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影界最南的星海处,人迹罕至,鸟兽丛杂,星海岸上生长着五六千里的幻彩森林,百万种珍惜树木在落日的余晖下堆青妆红、凝黄绽紫,飘摇的如一片彩色巨浪,与星海的狂涛交相辉映,浩瀚壮观。落日的余晖倾洒在林海,给整片森林镀上了一层金沙。

  最.r新,p章3)节上#酷匠网

  无数山鸟野兽悄然无声,似乎在静静等待夜幕的降临。

  本该是祥和温静的傍晚,可是此刻在幻彩森林一隅,一名美艳的女子正夺路狂奔,女子姿容秀丽,体态婀娜,端的是清丽脱俗,出身富贵人家。可是全身却血迹隐隐,青丝杂乱,脸色惊慌担忧,受了不轻的伤。

  她不停的御风而行,每次足尖轻点树木枝桠,就飘飘然滑翔数里,料想是长途跋涉原因,此时的的身形已经遥遥欲倒,也许下一刻,她就有可能一跤摔倒在林间。

  女子的嘴里喃喃有声:“燕,你可不能倒,你要倒了,小主人就可没命了!”一想到此,这个叫燕的女子看着怀里酣甜熟睡的小脸,睫毛弯弯,再次鼓气强大的使命感,强撑着一股意志,继续向前滑翔飞去。

  “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燕不住地告诫自己,一旦到达幻星海,凭借水家的独门渡术,立刻就可以逃出生天,从此就可以改名换姓,重新生活。

  风声微拂,一阵鸟兽惊起,幻彩森林一处,天上光华流转,气浪迭生,接着悠悠降下一群人,大多黑色装束,半遮着面,领先的一名老者目光如惊雷乍闪,扫视幻彩森林,怒声道:“该死,这幻彩森林遮天蔽日,此刻又临近夜晚,上哪去找那个婢女去!”

  身后一中年人上前怒喝道:“还不怪你毒老,都说了一个都不放过,你却心慈手软,把这些婢女放走,此刻倒好,还走了一个小杂种,天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老者面色阴沉,狠狠瞪着中年人汉子,面具之后,也不知是谁,从聚在一起那一刻起,就特别怀疑此人,处处和自己作对,但是现在人多势众也只好隐忍不发,凝神打量着四周,搜寻那婢女留下的痕迹。心想等到无人之处,必定先解决掉这聒噪的家伙。

  从收到水族水家藏有惊天秘宝的那一刻起,无数人就开始蠢蠢欲动,毒老已经很少再过问红尘天,可还是禁不住秘宝的引诱,和这群家伙做出了灭人全族的事情。

  虽然做的非常隐秘,可那水家也不是吃素的,仗着独一无二的水系幻法,恁是让他们杀出了一条血路,逃出了少数几个人。

  而那名婢女竟然向着相反的方向一路狂奔,要不是有刺客一门的瞳术高手在场,险些就让这女子逃脱,这名婢女罕见的怀有强大的风系法术,这项法术在逃跑能力上几乎是一流的,沿路还能完全操控气流掩盖行迹,当真是让人气的懊悔不已。

  可是事到如今已经无法后退了,这名婢女晾他也翻不出什么花来,可坏就坏在那名婢女带走了水家的一名子嗣,而那子嗣身上,戴着这次他们唯一所见的重宝——琉璃月符。

  琉璃月符,上古时期流伤阁创始人月流伤的信物,月流伤以七情入法,修炼出旷古绝今的流伤诀,将每一刻的情绪波动,感情纠葛化作绵绵不断的攻击手法,使流伤阁一跃而成天下炙手可热的神秘门派。

  令人不明白的是,这个神秘门派收徒极少,对门徒要求极高,且历代门徒的名声都不太好听,因为修炼流伤法术的人最讲究情绪淡然,大多薄情寡性,可并不妨碍流伤阁冠绝天下。

  除此以外,流伤阁的驻地也是一个迷,想要拜入门下的人,据说要在每月的十五月圆之日,对着圆月大声痛哭,只有哭声最为悲切,情绪歇斯底里的人才可以拜入流伤阁。

  还有一个传言中的说法,就是得到琉璃月符!

  琉璃月符是创始人月流伤的独门信物,只有持有琉璃月符的人,才能有机会进入驻地,获得一日的参观学习机会,就算不能拜师成功,流伤阁也会在流伤宝地选取一项宝物作为谢礼,单单这一项,就使红尘天无数人为之疯狂,为之恶向胆边生。

  所以,历来流伤阁都被冠以神秘、诡异的门派称号。

  此时,看向在场的诸多高手,毒老此时也不免生出一丝无力感,凝神看向那修炼瞳术的,只见人群里走出一位裹在黑色长袍里的人,仅仅露出一双神色灰暗的眼睛,那眼睛随意一扫,四野苍茫,林间布满苔藓、落叶、野草,在他瞳力的细微感应下,所有的形迹都指向了一个方向。

  这时,却有另一人上前石破天惊般喝道:“不对,你们都错了!”

  一语既出,所有人哗然,再定神细看是一名修炼幻法的家伙时,眉头微皱,只见淡淡法珠围绕着这人缓缓飞旋,在静静暗下来的密林格外耀眼。

  毒老试探问道:“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众人顿时连声暗骂老狐狸,本来一起共谋事情时,大多人都戴着面具,少数人还使用了别家的武功技法,就是为了遮掩自己真实身份,你此时打听别人姓名岂不是探人老底,顿时大为不满。

  却见这修炼幻法的人也不接话,却说道:“请问各位这水家以什么功法最为擅长?”

  “这不难猜,当然是水系幻法了!”众人回答道。

  “错,据我所知,水家的人几乎就没有一人修炼此类幻法!”这人淡淡说道,眼角余光扫视众人,丝毫不以为意。

  “那是什么?我看那些冰刀霜剑的,不是水幻又是什么?这和咱们追人什么关系”一人奇怪道。

  “当然有关,因为水家所修法术,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圣水蓝气!”一语既出,顿时满场震惊。

  “你说什么,圣水蓝气?”

  圣水蓝气,是天地五气之一,分为金系的皇极紫气,木系的长生青气,水系的圣水蓝气,火系的火玄傲气,土系的润土方气,都是天地五德真法。随便修炼一种,都可以获得无上妙处。

  “他奶奶的,既然是圣水蓝气,咱们还追个什么劲,早知道回去抓几个俘虏,逼问出修炼法不就好了吗,还找什么流伤阁呢!”众人议论纷纷。

  “难道这婢女去的是星海方向!”其中一人率先想出其中关键,众人心神一凛,顿觉有理。

  “不错,不说圣水蓝气修炼可不是一夕而成,而琉璃月符就不同了,最差大家也能获得一个宝物,不是非常好吗!”毒老郑重说道。

  众人一听,顿时大为赞同,修炼功法,毕竟因人天资而异,更加需要勤勉刻苦,而实实在在的法宝武器,可是最为实用的东西。

  被这修炼幻法的一语点醒,众人心想差点着了这女子的道,去星海只要一直往前就好,而那女子穿行的方向,几乎毫无规则,七拐八绕。

  殊不知,其实婢女燕并非是故意为之,只是心神恍惚,辨识不清方向而已。

  入夜幻彩森林,本该清寂幽静,可今天却不时有虫兽鸟雀被嘈杂惊扰,不满的叫声此起彼伏。

  众人商议决定,所有人布成一张大网状,缓缓向着星海方向包围过去。

  一人彩衣飘飘,鬼魅般飘到一处树上,从身兜里掏出一只虫子,虫子振翅飞走,这人旋即跟上,口中低语道:“一群白痴,这月符终究会是我的,有我这追影虫协助,谁也逃脱不开!”

  风声呼啸,草木飞速倒退,燕又继续御风而行了一会,渐渐感到全身一阵乏力,身上清晰可辨的伤口在药物的作用下已经结疤,可自己长时间的透支飞翔导致法力已经快油尽灯枯,连忙降落到一处树干上,稍作歇息。

  斜倚在树干上,她感到眼皮滞重,头脑昏沉,几乎就要不可抑制地昏睡过去,可一想到怀中的婴孩,却又强打起精神。

  她想到了远方的家乡,还有很多愿望没有完成,为什么昨天还一阵祥和的小镇,今天就长街浴血,难道都为了那虚无缥缈的欲望贪婪。世间最坏的,根本就不是坏人,还是怂恿坏人的人心啊!

  她想到心中倾慕的男子,那个豆腐坊的掌柜的儿子,每次家里新做了豆腐,都要率先送给自己尝尝,那满脸欣喜的表情,如刚才的夕阳般灿烂远去。如今这一切,都变成了遗憾,而遗憾又化成了痛苦,如刀子在自己的心里肆意决荡。

  迷糊中,她狂呼、呐喊,不要走,小姐、老爷,一个个鲜活的人在她面前被夺去生机,生命的逝去犹如秋收时的稻谷,一茬一茬地凋零。

  似乎感到一阵凉风吹起,一道惊呼在耳畔久久回荡。

  她霍然惊醒,惊慌跳起,只见自己竟然站在了悬崖边上,身后一名彩衣女子神色复杂,静静地打量着,一只怪异的甲虫停在她的如瀑的发丝上。

  燕的心沉到了谷底,看着这彩衣女子,一阵绝望,眼看她不断地向着自己靠近而来,苦笑忖道,都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连南荒饲养虫兽的蛊门高手都来了。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轰隆声起,悬崖下方忽然暴起一大片云团,云团鼓舞升腾,烟雾弥漫,隐隐有霞光掠起,密集的光雨如激旋的沸流,循环爬高。

  一片清丽绚烂的光幕在此时生成,犹如神奇的镜子镶嵌在崖璧上,瑞光闪动,景象瑰丽,镜子里色彩绚烂爆舞,无数人流车马如飞般掠过,此时天地间一片莹白,滚滚天地灵气咆哮着流入镜子,掀起滔天的火焰光浪,奔腾流泻。满目的月光如苍白的剪影,在狂暴绚丽的光幕前暗淡失色。

  幻彩森林里的无数人被这奇异的景象吸引,燕也喃喃看着这奇异的景象,浑然忘了身后的危险。

  “那是天洞!”彩衣女子眼里闪着异样神采,失声叫道。

  天洞?记得以前小姐说过,天洞是天地间碰撞产生的罅隙,是天地法则的不圆满,不规则而产生的天地巨洞,据说可以通达另一天地。

  一念及此,燕纵身一跃,向着迷离流彩的镜子坠去,天地间,只剩下彩衣女子的气苦狂怒的喝骂。

  入夜的幻彩森林,再次归为一片淡然清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羽宙柒少说:

随便发一章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