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还是灰蒙蒙的,丝毫没有要亮起来的意思,空气中还飘荡着如柳絮一般的细小的雪花,我将脑袋放在膝盖上,手臂紧紧地抱住自己,即使是这样还是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意识在一点点的失去,用不了魔法的我,在这陌生的世界里,连保命的力量都没有。

  周围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世界之外的事物,可是突然之间,我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手腕,毫不温柔的将我整个人都拽了起来,我的感觉就像一不小心掉进冰水中一般,就连因为环抱着自己的时候,所保留的仅有的一丝温暖也迅速消散。

  H看F正版¤章|@节l‘上X酷Dg匠网/k

  我费力的睁开眼睛努力的想要看清面前的清瘦少年的模样,可惜我只能看清这是一个五官端正的少年,视线变得模糊不堪,还未来得及看清他到底长什么样子,我就已经在少年不带温度的怀中睡去。

  我能知道自己穿越了,和之前的穿越不同,这一次的穿越并不是谁打开了传送门,而是传送门突然之间将睡梦中的我强行拉入这个世界,我不知道原因,也没有一点准备,就连这个世界的名字我也不知道。

  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身边的空气十分暖和,可惜全身无力的感觉让我感到十分的难受,我费力的想爬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好驱逐这种长期卧床造成的肌肉无力感,一不小心又华丽的倒回了床上,顿时天旋地转。

  隐隐约约的有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小落你不用为我担心,在我的心目中他们算不得什么,那么多年都没有管我,现在想插手我的生活简直是痴心妄想,你没有必要为他们的安排烦恼,也不用顾忌我和他们的关系,按我说的话做就可以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房间的华丽木门随着声音的接近,被一个英俊的高大少年从外面推开,他微蹙着眉头看着我,显然对于我听到他们的谈话这件事感到很不满意。

  他身后是一个年纪尚轻的美少女,穿着雪白的蕾丝连衣裙,连衣裙的样式稍微有一点成熟,没有孩子的天真,而她本人似乎也不像是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气质,就像是睁着眼睛看着你,就已经是在判断你在想什么的样子,表情中显示出与年龄不符的稳重、大气,睁着漂亮的大眼睛打量着我,让我感觉我像一样东西,而不是一个人。

  少年的声音将我的视线拉回到他的身上:“死不了吧!你已经睡了好几天了,没事就赶快回家吧!我这里不是收容所,没有你应该停留的地方。”

  少年随意的在房间里的茶几旁边坐下,少女自然而然的在茶几的另一边坐下,端起茶壶给少年倒了一杯水,推到少年面前对他轻语几句,少年小抿一口说声谢谢,看他们相处的样子来推测,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不错的,至少他们刚才进来时说的话并不是对谁都能说的话,当然也不是谁都能听的话。

  我竭尽全力坐了起来,微微喘着气点了点头,缓慢的掀开被子,即便是缓慢的也是我尽力为之的速度,现在的我没有办法用这副被极光重创的身子任意而为,我身上已经不是刚来到这个世界时被极光撕破的单衣,而是一件质地非常好的睡袍,我这么一动睡袍已经凌乱不堪,我不得不停下来整理一下,然后才慢慢向门口走去,也许是脚被那天的雪冻伤了还没有好,每走一步都带着刀割一般的痛,难免走的缓慢了一些,小心翼翼了一些。

  少年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几步走到我身边粗鲁的把我抱起来,像扔麻袋一样把我扔到床上不耐烦的说:“我警告你,我对女孩子没有兴趣,特别是你这种没发育的女生,你不用在我面前衣衫不整,也不用这样装可怜,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我叫人送你回去。”

  我从出生开始就一直是十岁左右的样子,到了这个世界反而长高了,大概一米六八左右的样子,不过也仅仅是长高了而已,样子倒是没有什么改变,男生和女生的身体当然是不一样的,但是在男女生第二性征发育之前,穿着衣服是比较难看出来的,我看看我铺散在床上的长发,如果站起来的话可以垂到膝盖的长度,通常情况下它凌乱的很任性,会被认成女生也不是太难理解。

  这个少年在这种情况下会想到叫人送我回去,看来还算是个善良的人,至少没有将我丢在雪地里不闻不问,也没有打算置我于死地的意思,即便是在怀疑我的身份的情况下还是如此,所以他应该不像是表面这样凶神恶煞。

  旁边的女孩子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我,嘴角带着戏虐,她看少年的样子却是另一种状态,就像跟随了我多年的刀魂——游子看着我的时候那样,充满了崇敬。

  我坐起来摇摇头回答少年的话:“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用管我。”

  “呵,您逗我玩儿呢吧!还是说你已经被冻傻了?你知道自己在哪里吗?你是在我秋家,我不管你可以啊!那你能不能先从我家出去啊?我可不想跟一个疯子相处。”沉默良久,少年一副“你当我傻子好骗”的表情,明显的是以为我在骗他,以我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有多余的精力和他争吵,还是快点离开的好,无奈之下我只好动用生命之息。

  我抬起右手指着前方的衣柜,过长的头发因为魔力的波动飞舞起来,凌乱而华美,衣柜的门被魔引牵引着打开,一套白色的休闲服飞过来,白光一闪间已经穿在了我的身上,我套着宽大的衣服无力地扑倒在床上,看着目瞪口呆的两个人,感受着他们的百转思绪,费力的开口:“借你的衣服一用。”

  他们两人惊讶的合不拢嘴,不过他们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少年紧皱着眉头冷冷的说:“我不管你耍的什么花招,等你好点儿就赶快走,不然我就把你丢出去喂流浪狗。”

  果然还是个善良的人呢!虽然说着狠话,但是他并没有现在就把身份叵测的我丢出去,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他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