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碰瓷

  一下把被子盖上,在被窝里对叶破军说“你干什么!”

  叶破军很无奈,自己偷看,还问别人干什么。“没事,看你睡了没有,看来是没睡,我走了,晚安。”说完就走出了们去。

  直到听见关门的声音,被窝里才露出来一个小脑袋,一张拥有绝美容颜的脸,红扑扑的,像个熟透了的苹果一样,想让人咬一口。

  “呼,终于走了。”冷诗雨呼出一口气,但是一想到叶破军的身材就睡不着。

  酷g:匠z9网正~\版^首发。

  不管自己怎么安慰自己,总是忘不了,最后干脆不睡了,工作起来,当然,他把这一切责任都怪到了叶破军身上。

  早晨起来叶破军想出去打拳,但是她看到了正在吃早餐的冷诗雨,很是奇怪,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

  “怎么这么早?好奇怪。”叶破军对冷诗雨说道。

  冷诗雨想骂他,但是开不了口,因为没有理由。

  “我去打拳,去上班叫我。”叶破军说完就走了。

  “别打了,跟我出去!”冷诗雨命令道,站起身来上了楼。让叶破军很是奇怪,但是他还是听咯冷诗雨的话,换上衣服。

  女人做什么都慢干脆叫“曼曼”好了,叶破军心里不愤道。

  又过了半个小时,冷诗雨终于下来了,穿着一身休闲服,把一身好身材显露出来,即使是叶破军这样有定力的男人也情不自禁的目不转睛。

  冷诗雨看到叶破军的表情,不由得得意起来,“原来他喜欢制度诱惑啊。”

  叶破军也只是看了看,很尴尬,为了打破这个冷场的局面,他想到了一招“叶子曾经说过,72计,转移话题为上。”

  “你们女人做事真慢,以后就叫你曼曼还差不多。”叶破军说话很欠揍,不过在冷诗雨看来,这是诚实的表现,不会花言巧语的男人对于女人来说又爱又恨。

  爱是因为不用担心这个男人去勾搭别的女人。

  恨是因为这个男人不会哄自己。

  不过在冷诗雨和叶破军身上确实,王八看绿豆越看越顺眼。

  “好吧,那我叫你尤尤。”冷诗雨心情大好,叶破军开起玩笑来。

  “额。为什么叫尤尤?哈难听”叶破军嫌弃道。

  “我的曼曼也很难听啊,就这样了,走吧,尤尤。”冷诗雨说戴上墨镜说道。

  “你戴墨镜干嘛,也没太阳啊。”叶破军很奇怪。

  “要你管,快走,你还没在京城玩过能把,今天我就陪你好好逛逛,买点衣服,东西什么的”冷诗雨说,把叶破军完全当成了一个小白脸,“不是有衣服吗?还买?”叶破军很节俭,这是在军队养成的习惯,他们受到的非人训练,让他们吃不饱,穿不暖,哪里注意形象“就这两套衣服,能干什么?快走吧。”冷诗雨催促道。

  “是,曼曼”叶破军有气无力的说道。

  “小尤子,开车”冷诗雨和叶破军两人很无聊。

  兰博基尼AventadorSV限量敞篷停在路边,引来不少人的围观,车里驾驶位上的是一个面容英俊的男子,一个戴着大大的墨镜,穿着一身运动服的女子,从一家便利店走出来,手里提着两瓶水,一身阿玛尼运动服把她的身材裁剪的凹凸有致。

  女子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位上,一举一动之间尽显优雅,这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一对儿出来游玩的。

  叶破军驾驶着抢眼的兰博基尼驶上本市最繁华的街道。

  这是冷诗雨要求叶破军带她出来逛街的。虽然冷诗雨有时候如同她的姓一样冷冰冰的,但有时候却又有一点诗般的女人味,某些时候也能温柔如雨,不过叶破军觉得,他是感受不到那温柔如雨的滋味了。

  “呲——”兰博基尼突然来了个急刹车,叶破军好不容易稳住了车,冷诗雨就大声质问:“你干什么!会不会开车啊!”

  “我、我……”叶破军刚想反驳就看见冷诗雨眼眶里居然有晶莹的液体在转动,好像下一秒就要夺眶而出,他的心忽然好想被什么东西戳中了,彻底软了下去,“我”了半天也没说出反驳的话。

  叶破军转身打开车门,道:“我下车看看,好像撞到人了。”

  只见兰博基尼车前的一米远处,蜷曲躺着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出头的女子,身上穿着圆领的黑色连衣裙,手腕不远处还躺着一个LV包包,虽然前额已经有血流出,但是仍看得出面容姣好,看起来是个富人家的千金。

  叶破军连忙跨一步过去,在她身上检查了一番,坐在车上的冷诗雨想阻止又欲言又止,只能看着叶破军的全部注意力在别的女人身上,自己心里一股五味杂陈的滋味。

  陆陆续续的,兰博基尼边聚集了一圈看热闹的群众,叽叽喳喳的说着:“快打120吧,人都出事儿了。”

  “不是医生就别逞强了,别把人家姑娘耽搁了。”

  “都出了这么多血了,快给人家送医院吧!”

  叶破军只是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兰博基尼,又闻了闻指尖粘上的血迹,心里算是有底了:呵,连兰博基尼都敢碰,这丫头倒是胆大!

  叶破军装模做样的把黑裙女子抱上兰博基尼的后座,快速将车开往了医院的方向,围观的人群一哄而散。

  兰博基尼将车开到一半就转了方向,往郊外的无人区开去。

  “喂,不是送她去医院吗,你开错方向了。”冷诗雨脸色有点不好的说道。

  叶破军没有回答她,无厘头的道:“怎么,醒了?”

  后座黑裙女子坐起来的同时,叶破军也把车停了下来,走下了车,拉开后座车门。

  “你是碰瓷!”冷诗雨转过身惊讶的说道。

  “额,什么碰瓷?我怎么在这?我是谁,呵呵我是谁?”女子装作神经失常,摇摇晃晃的走下车去,把叶破军和冷诗雨雷了个隆地洞。

  “站住。”叶破军大喊道。

  不说还好。一说黑裙女子就狂奔起来,一溜烟的跑了。

  “我去追她”叶破军对冷诗雨说“不要,让他走吧”冷诗雨说。

  “什么,我没听错吧?放她走,曼曼小姐,你没发烧吧?你不是很正义吗?”

  “得饶人处且饶人。”冷诗雨这样说。

  叶破军彻底无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