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渐渐黑了,夜落知道后山上有许多凶兽甚至有灵兽出没,以他的力量,一旦遇到什么野兽,那后果夜落是非常清楚的,他快步向山下走去,“战哥,夜落那小子完蛋了吧,哼,以前很嚣张嘛,现在原形毕露了。”“是啊,战歌哥哥你以前还把他当成你的对手,他才不配,哼,就算是直系那也没有出息,你看今天他......战歌哥哥你是我们这代旁系中最厉害的了,你一定要灭灭直系的气焰,帮我们出口气。”夜落听的清楚,是一男一女在说话,而他们口中的战歌,夜落认识,旁系一个很杰出的第三代,三爷爷的嫡孙,夜战歌。“你们别把直系的人说的这么坏,正玄爷爷管教他们很严格的,还有,夜落的事......你们以后不要再提。”“喔,知道了。”两人答道。

  :酷匠J网唯C{一。正&}版j,@其他《都√是;U盗版u(

  夜落悄悄的绕道过去,脸上浮现出一个淡淡的笑,却不知是苦笑还是欣慰的笑,自己无法修炼,但有的人对自己的态度却没变。想到这,夜落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女子的身影,一个永远不会抛弃他的女人,“娘”夜落低语一声,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个真心的笑容。“落儿,你回来了啊,”夜落刚走到家门口,秋芸就出来了。“娘,你还没睡,”“你不回来,你娘睡的着?”夜云天也跟着出来了,夜落内疚的摸了摸后脑勺。“好了,快进屋睡觉。”今晚月亮很亮。

  夜晚流去,天蒙蒙亮,日出东山,“云天,落儿呢,”秋芸起来叫夜落起床却没有发现他,心中不禁一慌。“他每天起来锻炼,几年来你又不是不知道。”夜云天坐在窗前紧紧的盯着那个身影,窗外一个弱小的身影正做着蹲起动作,动作极其简单,而他却做的那么认真,一丝不苟。汗珠一滴滴落在地上,好像少年的不屈。秋芸的眼中早已含满泪水。“落儿......傻孩子......”夜云天握了握拳头,然后欣慰的一笑:“我夜云天的儿子。”

  夜落锻炼完毕,将湿透的衣服换掉,来到了正堂,此时夜云天和秋芸已经在餐桌上了,“爹娘,”“嗯,快吃饭吧,”一家三口的饭桌很安静,只有秋芸不停的给夜落夹着菜,夜落默默的接受着母亲的爱,心中却苦涩不已:母亲的爱,自己恐怕永远偿还不了了。“落儿,一会儿别忘了去训武场,“嗯,知道了。”

  训武场是一个广阔的广场,位于整个夜家的正中央,是为“炼体”“淬形”“凝神”初玄境的夜家孩童训练用的。“喝——”“哈——”“啊——”“十,十一,十二......”此时训武场上已人声鼎沸,全都是夜家的小辈在锻炼。

  训武场很明显的分成了两批,第一批人员众多,年龄大约都在六岁到八岁之间,这些都是还处于三个初玄境的孩童,另外一批是年龄在九岁到十二岁的孩童,他们已经是初入灵玄境的了,当然在第一批中也有好多大龄孩童,而在第二批中也有年纪小的孩童,那这就是夜家的精英了,比如,夜落的二哥夜风,也就是夜落大伯的儿子,已经是灵玄二阶了,还有四叔的女儿夜青,一阶灵玄,六叔的儿子夜穹空,女儿夜灵,都是一阶灵玄。第二批达到灵玄的人都是统一由夜落的五叔夜狂带领统一教授玄技。

  天玄大陆的修炼分为功法和武技,功法称之为玄决,玄决是修玄之根本,只有靠玄决才能提升自己的境界,不过,玄决只有达到灵玄顶级阶才开始学习,选择一本玄决极其重要,因为,那有可能就是伴你一生的修炼功法。据天玄大陆的记载,玄决分为“初等”“大地”“神皇”“破空”“虚天”五级,一个较为强大的势力也许存在神皇级玄决,但是破空级玄决,如果没有什么奇遇的话,基本是得不到的,至于虚天级,或许那些存于上古,超脱于世的恐怖势力会有。到底还有没有更高级的玄决,这是天玄大陆修炼者的疑惑,虽然大陆记载只是到虚天级,那有没有没被记载的呢,这谁也说不清。而玄技则是战斗武技,同样分为“初级”“人级”“王级”“神级”“法级”五级。一个高级的玄技在对敌时造成的伤害是低级武技无法比拟的。当然,这要求你修炼到位。

  第一批则全都分散开来,三三两两,或单独一人,初玄级的人只能靠自己一步步从“炼体”到“淬形”最后“凝神”从而突破到灵玄,才算脱凡入玄,真正成为一个玄者。夜落默默的走到广场的一个角落,开始锻炼自己的筋骨。“看,夜落,呵呵。”“啊,他就是夜落昂。”“嗯,玄力0,也是个人才了。”“是啊是啊,哈哈。“喂,你看,他就是我昨天跟你说的那个不能修玄的人了。”“嗯......长得倒不错呢。”“。。。”“唉,中看不中用。”“你们还是好好修炼吧,争取早日变成真正的玄者,还有时间议论别人,”“就是,还好意思说别人。”

  夜落的到来像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样,广场上的人都叽叽喳喳的谈论起来。这边的动静惊动了夜狂,“你们接着练,别给我偷懒,我去看看。”夜狂缓缓的走了过来,一群孩子立即安静了,夜狂在他们心中就像是黑面判官似得,一句话就决定了你的“生死”。夜狂用眼神扫视了一圈,每一个人都慢慢的低下了头,生怕被判官盯上。“怎么,你们都练好了,成玄者了?哼,一个个不好好练,就都给我滚蛋。夜狂看了一眼,慢慢的走向夜落,“好好的,别让别人看不起。”夜狂拍了拍夜落的肩膀。夜落抬起头,目光坚毅的说;“我明白,五叔。”夜狂点了点头,走开了,夜落四年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那么大的训练量,一个小孩能坚持四年连他都很佩服,可最后,老天却给了个这样残酷的结果,不得不说,苍天弄人。

  经过夜狂的警告,每个人都开始认真锻炼了,这个世界靠的是实力,一切都用实力说话。烈日阳阳,照在广场上每个孩童的脸上,没有人喊苦喊累,只有不屈和坚持。

  “好,休息一个时辰。”夜狂的一句话让广场上所有人立刻松懈下来,每个人就地坐了下来,夜落重重的喘着气,超高的锻炼强度让他不堪重负。

  “小九,”夜落的父亲虽说在第二代排行老三,但是夜落出生的晚,所以排行老九。夜落微微一笑,会这么叫他的只有他大伯的儿子,他的大哥夜空。“大哥,”夜空随地一坐,“唉,累死我了,额,没办法啊,天赋不行,现在还是不能凝神,呵呵。”“呵呵,大哥已经很努力了。”

  从小夜落便和夜空亲近,夜空也很照顾夜落,处处护着这个小弟,巧的是夜空天赋也不行,只比夜落强上那么一点,十一岁的年龄连凝神都没达到。不得不说资质差到了极点,所以夜落的大伯夜绝也没对他有太大的期望,而是把期望都放在了二儿子夜风身上,对于夜风十岁便是二阶灵玄他是很满意的。

  “小九,刚才他们说的话,你别在意,他们就这样,一点出息没有,就会欺负自己人。”“没事,”“哎,你们看,那......那是大长老和二长老啊。”一句话吸引了广场上的所有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