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顶之上,山峰吹拂,扫了半山落叶。山洞之内,夜落却还在昏迷。一阵清风吹过,送来一丝芳香。

  “嘶——”夜落睁开眼睛,缓缓的爬了起来。“好香,我还没死吗?”夜落一阵迷茫,却突然发现,“那......那血池呐?怎.....怎么会干了,我活着.....我活着......”夜落喃喃道。“难道有人来就了我,不可能啊......”夜落前想后想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只能当做一个迷了,却就这这时,夜落摸到自己脖子上有个东西,而且还是挂在脖子上的,夜落轻轻的摘下来。“这......这是.....”

  当夜落看到这小小的血石时,他第一联想到的便是血池里的血水,“这难道是血水所凝?”嗯,一定错不了,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件事实在蹊跷,本来要害他的东西,却成了他的挂坠,夜落还纳闷着,突然,一阵芳香传来。

  此时的夜家,早已闹开锅了,夜家的三代嫡系子弟夜落已经失踪了整整三天了。

  夜家,正厅。在最高位置上的正是夜正玄,他正一脸严肃的看着下方的人。下面,夜家除了长老不在,二代嫡系老大到老七以及旁系支流十八。三代嫡系子弟十一人以及旁系三十四人。全都聚在了正厅之中,这时,一个中年男子慢慢的走了进来。走到前方,男子一抱拳:“家主,我们第七小队搜遍了整个后山,没有发现九少爷?”正厅中一阵寂静,第七小队是夜家派出去的最后一支搜索队伍,此时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

  夜云天怀中的秋芸微微睁开已经红肿的眼睛,眼泪又流了下来:“云天,落儿......落儿呢....啊......”夜云天轻轻拍了拍秋芸的背,“芸儿,没事,没事,落儿没事。”他不停的安慰着秋芸,在知道了夜落失踪了之后,秋芸接连哭晕过去三回,她再也受不得刺激了。

  “夜曲,在后山上有没有发现比较奇怪或危险的地方?”夜落的四叔夜儒思索一番问道。夜曲便是刚刚男子的名字。

  “回四爷,确实有,后山有一个山洞,但是我们并没在那里发现九少爷的痕迹,也就没仔细看。”夜曲恭敬的答道。

  “走,带我去看看。”夜落站了起来。

  “我也去,大家都去。”夜正玄挥了挥手“芸儿,你就别去了,我去。”夜云天说道。

  秋芸什么也没说,只是慢慢的站了起来,夜云天叹了一口气,扶住秋芸,慢慢的走了出去。

  “夜曲,你确定是这?”夜正玄皱了皱眉。夜曲似乎有些着急:“家主,我绝对可以肯定是这里,因为这周围只有这里有一颗三叉青,第七小队的队员可以证明,我也不明白,那么大一个山洞,怎么会突然消失了。”说着,第七小队的人纷纷应道。

  夜正玄道:“夜曲,我相信你不会记错,可是,为什么......”夜正玄陷入了迷惑。其他人也同样不明白,如果这里真的有个山洞,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消失呢。

  “这里。是哪,那山洞到底是什么?”夜落现在除了疑惑还是疑惑,他本来是顺着香气走的,可到了尽头还是墙壁,却突然冒出一道光,然后就到了这里。

  夜落看了看四周,不得不说,这里真的很美。至少,夜落还没见过这么美的地方,四周青山环绕。远处一道瀑布直泻而下,犹如白蔹。而就在夜落站的地方周围都是芳香的花,夜落甚至怀疑他闻到的花香是不是从这里飘来的。

  一座血色古朴的大殿,散发着血腥的煞气。一个金壁辉煌的殿堂内,坐着四个人,看不清面貌,身体。因为他们皆身披黑袍,袍上印着几朵花,血红血红的,传说,那是彼岸花,生在地狱奈何桥下,引渡亡灵。

  一道嘶哑的声音在空旷的殿内响起:“老大,青州的传送阵有反应了,现在,应该到了。”殿内又变得死寂。

  “嘿~嘿~”虽然是笑,但却像是一个骷髅在磨牙。“老二,当初我建议在其他六个州秘密弄个传送阵,你不同意,现在怎么样,给你送人才了吧。”

  “你最好闭嘴,我怕我忍不住把你的脑袋摘下来。”

  “你俩都少说两句。”一道阴寒的声音回响在大殿之上。“老四,那小孩交给你了。”

  一股冷风刮过,大殿有变得黑暗,冷寂。只是少了一个人。

  U酷匠网z首"u发M

  夜落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他慢慢的走着,至于走到哪,却不是他能决定的。突然,一股冷风吹过,夜落不明所以,便倒了下去。一个人慢慢的走了出来。黑袍血花。

  “呃——”夜落敲了敲沉重的脑袋,忽然,他注意到在他前面有一个人。夜落后退几步:“你是?”

  站在夜落前方的是个青年,一身黑色,没有一点杂色。对着夜落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你以后的名字叫五十一,你以后叫我月,我是你的死刑官,现在,跟我走。”叫月的青年自顾自的的向前走了几步,看到夜落没有跟上,回头看着夜落,眼神中丝毫不带任何表情。他慢慢的抬起左手,只见其左手上泛起一点红,一道道血红色的丝线从里面飞了出来,飞向夜落。“啊——,呃~啊,嘶——”血丝飞到夜落身边,在夜落身上不断的划出血口。

  月将手一收:“我现在可以随时杀掉你,等你的实力超过我,你也可以随时杀了我。”月依旧没有任何表情,“跟我走。”

  夜落晃晃的站了起来,眼中充满了血光:“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夜落问道。

  “砰——”又一道血光划过,夜落重重的摔在地上,“不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你没这个资格。月缓步走了出去,随后进来两个人将夜落扛了下去,夜落咳了下血,便晕死过去。

  经过三天的训练,夜落明白了,这里不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地狱”甚至真正的地狱也不如这里。这里“血腥”“残忍”“冷漠”“无情”。这里的人上一秒还在吃饭,下一秒也许就死了。这里所有人都是你的敌人,没有“同情”没有“感情”。只有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当然,还有,要死的人。

  夜落正端着饭盆在一个角落里默默的吃饭。“噗嗤”血从一个人的身上涌了出来,喷出的血,星星点点落在了夜落的饭中。前方,一个冷冷的身影正擦拭着食指,刚刚,就是这根手指刺透了那个人的胸膛。

  “十九......”那个人喃喃道。然后走了出去。

  夜落低着头,仍在吃着饭,夜落知道,他的身体已经在慢慢的适应血腥味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