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太静了,冷诗雨没有说话,叶破军也不知道说什么。

  “你,当的什么兵,特种兵?”冷诗雨破天荒的主动和叶破军说话。

  “嗯。”叶破军答到,他可不会说自己的身份,他怕冷诗雨担心,他心里清楚,冷诗雨已经开始接受他了,如果告诉她自己的身份,他一定会很担忧的。

  “哦”见叶破军不想多说,冷诗雨也闭上了嘴,又过了一小会,冷诗雨开口“去我朋友家坐坐吧,今天的聚会没来成,也没看到她,你没有生气吧。”冷诗雨瞪着眼睛看着叶破军,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女孩一样。

  叶破军看到她这个样子,噗呲一下笑了出来。

  ..冷诗雨才知道他一直在装,一脚踹在叶破军的身上,方向盘差点没把住,“开车”冷诗雨冷冷的。

  叶破军很无奈,看来还没有完全接受自己吧。

  按照冷诗雨的指示,开到了一栋别墅前,“哇,真大。”叶破军感慨道。

  的确,这样的别墅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了,三层12门大房,排列起来,高大林立,四周种满了花花草草,运动设施,应有尽有,简直是一个全能公园啊。

  “走吧”冷诗雨看叶破军一脸惊讶,一阵无奈。自己走了进去叶破军也跟了上去,就是一个小白脸。

  冷诗雨按了按门铃,门立马打开了,只见一个穿着雪纺裙的女子坐在客厅里的布艺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盘新鲜的水果沙拉,女子一边吃着沙拉正在看手里的一本书。

  女子身形有些消瘦,但是肤若凝脂,单单只是看见侧脸就让叶破军惊艳了一刹,她的美貌不在冷诗雨之下。

  “诗雨,你来了?”宋凛怜在看到冷诗雨的一瞬间,话语里透露出难得一闻的惊喜。

  宋凛怜放下手中的书,书上赫然写着《金翅雀》,叶破军隐约觉得这女子在哪里见过。

  “嗯,我的伤已经好了,所以第一时间就过来给你报个平安,真是抱歉,那段时间让你操了很多心。”

  宋凛怜莞尔一笑,细弯的柳叶眉轻轻地舒展开来,那双墨黑如夜空的翦水秋瞳里也盛满了笑意,健康粉嫩的唇瓣一张一合的和冷诗雨愉快的聊着什么,时不时露出皓齿欢笑起来,显然身上的上恢复的很成功。

  叶破军被两个女人晾在一旁,总算是想起这个宋凛怜是谁了,而且她刚刚说,她受过伤,那这个宋凛怜一定是一年前那个女子!

  一年前的叶破军接到一个任务,击杀地产大亨董峰。

  董峰虽然表面上光鲜,但暗地里都做些不正当的勾当。

  叶破军可不是什么正义使者,击杀他主要是因为董峰在一次和组织线下的人交易时耍阴招,重要的线下据点损失惨重,敢跟组织耍阴招,这个董峰必死无疑!

  那是个狂风暴雨的糟糕夜晚,董峰不知道从哪里得知叶破军要在子时击杀他,居然还敢来阴的,几番枪弹纠缠之下,最终逃到大厦顶楼和叶破军来了个正面交锋,本来是毫无胜算的,但是他手里还握着一个筹码:被挟持的宋凛怜。

  董峰被逼的无处可逃居然抱着宋凛怜一起送顶楼跳楼了!

  叶破军根本不会管董峰的死活,他也本来就是将死之人,但是宋凛怜是无辜的受害者,于是叶破军也跳了下去。

  他身上随身携带的抓钩勾住了顶楼的铁栏,两人得救,宋凛怜算是被叶破军有惊无险的救下了。

  只不过那晚宋凛怜被丧心病狂的董峰在腹部刺伤了四刀,又被他绑在天台淋了一夜的大雨,直到被叶破军救下,她已经泡在冰冷的雨水里整整三个小时,奄奄一息。

  所有事情都结束,宋凛怜去了国外养伤,想不到一年之后,居然会因为冷诗雨,他们再一次见面!

  见面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宋凛怜知道叶破军的真实身份,而叶破军不想让冷诗雨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看来得找个机会,告诉她。

  “诗雨这是?”宋凛怜终于注意到了叶破军,问冷诗雨道。叶破军一直背对着宋凛怜,所以宋凛怜看不到叶破军的样子“哦,他是……”冷诗雨还没说完,叶破军就抢着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姐妹聊天,我这个局外人就忽略了吧。”

  “你什么时候这么幽默了,怎么不扭过来。”冷诗雨奇怪的问道,今天叶破军怎么这么反常。

  $0更e1新最M+快上t酷?匠网$

  “不用管我,你们说你们的,说完赶紧走。”叶破军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催促道“这个声音好耳熟啊,咱们是不是在那见过?”宋凛怜问道。

  叶破军一阵暴汗,这丫头记性这么好?但是还是没有扭过头“小姐,你听错了吧。”

  “不对,不对,我真的认识你,你扭过来我看看。”宋凛怜很高兴,好像找到救命恩人一样。

  “扭过来,你有病啊!”冷诗雨骂到,叶破军只能无奈的扭了过来,当宋凛怜看到叶破军的时候,嘴张成了o形。

  “真的是你!”宋凛怜声音颤抖的说,好像要哭了。

  “怜儿,怎么了,你认识这个混蛋?”冷诗雨整个人都蒙了,到底什么跟什么啊。

  叶破军看到大事不妙,第一时间把《孙子兵法》《三十六计》想了一遍,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只是低着头,是不是抬起来看看冷诗雨,当看到那冷冷的目光,又垂了下去。

  “破军星,是你!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宋凛怜看着叶破军的样子破涕为笑。

  “你们两个在一起了?”

  “算是吧。”冷诗雨答到。

  “什么算是,不要我要,捡了个大便宜还不识好歹,知道他是什么人么,他可是……”宋凛怜就要说出来。

  “我可是天下独一无二,文韬武略天下第一的叶破军,哈哈”叶破军为了隐瞒也不顾形象,大笑说道。

  “原来你就是那个女孩啊,没看出来,陈年往事就不要提了,晦气,开饭了呢,我饿了。”叶破军又一次插开话题“哦,跟我走吧。”宋凛怜知道了叶破军的意思,没有在说下去。

  这倒把冷诗雨弄得晕头转向,一股怒火不油而生“怎么回事,说,不说就不吃!”

  “额,就是……”叶破军刚想解释“闭嘴!”冷诗雨冷冷的说道“好吧,让她说”叶破军看向宋凛怜,对着她挤眉弄眼。

  只是宋凛怜理解能力太差,只是眉头一跳一跳的,表示看不懂。

  叶破军崩溃了,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审判。

  “那个,就是他救过我!”宋凛怜说道。

  “他干什么去能救你?那个董峰身边的不都是雇佣军么。还是很厉害的,而且报道上说华夏出动了神秘力量才把你救出来,他是那个神秘力量?”冷诗雨一脸不相信,他怎么也不能把叶破军和兵王结合在一起。

  “事到如今,我也不再隐瞒了,是我救得她”叶破军站了起来,潇洒的说道。

  “你是神秘力量?”冷诗雨屏住呼吸,她也想从叶破军的口中亲耳听到是。

  “不是!”叶破军说道。

  冷诗雨一阵无奈,他就知道!

  “其实,我是特种兵,一个幸运的特种兵,他们在的那栋楼,正是我执行任务的宿舍楼。嘿嘿,所以”叶破军瞎编乱造的胡说。

  “哦”冷诗雨也没有多问。

  叶破军和宋凛怜对视一眼都松了一口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