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着段安来到他低矮的办公室门前,打开门,里面和想象中一样,狭小的令人无奈,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我就这样觉得了,这个世界远远不如昔阳界那么宽敞,在这个不足二十平米的小房间里面只有一套办公设备和两张小沙发,连同一个不大的茶几,办公桌上堆积着杂乱的纸张和书籍,段安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后脑勺说:“你别介意啊!肯定是冥儿那丫头无聊弄得,你先坐会儿,我看完这些文件就带你回家。”

  带我回家?我的家又在哪里呢?你能带我回到谁的家?

  “恩。”我回应一声乖乖的坐到椅子上,他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才在办公桌前坐下,认真的看起文件来。

  在他们的世界,电子通讯设备似乎十分的重要,我却极少去碰触这一类的东西,因为在我们的世界虽然也有这些设备,但是这种东西对大部分人来说并没有太多存在的必要,只有少部分无魔力者才会拥有,因为魔法仪器会更加实用一点,有的也是大多数都作为娱乐的工具,而我没有这个闲情雅致享受这些难得的玩乐。

  折腾了这么久我觉得很累,不是以前那种活得久了,觉得腻了的那种感觉,只是单纯的感觉身体疲惫,坐在沙发上就不想再动,长长的头发也像我一样无力的垂搭在沙发上,我顺势倒在沙发上想睡一会儿,段安见我这个样子,轻笑了一声问:“闵哀,你中午吃饭了吗?现在饿了没有?刚才在不良公子也闹腾了那么久,又去了医院,要不我先带你去吃饭吧!”

  “去哪里?”这个沙发一点也不舒服,我嫌弃的爬起来看着他。

  他看着我突然笑了起来,无奈的站起身,拿上手机和钱包说:“你别这么委屈地看着我,我也是第一次接到带小孩的命令,有什么需要你就说,我尽量满足你,不过你也别太挑剔了,那沙发虽然算不上顶级的,好歹也不算便宜,你那嫌弃的表情也太明显了一点,难不成你以前是大家闺秀?”

  “我饿。”什么大家闺秀,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用来形容女孩子的词语,哼!

  既然他没有客气的意思,我也没想过跟任何一个人客气什么,开口要吃的总比饿死强。

  他走过来拍拍我的脑袋说:“知道你饿,这不是正要带你去吃饭呢嘛!话说回来了,你是怎么认识老大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不明不白的就得到老大的信任的。”

  我歪着脑袋看着他,他好心的给我解释:“你也知道,秋家在明月城的地位挺高的,作为秋家唯一的少爷,你说他能随随便便就相信别人吗?他不能,也不敢,所以你懂得,希望你真的不是谁派来的商业间谍。”

  我若有所思的样子再一次让他笑起来,我不屑的回答:“才不是信任,他只是觉得有趣而已。”

  他没有再说什么,带着我下楼,坐上他的车,一路微微荡漾着到了一家名字叫做“镀金”的饭店,我们随意的选了一张小桌子,点了三四个菜,我都不认得,他说能吃就能吃吧!他总不会在这里光明正大的毒死我吧!按他们的律法来讲当街动手打人都是不可以的,更何况毒死别人了。

  吃完这餐饭他就将我送回到他所谓的家,大方的收拾了一间客房给我住,我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早上的时候他自己吃了早餐就去上班了,估计他也没有想起来房间里面还有一个我,我也乐得自在,就像以前一样,一直坐在窗台上看着窗外某一个方向,执着的看着,我喜欢这样思考问题或是静静地发呆,我会觉得心里十分宁静,十分安详。

  这个世界和我的世界不一样,就姑且称它为人间界吧!这里的霓虹非常美丽,是有发光源的,而昔阳界的霓虹是像极光那样的光芒,找不到发光源,只能看到色彩斑斓的图画。

  这里的人都很喜欢依赖交通工具,所以经常出现道路堵塞的现象,而昔阳界的我们多数会依赖按规定路线飞行的魔力驱车,魔力驱车的时间都是准点的,出行没有堵车的风险,更没有汽车尾气的排放,所以昔阳界的空气非常好,相对来说这里的空气让我觉得吸入太多可能会生病。

  直到第二天下午落日十分,我看到烂醉如泥的秋无痕从楼下走过,看样子他已经什么也不知道了,嘴巴里模糊不清的讲着什么,时不时的吸吸鼻子,看上去挺伤心的样子,他的身边一个人也没有,旁边就是来往的车辆,我怀疑他一不小心就能出什么事。

  我穿着昨天段安给我换的一套小号一点的休闲服,随手拉起沙发上的毛毯就跑了出去,今天外面没有下雪,风大的像是要把人吹起来似得,我尽量快步地接近秋无痕,还好他醉的不轻,走路很慢,一不留神他就迎着车子去了,我急忙跑过去挡在他前面,关键时候稍稍用了一点生命之息,车子在我面前停下,司机也吓得不轻,缓了一会儿见我们都没事,才打开车窗大骂:“哪家的小孩子到处乱跑,差点就出事了知不知道,真是没教养,快滚回家去。”

  那人说着就开着车走了,我转回身拖着东倒西歪的秋无痕回到人行道上,无奈的喃喃:“还说我傻,你才是傻子。”

  :酷b}匠网唯,一y正(}版l,。☆其{他?\都是zM盗☆版*

  他接着疯,挣开我的手继续到处乱走,我拦他不住只好扶着他跟着他走,免得他又冲到大马路上找死,现在我还没有看着他死的打算,姑且多管闲事一次,不知不觉跟着他走到了一个死胡同,他靠着墙坐下来,我无奈的一边拉扯着他的胳膊,一边喊着:“秋无痕,别睡。”

  他慢慢靠在墙边不动了,我摇着他的手臂摇了好久他都没有反应,想必是真的睡着了吧!垂着脑袋一副颓废的样子,无奈之下我只好改变战略,开始动手掏他的口袋,果然,他的手机还在,我兴奋地抱着手机研究,研究了好一会儿,然后无奈的将手机扔回他的口袋,愤怒的自言自语:“什么破玩意儿,到底怎么用啊!”

  我看着他低垂的脑袋,想到要回去找段安和颜玖落,可是他是秋家大少爷,又是华曼的领导人,就这样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万一被仇家杀掉怎么办?

  看着他毫无防备的样子,做了好久的心理战争,我无可奈何的在他身边坐下,将他的脑袋扶靠在我的肩上,我对着他的耳朵狠狠地碎碎念:“念在你救过本王的份上,本王守着你。”

  我也靠着墙看着天空默默的等着他醒过来,天色渐晚,天上开始飘起小雪,雪落在我们的身上很快被体温融化,这样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绝对会变成雪人,感到身边的人在发抖,我急忙再用力的推推他,趴在他的耳朵边叫他的名字,他就是没有醒来的意思,不会像我那天那样快要冻死了吧?

  本王也不是个见死不救的人,况且这个人还救过我,最重要的是我不讨厌他,所以······我也没办法了。

  我双手合十,拍了两下掌,然后半张开双臂,掌心由上向外划出一个弧度,魔力的光辉形成一个光球将我和秋无痕笼罩在其中,光球中暖意洋溢着,身边的他也慢慢的放松下来,脑袋不安分的蹭了蹭然后靠着我的脑袋,我端正的坐着努力地维持着魔法屏障的平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