记了我的存在的人一个个老去,一个个离开,然后开始只属于一个人的旅程,没有结束的时刻,没有路的尽头,如此无限的循环。

  所以秋无痕,我能否成为你生命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你是我的过客,我也是你的过客,我们会在茫茫人海中相遇,然后又在人海中分离,最终再也不相见,我唯一在乎的是我们的现在,我感谢你的出现,珍惜你的存在并且害怕你突然的消失在我的眼前,所以我选择尽我全力珍惜现在,为了不带着遗憾目送你的背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