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井上川发出沙哑的笑声,“你个老头,当初你爷爷用轩辕剑杀了我,他不久也死了吧。”

  尚轩辕一听,一惊,心里升起无名的怒火“你是服部半藏!”尚轩辕的爷爷尚之云乃是轩辕剑主人,服部半藏号称世界第一剑客,嗜杀成性,不停的挑战天下武者,输了就得死,直到服部半藏再无敌手。

  尚家乃是华夏第一守护家族,实力庞大,服部半藏来到华夏第一次就找到了尚家,杀了尚家两个人,尚之云听说后,亲自向服部半藏发出挑战。

  服部半藏当然不会拒绝,他就是冲着尚之云来的。

  这一战在华夏掀起滔天大浪,世界第一剑客,华夏第一武者的巅峰对决,一些勇敢的武者都来观战。

  两人在一片峡谷之中,四周宽阔,是个决的好地方。

  服部半藏抽出村正妖刀,在他手机刀被一层红色烟雾包裹,很是煞人;尚之云取出背着的轩辕剑,紫色的刀身犹如被烈火灼烧,上面刻着的紫色巨龙想要翱翔九天。

  所有人只听见,激烈的撞击声,和地动山摇,峡谷上的地都裂开了,有些武者站都站不稳从峡谷掉了下去,往下看去只感觉有一股强大的气流上来,打在脸上。

  ?酷n9匠("网◇8唯一6正:D版q,其s他}都是*盗版

  这一战没人有看到,想看的人非死即伤,可见这一战威力巨大,后来人们只知道服部半藏在这一战中死去,尚之云也身受重伤不久死去。两把剑也同时消失。

  服部半藏死了,甲贺流和乙贺流对尚家展开了疯狂的报复,尚家没有了尚之云和轩辕剑的保护,实力大减,那一天惨遭屠杀,还是其他两大守护家族赶到才遭灭门,但是这次以后,尚家渐渐没落,一直在寻找轩辕剑。

  “怎么很惊讶?”井上川哈哈的笑。

  服部半藏说的没错尚轩辕很震惊,已经过去一百年了,服部半藏怎么会出来?“你怎么还活着?”

  服部半藏笑了笑“别人都叫我恶魔,你觉得谁敢收我?阎王见我都要退避三舍!剑在人在,我想你应该还不知道当年的事情吧,你以为凭你爷爷那点实力能杀了我?要不是剑灵出来,他根本伤不了我一根汗毛!”服部半藏语气很不甘心。

  尚轩辕是冥门的人,自然也知道剑灵,神器是会选择主人的,遇到合适的主人当遇到危险时剑灵就会出来保护,他真的没想到,轩辕剑的剑灵这么强大,能杀了服部半藏。

  “好了,你去看看那个小子吧,等他实力够强再来杀我,不要让我失望,这个身体真不错,哈哈哈。”服部半藏大笑这消失了,井上川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做的一切都为他人做了嫁衣!

  藏在工厂里的两个男子吓得直冒冷汗,他们什么都听到了,服部半藏在倭国可是神一样的存在。

  两人就要走,不知道什么时候尚轩辕已经站在他们身后,咔咔,骨头断裂声传来,两个男人纷纷倒下,尚轩辕没有一点怜悯,服部半藏出来了天下势必大乱,必须让叶破军快点提升实力!

  叶破军开着车眼前浑浑噩噩的,他的伤口很疼,服部半藏的一脚给他造成了内伤。

  把车开到家里,走进们看都没看沙发上的伍玉和冷诗雨一眼,捂着胸口跑进了房间。

  两人正在看泡沫剧,看到叶破军这个样子,遥控器一扔,去了叶破军的房间,叶破军把门锁上了,冷诗雨不停的敲门,叶破军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开门,冷诗雨都快要急哭了,伍玉从裤兜掏出一把枪对着门锁开了两枪,门开了。

  叶破军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冷诗雨不断的摇晃叶破军,喊着叶破军,叶破军还是一动不动。

  伍玉就受不了了“赶紧送医院啊,你在这摇啊摇的有什么用啊?”

  “对对对,上医院”冷诗雨不知道哪里来那么大力气把叶破军抱了起来,就要往外送。

  “两位姑娘稍等,老朽有办法。”一道声音从窗户传来,只见一个白发老头正在爬窗户,很笨拙,连爬带摔的才进来。

  冷诗雨和伍玉看着他,伍玉拿出枪对准尚轩辕。

  尚轩辕一阵爆汗,自己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别闹,我真的是来救他的。”尚轩辕小心的说道。

  “为什么要救他?”伍玉问到,他可不知道是谁救了自己,一看这个老头就是个骗子。

  “我救了你,就不能救他?”尚轩辕欲哭无泪,这时代救人都这么难?

  “你救了我?”伍玉奇怪的问,这个老头爬窗户都费劲,能救自己?

  “哎,来不及了”尚轩辕看着叶破军的呼吸越来越急,赶紧抢过叶破军“冥,治疗。”尚轩辕说了一句口诀,叶破军身上泛着绿光。

  叶破军的呼吸曼曼恢复正常,尚轩辕松了一口气,在叶破军嘴里塞了一颗绿色药丸,拉开了门,带着伍玉和冷诗雨走了出去,“晚上他就能醒过来,让他去北路垃圾场找我。”看着说完就走了。

  伍玉和冷诗雨满脸疑惑,不过也只能等了。

  叶破军的房间里,叶破军好像是被什么扶了起来,轩辕剑也自动立了起来,叶破军吐出一口鲜血吐在轩辕剑上,轩辕剑闪现这紫光,散发出紫色烟雾把叶破军包裹起来。

  叶破军身上不断有黑色的物质产生,等到烟雾跑去叶破军身上已经全是黑色物质了,叶破军也醒了过来。闻到很臭的味道,发现自己成了一个黑人。

  赶紧打开门跑进洗手间,在客厅里的伍玉和冷诗雨听到门响了赶紧跑过去,只见叶破军的床上只有一把剑和黑色的物质,还很臭叶破军不知道去哪里了。

  洗手间了穿来哗哗水声,冷诗雨问“尤尤,你在里面吗?你没事了?”

  “我能有什么事,没事我就是太热洗个澡。”叶破军不想让冷诗雨知道自己满身黑泥的事,怕笑话。

  “哦,那就好,你先洗澡吧。”冷诗雨知道叶破军没事就放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