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原林猎捕

  一阵微风从夜落耳边吹过,“嗖——”一个翻身,夜落麻利的滚到了一个角落里。抬头看去,什么也没有。夜落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自从来到这里,夜落变得越来越敏感,周围一丝的小动静,夜落也要警惕的去防备。其实,这里每个人都这样,在这里,如果有一丝的放松,那你都将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月堂众人静静的站着,夜落注意了一下,昨天晚上的四十一个人,今天却变成了三十七个。

  “今天,我们来做个游戏。”月瘆瘆的笑了笑。

  可月堂众人却没人笑,他们都在想着,今天,自己还能不能活到日落。

  “今天这个游戏不止我们,血堂和雷堂也会参加。”

  下面仍然是一片寂静。

  “很好,跟我走。”

  过了一个山坡,果然,血堂和雷堂的人正在下面,雷堂的人最多,有整整七十一人,血堂五十二人。

  “好了,月来了。我们开始抓阄。”说话的是雷。他拿出了三个纸团。三人一人抓了一个,回去并没有打开,而是先说了游戏规则。

  月冷冷的看着众人:“游戏名字,猎食者。规则,由两个堂组成猎捕者。而另一个堂则组成猎物。两方在森林进行猎杀和反猎杀。在走之前,你们每人会被分到一个牌子,最后,没有牌子的都会死,而只有自己那个牌子的,也会死。最后,看那个堂口牌多,便是胜者,这个游戏不会让你们白玩的,是有奖励的,而且我保住你们会心动。

  月向前走了几步又会过头:“最后提醒你们下,不要以为,两个堂都是捕猎者,你们就只需逮捕猎物,两个堂杀一个堂,猎物是远远不够的,那不够了怎么办呢,你们应该知道。”

  夜落沉默,这里,根本没有所谓的合作。

  “这么说,猎物岂不是要等死?”一个声音传来。

  “猎物难道不会咬死猎人么”月的声音幽幽的飘到每个人的耳边。

  月打开了纸条,笑了笑。

  三人碰了下头。月抽中的是,猎物。所以,猎人由血堂和雷堂扮演。每个人被发了一个小木牌,夜落低头一看,三十六号。

  森林很大,而且地形复杂,山多水长,容易藏匿,这正方便了猎物这一方,可夜落知道,如果他只是安静的做个猎物的话,那他最后仍然会死。

  月堂三十七人渐渐消失在森林之中。

  大约半个时辰后,“好了。猎物在里面等着你们,去吧。”一句话,血堂和雷堂的人纷纷奔入林中。

  夜落进入森林就一直向林中深入,这里没有人相信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句话,只有将自己隐藏的更好,才能活的更久。夜落一直到了一座山的山脚处才停下。这面是山的阴坡,阳光照不到,所以光线很暗,且山脚这的石壁呈弧状,正方便了夜落隐藏。找了个角落,慢慢的坐了下来。山风吹过,吹动着夜落脸上的汗珠。

  夜落闭着眼睛,他现在要好好的保存体力,否则,他很可能活不过今天。

  “呼,不知道爹娘现在在干什么,家里怎么样了,大哥他灵玄了吗,红袖那丫头......”夜落喃喃道。

  夜家,夜落的小屋内,秋芸正小心翼翼的叠着被子,眼神有些呆滞,动作纯属机械运动。“落儿,今天你又没叠被子......”

  w酷s匠;网Fu首发

  夜云天在屋外静静的走了进来。轻轻的拥过秋芸,“放心吧,落儿他没事的,那小子从小就随你,有福气,儿子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

  秋芸眼泪又流了下来:“随我,有福气,要真的是这样,那又怎么会失踪呢,又怎么会下落不明呢!”秋芸越说越激动。

  “臭小子,你在哪啊,还不回来,你要把你娘折磨多久啊!”夜云天只能在心里喊着。

  此时,夜落正警惕的竖着耳朵,刚刚月堂一个人被追杀,逃到了这,却最终未能逃脱死亡的命运。夜落必须保持时刻警惕,他要防备那个人搜索到这里。

  渐渐的那人的脚步声远去,夜落也缓缓的舒了一口气,稍作休息,夜落看了看头上的山,“山上应该更安全,嗯,上山。”

  夜落顺着山背爬上了山,这个山其实并不大,只能算个小山,但是它够隐蔽。山上杂草有一人多高,树木更是冲天而起。这里确实方便隐匿。夜落找了个阴暗位依着,一切都那么安静。

  “咔嚓”一声脆响,夜落惊了一跳,下意识的要起身躲避,又立刻蹲了下来,他怕他的动静惊扰了那个人,从草缝间看去,这是一个黑衣人,连面部都被黑布蒙住了。所以根本无法看清他是男是女,有多大岁数。

  夜落轻轻拢住周围的草,以便更好的把他掩盖住。然后,从身后摸出一把匕首,握在手中。

  夜落又看了看黑衣人,心中有些疑惑:“这应该不是血堂和雷堂的人,不对,他不是这的人,这各各堂都不可能穿成这样,如果想要杀人,那也是光明正大的,怎么用这么隐藏自己。”

  再看那黑衣人,他不停的在周围走动,低着头,似乎在找什么。过了一会,那人似乎摇了摇头,嘴里不知念叨着什么。匆匆下山了。

  夜落缓了一口气,看了下天,已经是下午了,食物该反猎杀了。夜落慢慢的站起身,刚要踏出,却看到了一株小草,脚轻轻挪开,又蹲了下去。

  这株小草正是那时他在天南城玄街买下的那株草的同类。夜落轻轻的摘了下来,不管有什么用,能让他有莫名的感觉,他就要把这株小草收着,将草揣进怀中。夜落便下山了。

  夜落下了山,便一直顺着树木杂草丛生的地方走,至此,他已经发现了五具尸体了,三具月堂人的,一具雷堂,一具血堂。夜落脚步越来越缓,手中匕首紧紧握着,他知道,危险正一步步向他靠近。

  “嗖——”“砰——”一颗壮硕的树木被劈开,夜落弹了弹衣服上的木屑,从树后走了出来。一个血红色衣着的人站在夜落的前方,这个人不是血堂的人,也不是雷堂的人,而是月堂的人。

  夜落静静的看着他,那人也静静的看着他。这个人夜落有些印象,应该是灵玄五阶的身手。因为他够强,在这里除了死刑官似乎已经是冥玄了,其他人都好像没达到灵玄六阶。

  “我对你又点印象,听说你是外州来的,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看重外来的,反而对同属炎州的人轻视,所以我早就说过要把外来者都杀了,就从你开始吧。”红衣人说道。

  夜落自从来到这里,第一次听到一个人对他说这么多话,虽然是要杀他。而且他也知道了一个重要信息,他,果然不在青州了,而到了炎州,夜落想到了,那山洞中应该是一个传送阵。

  “献上你的头吧,”剑光如玉,飞刺而来。“铛——”夜落用匕首挡了下来,“刷——”夜落左胸感受到剑气,赶紧向右侧偏去,夜落双脚一踏,从右侧冲刺而去,抹向了红衣人的脖子。红衣人向后一仰,躲了过去。

  “呵呵,你战斗技巧很丰富。”红衣人笑了笑。

  “夜落看了看左胸,衣服被剑气划破,几滴血淌了下来。

  “刷——”“好快”“嘭——”夜落被一脚蹬出。狠狠的撞到了树上。

  “咳咳”鲜血从口中流出,夜落知道这才是他的实力。自己根本没有还手的力量。

  “死吧,地狱才是你的归宿。”一道白光向夜落的脖子划来。

  夜落想要拿匕首挡住,可却没有力气。死亡就在瞬息之间。

  “啊——”突然,夜落脖子上的血石光芒大作,无数道血丝缠上红衣人。只见红衣人的血顺着血丝传到了石头内。很快,石头又变成了黑色。夜落抓着石头,又看向红衣人,此时,他已经完全干煸。

  夜落将红衣人的牌子掏出来。看了看石头,缓缓的走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