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滴答”水珠沿着墙壁滑落,泛起阵阵响声,“呃~渴,好渴,”夜落喃喃道。此时夜落的嘴唇严重干裂,属于明显脱水。夜落缓缓睁开眼睛,但却始终看不太清东西。夜落使劲捂着脑袋,他的脑袋好像要炸掉似得。头痛欲裂。

  )酷匠0(网Z正5F版\首)发$m

  晃晃悠悠的走到那条地下河流入这个房间的支流处,想要用手舀点水喝,可是当夜落要下手的时候,“啊噜”“呕——”夜落趴在一旁不停的吐,好像要把胃里的东西全都吐出来一样。夜落又看了一眼那河,血红色的河水无时不刻的都在压榨着夜落的胃汁。

  夜落不知道,在外面清澈的河水为什么在这里就变成了血水,他或许知道,但是他强逼着自己不去想,这里也许还混合着他的血。

  夜落干渴无比,他想要出去,可石门关的严严实实的,夜落强打起精神,手中玄气运转“啊——”一声大喊“砰——”石门完好无损。夜落好像早猜到这种结果,转过身去“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倚在石门上。“呼——呼——”夜落喘着气。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现在这里唯一能喝的水便是岩壁上滴下来的水珠了,夜落站好,等待着水珠滴落,“答”的一声,水珠落在夜落的嘴里,夜落像得了珍宝似得,慢慢品味。舌头伸到嘴唇抿了一下,减轻嘴唇的干裂。

  就这样,夜落站着不动,整整两个小时。在又一滴水珠掉落,夜落再也坚持不住,嘭——”的一声,倒在地上,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夜落缓缓醒来,后背和腰部的疼痛渐渐传来。站起身,“咳咳,这么下去我迟早死在这里,不行,我得找找其他出路。”

  夜落环视四周,不得不说,这个石室很大,夜落慢慢的向内部走去,一个狭长的通道出现在夜落面前,这当然不是通往外面的通道,而是通往石室内部的,“哗啦啦,”夜落已经注意到,那条血河沿着通道直流向内部,整个通道被河水占领,但是夜落是有办法过去的,他现在是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过去。

  思索半天,夜落长舒一口气,“呆在这要死,还不如进去看看有没有活的希望。”夜落大喝一声,飞身跃起,运起全身玄气,“咔”他的手镶在了石壁上,夜落虚了一口气,果然初级玄气可“劈石断木”这一说没有错。可为什么石门打不开,夜落一阵纳闷,也不知道那石门是什么材料制的。

  夜落运转着玄气,就这样慢慢的到了尽头,一使力,夜落轻轻的落在了地上,抬头看去,一幅画面把夜落彻底的吓住了,就连震惊的力气都没有了。

  前方,一个好似祭坛的东西矗立在那,祭坛周围高垒着骷髅,夜落死死的盯着骷髅,这一堆骷髅形象的排成了三个大字“杀——无——赦——”

  祭坛后面,一个大血池赫然沸腾着,夜落不知道,那血池是不是很热,但是,他却能看到那翻滚的血红。夜落咽了一口唾沫,向旁边看去,那血红色的河正注入到血池中。

  夜落不知道该如何,回去?是死,留下?可能会死的更惨。夜落呆呆的坐着,他怎么也想不到,好奇心真的会害死人。他只不过是想进来看一下,却得到了地狱的召唤。“是死便死,死也要把这鬼东西看明白。”夜落握了握拳头,向前方走去,“咔嚓”一声裂响,低头看去是一节断骨,夜落到没有感到多害怕,继续向前走,慢慢的,他来到骷髅头的身边却吓了一跳,本来刚才没什么,可当他走了过来,一堆骷髅头齐齐的流下两行血泪。夜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快,鼻息加重。如此诡异,让他不得不害怕。

  夜落深深的呼吸一声,向前迈去,一步踏出。“噗嗤”五道血剑分别从夜落的“眉心”“左肩”“右肩”“左膝”“右膝”喷射而出。夜落一脸惊恐的表情,眼中神色却渐渐消退,缓缓的倒进血池中,慢慢的,血色淹没了夜落整个身躯。

  不知过了多久,血池中突然泛起一道白光,逐渐,越来越大,掩盖住了血光,血池中的血水不住的翻滚,似乎很害怕,“轰——”清透的白光很柔和,血池中的水变得平静,白光升腾,一道白色的纸张出现在空中,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白纸之下,赫然便是夜落的身躯,此时的夜落,双眼紧闭,嘴唇微抿,不知如何。

  白色的柔光越来越烈,照射在夜落的身体上,也发出同样的光芒,逐渐,空中出现两个大字“无——情——”

  血池中的水慢慢融和,愈来愈快,渐渐的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石头,可这块石头要比血池中的血色浓百倍,石头在空中飘浮,到了夜落身边,自动形成一条血色绳子,穿了起来,挂在了夜落的脖子上。突然,夜落的眉心鼓起一个小点,越来越红,“啪”小点似乎炸裂,竟是一滴血。“滴答”落在了石头上,石头一阵红光大放,却又慢慢的暗了下去,最后,整个石头竟然变成了黑色。

  空中的白纸“簌簌”作响,缓缓的,消失在夜落体内。

  黑暗,又重新降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