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正是冷诗雨,已经凌晨三点了,他翻来覆去睡不着,因为叶破军还没回来,他还以为叶破军在生他的气,自己早上说话的确太重了,心里也很不好受,他拿出手机给叶破军打了一个电话。

  但是叶破军喝的大醉,哪里能听到,女子把叶破军放到床上就走了,恐怕叶破军耍酒疯,发生点什么事情就不好了。

  冷诗雨打了5,6个电话,都没人接,这可把冷诗雨吓坏了,她虽然不是很了解叶破军,但是他知道,叶破军不管再怎么生气也不会不接他电话的,难道叶破军出事了?

  想到这里冷诗雨赶紧穿好衣服,走到彩钢房,去找胖子,胖子睡得和死猪一样哪里听得到敲门声,冷诗雨干脆拿出钥匙,打开了们,只见胖子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桌子上摆放这零食的包装,冷诗雨踹了他一脚胖子掉到了地上,却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把冷诗雨气的,拿出一瓶冰水,哗啦啦的倒在胖子脸上,“啊,好冷”胖子大叫起来,终于醒了过来。

  看到了冷诗雨在自己面前,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赶紧抱住自己那庞大的身躯,对冷诗雨说“表姐,你对我做了什么。”一脸的不甘心。

  冷诗雨没有理会他,问他“叶破军呢?他去哪了?”

  “啊,没在我这啊,他还没回来吗?不应该啊,没有要紧事他是不会不回家的,你是不是和他吵架了!”

  胖子说的还真准,说中了,冷诗雨也没有隐瞒,把早上的事情跟胖子说了一遍。

  胖子拍了一下脑袋,无奈的看着冷诗雨“表姐,我哥在军队了十年,这十年里,每天跟枪支弹药在一起,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嘛?你以为他真的是不想见你吗?”

  “不是吗?”冷诗雨问胖子差点从沙发上掉了下来,额对冷诗雨说“表姐,你们或许看不懂我哥,但是我却能,他之所以去当兵,受那么多苦就是为了能保护身边的人,他最在乎的就是亲人,他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你这样说他,他会当真的,他就是一个情商为负数的人,哪里知道你的意思。”

  冷诗雨听完胖子的解释,很感动,也很后悔,赶忙跑进车库,提了一辆法拉利出来,火红的车身,在夜色下犹如一道红色幽灵,冷诗雨开着车奔驰而去,但是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就在大街小巷的串游,已经凌晨了没有什么人,如果有人还不看呆了,一辆跑车在大街小巷游窜,太煞风景了?

  冷诗雨不停的找,只听见“哎呦,会不会开车啊,去投胎啊。”一道女人的声音传来。冷诗雨也吓了一跳,两点半不在家准没好事。下车去看,一个女子坐在地上,正是兰兰,“兰兰”冷诗雨惊讶的说。她还以为是碰瓷的呢?

  徐兰也抬头看了看“诗雨,大晚上的你在这干什么,跑飞车?”徐兰不解,冷诗雨太反常了,这么多年叫冷诗雨出去玩都不去,怎么会大晚上在这开飞车,难道自己撞鬼了,徐兰想想都害怕,往后爬了两步“你是人是鬼?”

  冷诗雨差点吐血,打了徐兰一个脑瓜崩,说“我在找人!”

  徐兰还是有所怀疑。

  冷诗雨无奈,打开了法拉利的车灯,她站在前面,影子被拉的很长,对徐兰说“可以了吧。”

  徐兰看到有影子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头上的汗,站了起来,他并没有被车撞到,只是被吓了一跳,摔倒了。

  “吓死我了”徐兰说冷诗雨无语,问徐兰“你大晚上在这干什么?”

  “哎,别提了,我本来是去酒吧喝酒,差点被侵犯,还好有一个帅哥救了我,不过他好像失恋了,一直喝酒,之后龙一来了,他也一点没怕,三拳两脚就打败了三十多人,龙一也是,后来萧玉龙下来了,和他过了两招,也不是他的对手,听萧玉龙说,那个男人还认识伍天痴。后来他们就在一起喝酒,两个大男人喝的醉了,还是我把他扶进房间的。我才出来。”徐兰一副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的模样。

  冷诗雨听完觉得这个男人好像叶破军,对徐兰说道“带我去哪里”

  “你干嘛去?”徐兰疑惑道“别废话了,快带我去!”冷诗雨拉着徐兰上了车。

  冷诗雨相信那个男人就是叶破军,萧玉龙他认识,京城萧家大少爷,从小习武,和伍天痴一样是个武痴,他不喜欢功名利禄,只是开了一个小酒吧,但是照样生意红火。

  酷匠p网永》久8e免}费U看Wn小w●说66

  冷诗雨开的飞快,一会就到了暗影酒吧,徐兰带着她找到了叶破军的房间,叶破军还在睡,看起来很狼狈,冷诗雨的眼睛红红的,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伤害叶破军,让他受苦,冷诗雨走到叶破军的旁边,帮他脱掉了鞋子,徐兰瞪大了眼睛,拉住冷诗雨问道“你干嘛?你认识他?”

  “他是我未婚夫!”冷诗雨坚定的说,他已经完全接受叶破军了。

  “什么!!!”徐兰张大了嘴巴,出乎他的意料,这个男人是冷诗雨的未来老公。

  “好了,有时间跟你说,你开着我的车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照顾他。”冷诗雨拿出车钥匙,交到了徐兰的手中。

  “好吧”冷诗雨都这样说了,徐兰也没有在追问,拿着车钥匙走了。

  徐兰走了,冷诗雨看着叶破军,这个男人受了多少苦,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却还要伤害他,冷诗雨落下了她那珍贵的眼泪,这是他第二次为别人流泪,第一次是为父母。

  帮叶破军脱掉了衣服,想帮他擦擦身体,身上的酒味太大了,冷诗雨不得脸红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帮男人擦身体,当他脱掉叶破军的上衣,叶破军吗健壮得身体露了出来,还有满身的伤疤,看的冷诗雨一阵吃惊,上次在浴室只是看到水雾里的人影,没有看到伤疤,今天他对这个男人越来越看不透,一个普通的特种兵1怎么会有这么多伤疤,难道他真的是那个神秘力量?

  冷诗雨担心起来,如果叶破军真是华夏的神秘力量,自己是该支持他,还是劝他放弃?这太危险了,他不想再让叶破军去冒险。

  冷诗雨脑袋很乱,小心翼翼的帮叶破军擦完身体,睡在了叶破军的身边,抱住了他,一起睡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