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东方,天蒙蒙亮,要是以往,夜落此时已经在后山锻炼了,可是今天,夜落却依然躺着床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云天,今天......落儿怎么没起啊,我担心他是不是还在想紫儿的事啊,”秋芸有些担心的对夜云天说道。平时夜落早早起来去锻炼总是轻手轻脚的,他怕把父母扰醒。可是他不知道,夜云天和秋芸早就起来了,每天夜落出去,他们都是看着的,所以儿子的努力他们最清楚,但是今天却一反常态,夜落的房中没有动静。“没事,谁经历感情挫折能那么快平静,好了,让他好好休息吧。”“那我们要不要去看看落儿?”“不用了,让他自己待着吧,”

  “额......,嗯?啊——太阳都那么高了,我怎么没起来,唉。”夜落抬手挡了下刺眼的阳光。立刻翻身起来,一扫睡意朦胧的疲惫,麻利的穿上衣服,走出房门。“娘,”夜落看到秋芸在收拾饭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快去吃饭吧。”“不吃了,娘,我去训武场已经迟到了,我得快点走了。”“嗯,行,慢点,别着急,没事。”“嗯”夜落快步跑出去。一路快跑,夜落很快就到了训武场,“呼——”果然不出所料,这么跑最终还是迟到了。

  酷匠◇网OF唯;一正H版a+,(其F“他#*都d\是%《盗~$版u|

  “哎,夜落,他迟到了啊。”“唉,昨天被那么羞辱还是若无其事,佩服了。”“怎么可能没事,没看他今天迟到了,肯定昨天晚上伤心过度,早上起晚了。”“呵呵,废物而已。”“还真有脸来,不如找个僻静点的地方把自己埋了算了。”“哈哈”一道道嘲笑传入夜落的耳朵里,但是夜落却没有回应。他抿着嘴,慢慢的走向平时他训练的位置。“小九,怎么了,没事吧。”夜空看到夜落来了跑过来有些担心的问道。“没事啊,大哥,今天起晚了。”“小九,我知道,昨天......”“大哥,我们训练吧。”夜落摆了摆手。夜空看夜落不想说了,便也不再问。夜狂朝夜落这里看了看,皱了皱眉,小落每次都是最早到训武场的。今天怎么迟到了,嗯,看来昨天的事对他影响不小,唉。“你们接着训练,我去看看。”夜狂对这些达到灵玄境的人说完就走向了夜落。“哎,夜落昨天被夜游羞辱的够呛啊。”夜落四叔的女儿轻轻地说道。“唉,有时看他也挺可怜的。”夜灵说道。“我看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吧”一道声音传来,“如果这次考试你考不上的话,我看六叔怎么收拾你。”说话的是夜空的亲弟弟,也就是夜落的二哥,夜风。“夜灵吐了吐小舌头。赶紧锻炼起来。“是啊,灵儿,我们要好好修炼,现在的我们什么都不算,在那些灵玄境以下的人看来,我们好像很厉害,可是只有我们知道,我们在修玄上什么都不是,只有先达到灵玄六阶,修炼了玄决,那才算在修玄路上真正入门了。”说话的是夜灵的亲哥哥夜苍穹。“呀,哥,你什么时候懂那么多了。”夜灵眨了眨大眼睛。夜苍穹冲夜灵翻了个白眼,无奈道:“五叔平时说的时候,你脑子跑哪去了。”夜灵被夜苍穹一说,脸立刻红了,“嘻嘻,我......我忘了嘛。”好了,好好修炼既然知道自己现在什么都不算,那就努力修炼,为了夜家最高端的玄藏阁。”玄藏阁是夜家最神秘,也是最珍贵的地方,里面收藏了夜家所有的玄决和玄技。夜家的三代子弟最渴望的就是有朝一日能登上玄藏阁,找寻一本自己心仪的玄决。这也成了夜家子弟努力的动力与梦想。

  “小落,今天怎么迟到了,”夜狂走到夜落的面前问道。“五叔,我......我今天起来的有点晚。”“唉——”夜狂叹了一口气,“还记得昨天你说的话吗”夜落握住拳头,“当然记得。”“夜落,你知道昨天你说出那话时,别人都是什么反应吗,呵呵,是不屑。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实力。你懂吗,别人都是这么想的,一个废物,一个玄力值为零的废物,一个永远不能修玄的废物,说要洗刷自己的耻辱,那不是放没味的屁嘛”夜狂说道这,夜落手攥得紧紧的手指甲已扎进肉里,血一滴滴的落下。“小落,你还小,也许不能明白我说的,但是,我真的希望你能明白。”夜狂起身,深深的看了夜落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不要让我失望,更不要让你父母失望,还有......你自己。”夜狂的声音顺着风传到了夜落的耳边。

  夜落慢慢的抬起头,看着夜狂离去的背影喃喃道:“五叔,我明白的,我不会让你们失望,更不会让自己失望。”

  淬形,需要一个人的身体强度达到一定地步,然后身体自动升华,排除体内部分杂质,从而使身体更加轻灵。“先是手臂,然后是双腿,最后周身旋转,嗯。”夜落正做着强体健,这是一种很炼体的锻炼法,是夜家专属。“嗯?这......这是......”“噼啪,噼啪,嘶,在夜落的身上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突然,在夜落身上慢慢散发出点点轻微的光晕。“啊,小......小九,你......你,这是淬形了,是真的,哈哈,哈哈,真的是淬形了。”本来夜落身上的变化还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可是经过夜空的惊呼声,训武场上的人全都向这望来。“淬形,真的淬形了。”一个震惊的声音。“怎......怎么可能,他竟然......”“玄力值零竟然也能淬形,靠......”训武场上震惊的声音一道道不绝如缕。“青儿,他淬形了。”夜灵呆呆的望着夜落,“嗯”夜青也望着夜落,一句话也说不出。夜狂看着夜落,笑了,是真心的笑了。“呵呵,这小子”夜落缓缓的睁开眼,他身上残留着淬形排下的杂质,脏脏的,可他却一点也不觉的脏,反而很亲切,“淬形了,我真的淬形了,呵呵。”一滴泪从夜落眼中滴落。这滴泪包含着夜落几年来努力与辛酸。夜落现在最想回家,他要将这个消息告诉父母,要让他们知道,他夜落,他们的儿子,不是废物。“五叔,我要回家。”夜落看着夜狂。“好,去吧,哈哈。”夜狂很痛快,他明白夜落现在的心情。夜落听到夜狂答应,立刻跑开,可他马上又回来了。“大哥......谢谢,谢谢你在我困难的时候站在我身边。”“哈哈,兄弟之间,没有谢字。”夜空大笑。

  “爹,娘,爹,娘,”夜落进了家门大声喊道,好像是要宣泄,宣泄几年来的委屈。“落儿,怎么了,”秋芸听到夜落的喊声,赶忙出来,夜云天也放下茶杯出来。“落儿,怎么了,啊,你身上怎么这么,啊——落......落儿”秋芸的声音甚至有些颤抖“落儿,你......你淬形了。”这时夜云天也出来了,立刻就发现了夜落的变化。“嗯,爹,娘,我淬形了,我淬形了。”“呜呜,”秋芸再也忍不住,上前抱住夜落。“落儿,落儿......”自己的儿子这几年受的罪她最清楚,此时,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夜云天也很激动,“我夜云天的儿子不是废物,从来不是。哈哈!”

  夜落在家中吃了八年来最幸福的晚餐后,来到了后山。此时,正是夕阳西下,又是漫天血红。“终有一日,我夜落会像这夕阳般,渲染半边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