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逼出个候选人。我可以二选一了。

  “不知爱妃说的是谁啊?”皇上开了金口。谁能与东方家并驾齐驱啊?

  “皇上,您忘了吗?寿王至今不曾婚配啊。”林贵妃娇滴滴的说。

  “飞扬不愿意娶妻,朕是不会强迫他的。”云胜不悦。

  “臣妾知道皇上一向疼爱寿王。方才臣妾也说了,上宁自有比东方千寻高贵的男子,只是怕他看不上叶小姐的。”侮辱霓裳,是她的乐趣。

  “父皇,儿臣愿意。”云飞扬咳嗽了几声,出人意料的回答。

  '酷《匠‘网唯,一正~T版M~,J7其)他都_是盗z版&s

  “什么?”皇上愣了,儿子不是一直拒绝娶妻的吗?今儿怎么转了性子?

  “什么?”林贵妃愣了,英雄难过美人关啊,绝色当前,寿王竟然掺和进来了。很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怨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什么?”众人愣了,寿王的眼里一向只认得金银和补药,原来还住得进美人儿啊?

  “寿王和古兰的康王殿下,不是一样的不近女色吗?”安敬亭笑问,嘿嘿,我就说嘛,世上哪有不吃腥的猫,不偷吃就是好的了。

  再次无辜的躺着中枪,南宫逸尘一记冷眼直射安敬亭。

  “本王与康王不同。众所周知,本王的不近女色是因为身患重疾,而康王嘛......”他高深莫测的笑笑,不肯说下去,反倒引起众人的无限遐想。

  “看来,寿王的身体康复了,扯闲话竟然扯到本宫的头上了。”南宫逸尘薄怒。上宁的男男女女,特别喜欢偷窥别人的隐私啊。

  “飞扬,你真的愿意?”他亲爹按捺不住兴奋,儿子肯娶妻了,他向素馨有交待了。

  “儿臣愿意。”云飞扬再次申明。

  “好啊,好,父皇这就下旨。”云胜比谁都急。

  好你个大头鬼啊,霓裳暗骂,为毛没有人征求本人的意见啊?

  “等等,陛下且慢,我不——愿——意。”霓裳扬声说道。

  “呦,寿王殿下看得起你,是你几世修来的福分。你不说感恩戴德,还敢口出狂言,这是藐视天威,你知不知道。”林毓秀酸溜溜的说,好男人的眼睛都瞎了吗?

  “福分?林小姐认为是福分,何不自己嫁他。”霓裳反问。

  “我......”她能说她是被寿王拒绝过的其中之一吗?

  “寿王乃我上宁嫡出的皇子,叶霓裳,你是觉得朕的儿子委屈了你吗?”顺安帝大怒,儿子好不容易有了成亲的心思,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竟敢说——不同意。她打的是整个上宁皇室的脸啊。

  “委屈倒谈不上。臣女只是不愿意而已。”霓裳温婉的回答。

  “给朕一个合理的解释。”

  “皇上想听真话吗?”霓裳问。

  “当然,你实话实说就是。”

  “臣女不想嫁给一个病秧子。”她干脆的说。

  “嘶”,大殿上到处是抽气的声音。叶霓裳的傻病又犯了啊,这是不要命的节奏啊。有胆大的人忍不住从眼皮底下偷偷的观察寿王的脸色。怪了,苍白的脸上不见一丝愠色。

  “飞扬,这不识大体的女人怎配上皇家的玉碟?”云胜彻彻底底怒了。

  “叶霓裳,寿王若不是身体不好,你怎么会有这个机会?真是一个不知惜福的人。”李雅晴火上浇油。

  “李小姐倒是懂得惜福的。只可惜,寿王就是身体不好,也轮不到你。”霓裳看家的本领就是气死人不偿命。

  “父皇,儿臣非她不娶。您是一国之君,没有人能够违背您的意愿。”不同意是吧,别怪本王用强的。老虎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病猫。

  “呃,”皇上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赤裸裸的以势压人啊。

  “寿王为何一定非她不娶呢?”林贵妃疑惑的问,那么温润的人,也开始不讲理了。

  “贵妃娘娘,适才您说,叶霓裳的命格奇特,引起了本王的好奇。本王幼年丧母,后来又离奇落水,从此身染沉疴。虽有父皇的呵护、贵妃的照料,多年却不见好转,想来未必不是命格在作祟。本王想,两个命格奇特的人在一起,也许会以毒攻毒,从而治好本王的病。”

  “不,我才不要给你冲喜。万一你不幸挂了,我怎么办?”霓裳看过不少故事中有冲喜的桥段,十之八九是背上克夫的恶名,孤老终身的,她不要那可怕的下场。

  “挂了?那是什么意思?”寿王不明就里。

  “嗯,就是死了的意思。”霓裳飞快的解答。

  “咳咳,”他不合时宜的咳嗽,本王即使不病死也会被你气死。她这是对他多没信心。

  “本王不怕死,叶小姐不必担心,大不了本王答应你,你无须殉葬。”他好心的为她考虑。

  一群人虎视眈眈盯着她,看架势不应承这门婚事,立马就会定她个欺君之罪。

  “我们各让一步,你答应我提出的条件,我可以考虑。”她的眼睛滴溜溜的转,先拖住他。

  “不妨说来听听。”他点头应允。

  “第一,我答应把你加入我的候选人名单。一年之内,我会把自己嫁出去,到时候,你还活着,我首先考虑你。第二,大家都知道你在认识我之前,就重病缠身,所以,你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不关我事,任何人不许诬陷我的名声。第三,介于你身体的原因,我有权利结识其它的男子,我会对你保证,只是正常交往,绝无暧昧。第四,我不能为你守节,但是鉴于我是被迫答应嫁给你的,你应该对我做出补偿。你若是不幸夭亡,我要求继承寿王府的全部财产,保留寿王妃的称号,我的后人世袭你的爵位。第五......”

  “叶霓裳,你够了没有?”寿王再好的脾气,也发作了。她这是多么巴望自己死,身前身后的事情设想的如此周到。什么被迫嫁给本王,在她眼里,分明是一桩一本万利的买卖。

  “虽然不够详尽,但是看在你诚心求娶的份上,我就马马虎虎的不过多的和你计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流年离殇说:

唉 ,古代真心的不好,女主期待自由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