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的小姐果真都是才貌双全啊。”南宫逸尘举杯遥敬。

  “王爷谬赞了。”霓裳客气的回应,叶轻语随之轻施一礼。

  “叶大小姐也知是谬赞,可见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林毓秀讥讽的嘲笑。

  +酷}匠S网@永(M久免i)费看小k说

  “轻语妹妹明明跳的很好啊,大家是有目共睹的。难道林小姐舞技精湛,在轻语之上?”她故意的问:“林小姐也准备下场表演吗?”

  姑姑是明智的,及时阻止了她,现在她知道,她的那点儿微末之技是无法与她们相提并论的。现在叶霓裳一句话就把矛头指向了她,所有的人都在望着她。她为难的绞着手帕,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叶大小姐是装傻还是真的听不懂。”林毓秀的好姐妹户部尚书李源之女李雅晴适时的出来替她解围。“长眼睛的人都看得见轻语小姐的舞蹈美妙绝伦,当得起古兰王爷的夸赞。倒是叶大小姐的才艺令人不敢恭维呢。”

  “叶大小姐装傻的本领却是一流。也是,两年的自得其乐,咱们是没法体会的。”林毓秀醒过腔来,开始反击。“就凭做了几道拿不出手的烂菜,你引人注目的方式还真够别致。”

  “我早已声明,做的菜上不了台面。无非是凑趣取乐而又。说构思精妙、心有七窍的可不是我。”

  叶凌峰强忍着笑意,这个妹妹,够无赖!不过,他喜欢。

  众人的眼睛望着一个方向,一口酒呛到了南宫逸尘。唉,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你们吵归吵,本宫碍着谁了?他冷冷的扫视过去,脸上写着大大的:不满。

  看我干什么?躺着中枪管我毛事?是她们一再的挑衅,我只是被迫还击好不好。

  迎着那道目光,林毓秀故作娇羞的一笑:“康王殿下,您可是亲耳听到了,毓秀不曾说个您一个字的不好。叶霓裳分明是故意曲解我的意思,孰是孰非,相信您自有公断。”

  “那几句确实是本宫说的。”他语意微凉。

  “小女子认为,那是您心地良善,不愿她难堪罢了。”呵呵,轻松送上一顶高帽。

  “我难堪关他何事?”霓裳才不领这个人情。

  “哼,蠢到家的东西。康王自然是顾及两国的交好,不想上宁的颜面有损。”这解释说的过去。

  “噢,这样啊。”霓裳恍然大悟,“可是林小姐执意诋毁我,就不怕有损上宁的颜面吗?还是上宁的颜面在你眼里一钱不值?”她笑得纯真,问得却尖刻。

  好,问得好。安敬亭兴奋的瞪大眼睛,反正他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大。

  “你,你休要强词夺理。我林家世代忠良,一片丹心,天日可表。”林毓秀险些崩溃了,赌咒发誓的证明自家的清白。

  这场口水仗,很显然是叶霓裳占了上风。几个世家子弟以热烈的目光注视着事情的发展,南宫逸尘的眼睛也是霓裳的身上停留了片刻。

  林毓秀紧紧的握住双手,恨不得一拳打死她。该死的贱人!本小姐的姑姑是代掌凤印的贵妃娘娘,平日里谁见了她不是低三下四的曲意奉承,她林家是好惹的吗?叶霓裳,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处处的和我别扭。

  要不是你爹叶煕华门生众多,你以为就凭你叶府庶出的女儿能做得了宁王的正妃?做梦去吧!姑姑私下答应她,日后会娶她做侧妃。哼,那叶轻语岂是我的对手?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康王殿下第一个夸赞的可是我,他是古兰的皇长子,继承皇位是迟早的事。本小姐若是做了他的王妃,嘿嘿,日后可是一国的皇后,比姑姑还要威风几倍。射月公主不是来和亲的吗,我为什么不能学学她。不过他看叶霓裳的眼神着实的让她不舒服。有了,让他知道她过去有多么不堪,他还会正眼看她吗?

  “哎呀,我说今天怎么这么不顺心,原来你是个不祥之人,我都忘记了。大家忘了就罢了,你还有脸来参加这种盛会,是想把晦气带给大家吗?”她厉声指责。

  “哦,我竟不知道自己是个不祥之人呢,林小姐不妨仔细说来听听。”开玩笑,姐姐才不怕你满嘴跑火车呢。

  “你出生的时候,有相师说你是天生凤命。大家都信了,可是后来啊,你突然变得一副呆傻的蠢相。天下多少名医都治不好你的病呢。有一位高人,夜观天相,这才查出,虽然你命格清贵,但是前世杀孽过重,以致损了你今生的福报,命运发生了变化。上天弃你于不顾了,我三表哥万般无奈的与你退婚。他是皇室的人,可以把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但是不能为皇室带来灾难。他怕对不住劳苦功高的叶相国,于是聘下叶轻语。尚阳公主大宴宾朋的那日,是你清醒后第一次参加宴会,可是紫萱县主在你的照看下,溺了水。还有啊,前一阵,你悄悄的离京,去乡下的别院为自己消灾祈福。许是打扰了菩萨的清修,一把天火落在别院,你差点在火中化为厉鬼。你说,你都天怒人怨到如此地步了,还好意思出来啊,大家以后可得离你远些才是。”呵呵,谁不怕死,尽管与她交好。她狠辣的想。

  “哈哈,这个故事挺有意思的。”霓裳不在意的笑笑。

  故事?本小姐说的是真事。林毓秀简直抓狂了。

  “哼,你少在这里掩饰,你心里指不定多惶恐。被人揭穿的滋味不好受吧?其实我本来不想说的,但是想想啊,又怕有人无意受到伤害,只好实话实说了。”

  “我杀孽过重吗?不,我觉得该杀的远远不够,要不然,你怎么有机会投胎做人呢?你拿前世今生的鬼话来唬谁?哪个相师说过我天生凤命?哪位高人看出我的前世杀孽深重?麻烦你让他们站出来,让他们好好的给我推算一番,我是不是还命中带煞,是孤星转世,一辈子应该青灯古佛,了此残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流年离殇说:

丢文了,努力的赶啊,累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