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下,有九十四个人正排着队,一动不动。其实,每个堂是有一百人的,但是,昨天已经死了六个了。前方站着一个人,冷漠的看着他们,似乎在看一群死人。这个人便是月。

  突然,月的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你们,去血堂,每人给我提一个人头回来,提不来的,”月说道这,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咧了咧嘴:“那就把你自己的头提来吧。”“出发”

  没有质疑,没有恐惧,这里的人似乎习惯了这里的一切,每个人都回到自己的住地准备。

  夜落轻轻的躺在床上,“我失踪了,爹娘一定急坏了,唉,可是我却回不去。”来到这几天了,可他还不知道这是哪。但是他知道,这里绝对不在天南城了。也许也不在碧水府。甚至,已经出了青州。夜落不想再想了。因为,他要先把命保住。

  夜落没有杀过人,但是,这一次,他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杀他,夜落有一把剑,这是他来到这里发的,轻轻握了握剑,然后收好。轻轻的走了出去。

  血堂归死刑官,血掌管,即夜落所在的堂,月为死刑官,是为月堂。血堂在十八个堂中战斗力是数一数二的,几乎所有人都在灵玄三阶以上,所有,月的这次任务很难。

  夜落缓缓的走,眼睛时刻盯着周围的动静,因为他要时刻防备他人对他的刺杀。血堂距离月堂并不远。夜落靠在距离血堂不远处的一颗树上,等待机会,他想周围瞄了一眼,月堂的许多人也在四周,准备寻找最佳时机。突然,夜落看到一个人正慢悠悠的走向血堂堂口。

  “他......对了,他是昨天那人。”夜落想到了,昨天那人冷冷的擦拭手指的画面。只见那个人晃晃的走进了血堂堂口。一分钟,他又出来了,只是,他手中,多了一样东西。

  夜落还在想“为什么没有人追出来?”却转瞬间就明白了,在这里,谁会理却别人的生死。夜落听到周围有些动静,警惕的回头看去,原来,已经有人忍不住了。随后,两个人先后进入了血堂,但是,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过去了,两个人一个也没有出来。

  夜落擦了下冷汗,他第一次如此深切的感觉到,死神就在他旁边,拿着镰刀,随时准备收割他的生命。

  6B酷匠:网5首{i发P

  天慢慢变凉,夜落抬头看去,太阳准备落山了,如果在太阳落山前他还没有杀掉一人,那他只能砍下自己的头了,夜落站起身,周围的人也开始准备了,夜落知道,时间紧迫,这,将是一场混战。

  月堂的人悄悄在逼近。而血堂内部更是安静,刚刚他们接到了血的任务,出去,杀掉月堂的人。血堂的人一个个迈出堂口的门,清风吹过,他们,似乎闻到了血腥味。

  “嗖——”一把刀划破寂静,“铛——”被挡了下来。月堂的人都跳了出来,如果单对单,月堂的人要想获得大胜是不可能的,所以,只有混战。

  “叮当——”“砰——”两批人战了起来,夜落却没有出来,以他“灵玄一阶”的实力上去只能找死。夜落慢慢摸了上去,场上一片混乱,“噗嗤——”一个人被刀穿透,“刷——”血箭四射。有月堂的人拿到头颅便悄悄撤退,而有的人却将自己的头永远的留在了这里。夜落看到这些死去的人,脸上没有一丝痛苦,有的只是解脱和轻松。

  “嗖——”夜落出手了,这个人刚杀掉一个月堂的人,有所放松。夜落全身玄气运转,最后,将玄气全都逼进剑锋,喷发而去,不愧是血堂精英,感觉到杀气,立刻身子一偏,刀已橫在手上,“噗嗤”他的一条胳膊掉了下来,可是脑袋保住了。刚舒了口气。

  ”呃....你......”这个人捂着脖子,可是血仍然不停的涌出。最后,头一歪,死了。夜落非常虚脱,但他知道,他现在不能倒。第一次杀人,却没有不适,反而觉得身体中的血在沸腾。夜落“刷”的一下,将那人的头颅斩下,警示着周围,缓缓的退出了战场。

  夕阳染血,此时,月堂的门前,站着四十一个人,手上都拿着一个头。

  月注视着他们,什么也没说。就这样,站着......夜落看着天边的夕阳,想到了后山,那时的夕阳,也很红,可是,夜落却觉得这儿的夕阳,格外的红,血红血红的,红的瘆人。

  “把头扔了,休息。”月慢慢的走了。四十一个人纷纷散去。夜落回到自己的屋内,默默的坐着。

  “我杀人了......”夜落轻轻的说道。

  夜幕降临,繁星满天,夜落却一点睡的心情都没有,“嗯?,这是?难道要突破?”夜落只感到体内玄气翻腾,“呼——”夜落马上盘坐起来,身上玄气喷涌,眉头紧皱,突然,夜落脸变得煞白,身体不住的颤抖,这是,脖子上的血石亮了起来,一条条血丝从石头上漫出,从脖子上一直蔓延到夜落的脸上,说不出的诡异恐怖。

  “呼,呼”夜落的呼吸逐渐加重,夜落现在非常想要杀人,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想感觉那嗜血的味道。

  夜落慢慢的站了起来,在这里杀人是无罪的。忽然,夜落脸上的血丝消失,慢慢的他额头上闪出一道血光,一个血色纹路出现在夜落的额头上。极其妖艳。只是纹路刚刚出现,一道白光闪过,血色纹路也消失不见了。

  夜落“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冷汗在头上流下。夜落喘了几口气,我怎会有这么嗜血的煞气。夜落扶着床坐了下来。

  “我......我灵玄三阶了。”“竟然突破两阶。”夜落摇了摇头,”突破两阶是好,但这种要死的突破以后还是算了吧。”

  埋头床上,夜落转了个身,“三阶又怎样,明天,还不知道是生是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