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是啊,叶小姐说的不错。只是你的命格奇特,沧海因皇子的身份,让你遭了磨难,再议亲的时候叶相国一定会小心谨慎。不过你放心,你的妹妹已与本宫的儿子订下姻缘,你这个嫡出的姐姐,是必有后福的。”林贵妃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

  我擦!霓裳在心里把林贵妃的祖宗十八代挨着个的问候了一遍。人老奸马老滑,你比狐狸还狡黠。你的意思,你儿子是皇子,我才遭了磨难,换了平常人,准得让我克死呗。我妹妹是未来的王妃,叶府嫡出的女儿自然不能比下去。奶奶的,纵是天下有不怕死的男子,他还得尊贵无比,起码得与宁王平级。你丫的肠子坏透了吧?

  安敬亭默默衡量了一下分量,决定做个安静的美男子。唉,娶个这样的媳妇,怕是无福消受啊。

  “贵妃娘娘,霓裳恰巧认识一位男子,他完全符合娘娘说的条件呢。不过,他只在我考虑的名单内,一年之内,若是没有更好的候选人出现,霓裳就准备马马虎虎的嫁了。”霓裳扔出一枚重磅炸弹。

  “哼,说谎之前动动脑子。”云沧海手指的指节泛白,“你刚刚清醒几个月,这么快就另觅新欢,你是有多不要脸。”明明是自己丢弃的,突然留恋起她痴缠的模样。

  “呵呵,霓裳记得是宁王负心在先。而今你大婚在即,却对我横加指责,咱们两个谁更不要脸啊?再说了,退婚的圣旨上,明明说男婚女嫁,各不相干,我要不要脸,与你有一钱银子的关系吗?”霓裳慢悠悠的说。

  “你,”云沧海的脸胀得通红,可恶的女人,一看到她,莫名烦躁的情绪赶都赶不走。

  “沧海不得无礼!”林贵妃轻喝。“不知叶小姐说的是在座的哪一位啊?如果门当户对,本宫愿意做个现成的冰媒。”

  “霓裳说的那个人根本不在场。”她眼皮都不肯撩。

  “是根本不在,还是根本不存在?”李雅晴揶揄的问。骗鬼呦,上宁优秀的男子有谁缺席吗?

  嘿嘿,叶霓裳是撞鬼了啊,在上宁很不受待见。本宫行行好,拐她回古兰吧。南宫逸尘被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不行不行,他是送篱落和亲的,别忘了正事。再说,她看起来胸有成竹的,不愁嫁啊。

  “你想知道他是谁,直接问就行。又不是见不得人。”她冷哼。

  “霓裳姐姐,你说的那个人是谁?我认识吗?紫萱想让你做我的嫂子,但是我知道,娘亲来不及生了。”紫萱认真的说。

  “哈哈,”众人捧腹大笑,林贵妃拿了帕子掩嘴,胸口一起一伏的。顺安帝的胡子直抖,“这丫头,比你娘当年还要淘气。”

  “皇兄,”尚阳公主娇笑:“您就纵着她吧。”

  “这个人,站在大殿没有谁会认识的,但是提起他的名字,路人皆知。”霓裳微笑。

  “哼,他是谁啊?”林毓秀接过话头。

  “东方千寻。”她一字一句的说。

  一道凌厉的眼神射过来。霓裳一愣,瞟向对面。云沧海阴沉着脸,哥哥温和的俊颜波澜不起,南宫逸尘似笑非笑的玩弄着酒杯。这大殿上藏着绝世高手!她不能确定他的位置,但她清楚的感受到了危险。

  “哇,”有人夸张的尖叫,“第一庄的少主哎。”

  “天下第一庄”的庄主——东方啸,是武林的总盟主。武功高强自不必说,在商界堪称奇才。二十几年前,他一手创立了逍遥山庄。一大波的武林人心甘情愿的归附于他,跑起了买卖。酒楼、钱庄、药铺,是他主要的经济命脉,镖局开遍了上宁的所有州府。他开的店铺从来没有人敢惹是生非,江湖上的侠客,不是吃素的。十年,他创造了传奇,逍遥山庄成了天下第一庄。不是东方啸狂,逍遥山庄累积的财富堪比国库。他的生意遍布天下,上宁、古兰、紫楚、甚至是北冥,四国每天都有他的进账。他在一个国家大量低价收购特产,运送到另外一个国家,奇货可居的卖上高价。许多人眼红这宗买卖,无奈人力、财力,重要的是势力支撑不起野心。眼睁睁的看人家日进斗金。有毒的不吃,犯法的不干,不仅是官府就是各个皇室也对他礼敬三分。谁叫人家财大气粗呢?

  “叶霓裳,你少扯虎皮做大旗。我们谁也无法见到东方少主,如何知道真伪?”李雅晴打死都不信。

  “你要我怎么说才能相信?”霓裳嘴角上翘。

  “空口无凭,我才不会信。”知道你能说,有本事说出个大活人来。

  “这个令牌能不能证明啊?”霓裳的掌上托了一块令牌。

  沉香木的牌子,四周镶着金边,正面墨玉嵌出“令”字,背面刻着“东方”。东方家的令牌分位五个等级,“令”字分别由玉、金、银、铜、铁,雕刻而成,然后镶嵌于沉香木中。掌管玉制令牌的只有东方啸的家人,天下第一庄的人见令牌如见令主。

  “谁知道你是不是捡来的?”林毓秀发难,她叶霓裳走的什么狗屎运?好事全让她一个人占了。

  “真是捡到的呢,”霓裳促狭的说:“只不过我是在东方千寻的手里捡到的。林小姐何不试试运气,看看能否也捡到一块?”

  “那么恭喜叶小姐了,毓秀没这个命。”她闷闷的。

  东方千寻,对不起哦。你的令牌被我当做挡箭牌了。我发誓我不是诚心的利用你,林贵妃那个老女人,处处针对我、难为我,巴不得全天下的男人都对我避之不及。我不想嫁是一回事,不能嫁是另一回事。好歹我帮过你的,你也不愿意让她们阴谋得逞吧?

  “贵妃娘娘,这个人能给霓裳带来幸福吗?或者您认为世间还有更好的男子,值得霓裳耐心等待?”跟我斗,怄不死你。

  “呦,你不说,我还给忘了,咱们上宁啊,确实有比东方少主还要尊贵的人选,只是不知道你是否能入了他的眼?

  ?t最n◇新4F章节上X^酷匠网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流年离殇说:

大家希望霓裳嫁给东方千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