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落从城中回到家就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他盘坐在床上,拿出了那一株小草,夜落仔细盯着草足足看了五分钟,却什么也没看出。

  “难道是错觉,”夜落摇了摇头,“算了,就当买了个观赏植物吧。”

  夜落找来一个花盆,将小草放进盆里,却又忍不住去看,“不应该啊,要是一个废草,那个人为什么还那么想要。”

  左右看了半天,依旧是看不出什么,夜落无奈,只好作罢。

  上午的训练像往常一样,只不过大家的修炼热情被激发了,曾经的“废物”成为了他们需要仰视的存在,这不得不逼着他们努力,谁也不想让别人踩在脚下。可是,夜落却觉得他在训练场的修炼越来越没有效果了。

  i¤最}新+t章节上&酷匠◇:网

  相比训练场,夜落却更喜欢在后山修炼,此时,夜落坐在山顶上,山顶的微风很容易让人放松下来。夜落正要静心修炼。却发现不远处有一只小松鼠在盯着他。夜落心生好奇,慢慢的向小松鼠的地方挪动。小松鼠很是机灵,看到夜落走了过来,它立刻窜到树林深处。

  “嘿嘿,好机灵。”夜落看到松鼠逃开也不去追,回到刚刚的位置就要打坐,可是,夜落看到那只松鼠又出现了。夜落冲松鼠一笑,也不管它能不能理解:“哼,我可不理你了,你也别打扰我。”说完,夜落便静气凝神,不再理会它了。

  一个时辰过后,夜落缓缓睁开眼睛。“咦?呵呵”只见刚刚那个小松鼠现在却跑到了夜落的身边。看到夜落睁开眼睛,它这次却没有立刻跑开,而是快步向前跑了几步,然后回过头瞧瞧夜落,夜落有些惊奇,难道它要带我去找什么东西?夜落轻轻的接近小松鼠,小家伙看夜落跟了上来,“唧唧”的叫了两声,放开脚步向树林深处跑去,夜落笑笑,快步跟了上去。

  话说后山的深处,夜落还一次没有来过,此时,小家伙已经停下了脚步,夜落紧跟着也来到了这里。抬头看去,一个黝黑的山洞赫然出现在夜落的面前。

  夜落皱了皱眉,看了看小松鼠,小家伙朝他“唧唧”叫了声,便不再理他,而是呆呆的望着洞口。夜落,有些疑惑,要说在一座上山看到一个大山洞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是,这个山洞却是小松鼠引他发现的,他觉得,小家伙一定发现了山洞中有奇妙的东西,最起码是吸引了它的东西,夜落也有一种预感,这个山洞,不是普通的山洞。这里面,一定隐藏了什么。

  夜落抬头瞧了瞧,此时正是午后,太阳正毒。夜落又看了看黑不见底的山洞,他不知道他该不该进去一探究竟,夜落想要看看小松鼠,可是,刚刚那个位置哪里还有小松鼠的踪影。

  “怎么回事,我已经灵玄了,可周围事物的改变我却捉不到,难道,它是妖兽?那它把我引到这来是为了什么?”夜落想了半天也想不通为什么,干脆不去理会它了。夜落决定他要进去看看。

  夜落用手轻轻拨开挡在山洞口的杂草,此时,看向那山洞就更加幽暗可怕。阳光似乎也对这个地方很畏惧,不敢靠近一丝一毫。

  “啪嗒”一声轻响,一个东西掉落在地上。夜落低头看去,却是一个白色的小瓶子。“这是......哦,对了,是那个老人送给我的。”夜落弯身捡了起来。在这幽暗无光的洞口处,小瓶子散发出淡淡的青光。

  那个老人叫我每天午时只一粒,此时正是午时,到底该不该吃呢,要说,那个老人没必要害我,我也不认识他,况且他要害我,便也不会救我了,夜落又看了看那吓人的深处。“算了,吃就吃,也许,在里面遇到什么危险,还能救我一命。”

  打开药瓶,一股清香传来,夜落倒出一粒小丸,丸呈乳白色,很小。夜落扔进嘴里,平淡无味,也没有感到什么不适。心神一定,向前走去。

  越往里,便越暗,直到最后,夜落不得不摸着墙壁摸索着前进。周围很安静,不时传来“嗦嗦,嘶嘶”的声音,夜落也只是咽了咽唾沫,便继续向前走去。

  “滴答,滴答”“嗯?有水滴声?”夜落停下脚步,仔细辨认声音的来源。“啊——”

  “刺啦——”“啊——”“噗通!”“呃,”夜落扶着磕伤的大腿,慢慢的站了起来。“呃,”夜落痛的只咧嘴,“幸好灵玄了,要不我就得昏在这了。”夜落一阵庆幸。

  原来,夜落刚刚走到的地方是一个大的陡坡,由于太过阴暗,夜落根本无法看清路,导致自己摔了下来。

  夜落揉了揉腿,这才注意起四周的环境,相比上面的山道,这里却是另一片天地,这里四处透出诡异的红光,帮助夜落看清了环境,这里,似乎是个小的钟乳石洞,夜落默默的,边走边观察。

  “哗啦啦——”一道流水的声音传来,夜落顺着声音走去,原来是一条地下暗河。小河一直向前流去,但是,在和中间却莫名的出现一条支流,“不应该啊,那边不是低处啊,怎么向那流?”夜落抬头望去。一道血红色的石门出现在夜落面前。

  夜落的心跳不停加快,在这安静的洞中仿佛可以听到。慢慢的咽了口唾沫,夜落知道,这个山洞的秘密就在这个石门之后了。

  轻轻的走了过去,不知是怕惊动了什么,还是怕,惊动了自己。此时,石门与夜落只有一臂之隔,距离这么近,夜落可以清楚的看清那石门上的花纹似乎被染上了鲜血,血液凝固成为了暗红色。夜落心想:“就算想进去,我也打不开门,还是算了,”夜落想要挪动脚步,可就在这时,“轰隆隆——”石门,诡异的开了。

  夜落身体有些颤栗,不管怎样,他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面对如此诡异的事情,他想要逃避。可是夜落却发现,他已经逃脱不开了,他全身的血液似乎被牵引住。“我......我要死了吗,爹,娘......红袖.....”这是夜落,最后的意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