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逸尘一干人等生生的憋回笑声,完了,指定内伤了。心、肝、肺抽着疼。

  两个当事人,乌眼鸡似的你盯着我,我瞪着你。“哎呀,我忘了最重要的一个条件了。”霓裳拍着脑袋,懊恼的说。

  “你说。”寿王满头黑线。

  (看L正版/章节上WH酷G匠网b

  “如果事情像你说的,我们以毒攻毒之后,双方互无损伤,是不是要在一起过一辈子?”她眯了眼。

  “那是自然。”难不成半路分道扬镳。

  “我有洁癖,不喜欢和别人共用一件东西。”她主动暴露缺点。

  “本王保证,寿王府单独为你准备一切日常用具。”他不缺钱,这个要求不过分。

  “臣女的意思是,包括您在内。”尼玛,完全是鸡同鸭讲。

  “你说本王是东西?”寿王眉头蹙成山峰。

  “难道您承认自己不是东西?”太奇葩了,头一次有人这么评价自己。

  “咳咳咳,”寿王拼命咳着,真希望咳出一口血来喷在她脸上。

  “嗤,”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是忍无可忍了,安敬亭不顾死活的大笑。寿王啊,你未来的娘子太可爱了,在下是羡慕嫉妒恨啊。

  “好,本王答应你。”寿王利落的应允。

  “那个,你不用再仔细考虑考虑吗?我可以等的。”霓裳深感意外。

  “本王心意已决。”他坚定的回答。

  “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啊,我改不行吗?”这条件都肯答应啊,你今天出门忘吃药了吧?

  “我喜欢你是女人,而且是活的。你改吗?”他微微一笑,气质如玉。

  座中忍术最高的两个男人——叶凌峰、南宫逸尘同时低下头去,呵呵,林中狐遇上雪中狐了,寿王并非传说中的谦谦君子啊。

  “额,”霓裳噎住了,他眼里的促狭一闪而过。“额,在座的很多人符合这两个条件啊,王爷为何偏偏挑上我?”

  “叶小姐,你相信眼缘吗?”他的声音充满魅惑。

  “我的眼睛不圆,是三角的。”她故意的插科打诨。

  “呵呵,”他宠溺的望着她,愉悦的笑。

  “父皇,从今日起,叶霓裳便是儿臣未来的王妃了。”云飞扬适时的宣布了主权。

  “不是,我们说好一年后的。”霓裳不干了。

  “怎么,叶小姐做我一年的挂名王妃,可以得到本王的全部身家,不吃亏吧?”呵呵,你去结识东方千寻那类的混蛋好了,你已经是我云飞扬的人了。

  “那我有王妃的特权吗?”讨点福利不过分吧?

  “得罪你如同得罪本王。以欺辱皇室宗亲之罪论处。”他抛出了更大的诱惑。

  “成交。”她与寿王轻轻的击掌。云飞扬心头一阵狂跳,那小手,细腻柔滑......“霓裳姐姐,你真的成了我的嫂子了。”紫萱开心的叫。

  “还不是。”霓裳不以为意的回答。

  “差不多了,我二表哥可好了,他最疼我了,你也是,你们都是好人,一定会幸福的。”她的喜悦是真诚的。

  “恭喜皇上,恭喜寿王。”林贵妃向二人道喜。

  “呵呵,爱妃有心了。”顺安帝笑得颇为勉强,自己的儿子剃头挑子一头热啊。

  “多谢贵妃娘娘。”寿王一拱手。

  “瞧瞧,叶小姐的风头出的足够了。咱们冷落了贵客啊。”林贵妃巧妙的转了话题。

  “无妨,这么精彩的场面在古兰见不到,今天开眼了。姻缘天定,半点不假啊。”南宫逸尘半是羡慕半是讥讽的说。说好了是欢迎古兰使者的宴会,上宁的王爷却为自己说定了婚事。

  “啊,射月公主是来和亲的。不知康王殿下可有适宜的人选?”云沧海想起了正事。

  “哈哈,上宁的三位王爷舍妹是不敢高攀了。王爷不如向本宫推荐推荐吧。”林贵妃的眼睛一直打量着篱落,哼,他古兰的公主千里迢迢的远嫁他乡,可不是为了做妾的,趁早收了龌龊的心思。

  “康王殿下,上宁多的是优秀男儿。论富贵,我朝中有两位异姓王的世子尚未婚配,忠义侯府的安世子年纪也相当。论才学,今科的文武进士倶都才貌双全。不知康王殿下意下如何?”

  “呵呵,舍妹的亲事自然是她自己说了算。篱落,宁王的话,你都听见了,心中可有属意的人?”

  “皇兄,小妹这一路上,常常听到百姓说上宁出了一位大英雄,号称“小战神”,不知是哪位将军,是否婚配?”篱落大大方方的开口,不见分毫的扭捏。

  叶凌峰微微一愣,他什么时候引起了古兰公主的注意?

  “哈哈,射月公主,果然好眼光。“小战神”是叶相国之子叶凌峰将军,叶将军一心为国,尚未娶妻。喏,这位就是。”宁王一指。叶凌峰礼貌的起身,抱拳躬身:“在下叶凌峰见过公主殿下。”

  “篱落久仰将军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品貌出众。”篱落赞扬道。不错,大哥没骗她,这位将军够帅气,比大哥那张冰山脸强上几倍呢。

  “咦?叶将军与射月公主穿的是同样颜色的衣服呢。”谢灵韵惊奇的说。

  她这一喊,顿时吸引了诸多目光。叶凌峰平时都是一身军装,表情严肃,威武的很。今日,他穿了一件淡蓝的云锦锦袍,玉树临风的站在那里,多了几分儒雅,更显得神采奕奕,意气风发。射月公主竟然也穿了一件淡蓝的云锦的衣裙。衣服的颜色相同,花纹也完全一致,都是男女皆宜的云鹤纹。这分明是同一匹布料做出来的。

  “敢问将军身上的衣衫是何人所做?”射月公主似乎想到了什么。

  “公主,叶某一向戎装在身,这衣服是妹妹特意做来送我的,有什么不对吗?”叶凌峰也有些奇怪。

  “啊,我知道了。那天的珍巧阁送我衣料的那位姐姐,竟然是将军的妹妹。不知是您的哪位妹妹,我要当面谢谢她。”篱落急急的说。

  “是小妹霓裳。”

  “是刚刚成为寿王妃的叶小姐吗?”

  “射月公主,那天纯粹是巧遇,公主也付了银子,不必记在心里。”霓裳也是醉了,撞衫了,还是她一手促成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