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依康王殿下说来,这三个人是各有千秋喽。”云胜捻了胡须,管他说的是真是假,上宁不丢人就成。

  “小妹一时兴起,陛下万勿见怪。”南宫逸尘微微一笑。

  “来人啊,赏给三位小姐每人一支玉如意。射月公主另加一串珍珠挂件。”他有些郁闷,叶霓裳用两个鸡蛋一棵葱,换走的是和田出产的玉石啊。

  四人谢了恩,收起赏赐。

  “大家坐好,宴会马上开始了。”宁王站了出来。

  首席坐了尚阳公主和紫萱县主。(紫萱的年纪太小,尚阳公主不得不陪同。)叶家姐妹坐在她们的下首,紫萱和邻近的霓裳咬着耳朵,时而发出快乐的笑声。按照父亲职位的高低,众人一一落座。对面的首席,是福王、寿王还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接下来的是几位王侯的世子,第三张席位是叶凌峰和几个年轻的公子。

  ^M酷"匠Q网P唯t9一,正版,其他zc都是盗{版

  精美的菜肴很快的摆在一张张席案上,顺安帝满面春风的端起酒杯,微笑着说:“欢迎古兰的康王殿下和射月公主来到上宁。希望上宁与古兰永停干戈,世代友好。”一杯御酒见了底。

  南宫兄妹站了起来:“南宫逸尘(篱落)代父皇祝上宁国泰民安,愿与上宁结为通世之好。祝皇帝陛下如天同寿,如地永恒。”

  “请。”

  “愿上宁与古兰世代友好,皇上万寿无疆。”众人也站起身来,随声附和。

  宁王坐在了寿王的身侧,大家先敬了皇上、贵妃,继而向古兰的两位殿下敬酒致意,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篱落起身说道:“陛、贵妃娘娘,篱落是第一次来到上宁。久闻上宁的女子能歌善舞,今日不知是否有幸欣赏一番?”

  “公主喜欢歌舞何不早说,传宫中的舞姬。”林贵妃吩咐身旁的内侍。

  “啊,不,贵妃娘娘,那些舞姬跳的舞蹈本是为了取悦达官贵人,难免矫揉造作。篱落是想请在座的小姐,舞上一曲。”

  “这个,”林贵妃一笑:“观赏完上宁的舞蹈,古兰有人表演吗?”各府的千金,不能像伶人一样示好吧?有关国体,她须顾着上宁的颜面。

  “贵妃娘娘,看过上宁的歌舞,篱落亲自为您舞上一曲。”篱落并不推辞。

  “好,哪位小姐愿意展露自己的才华呢?”林贵妃说的委婉客气。

  林毓秀刚要起身,林贵妃冲她悄悄的摇了摇头。这位公主,来者不善,不能输给她啊。没有十足把握,先不要忙着出风头。林小姐挪动了椅子,巧妙的遮掩过去。

  聪明的女人擅于察言观色,一个个的观望着,无人下场。

  “哎呀,射月公主如皓月当空,无人敢掩盖您的芳华。远来是客,不如您先请吧。”还是看看你的底牌吧。

  “也好。篱落不客气了。”古兰的公主落落大方的走到中央。

  篱落去偏殿换了服装。大红的衣裙,袖口宛若盛开的花朵,膝盖以下的部位越来越宽大。音乐骤然响起,她举起双臂,在场中央旋转,袖口忽开忽合,轻盈似雪花飘摇,迅疾似蓬草迎风逆舞。她时而左旋,时而右旋,时而腰肢柔软的向后弯曲,头部贴近了地面。旋转的速度像飞奔的车轮又似空中猛烈的旋风,在千万个旋转中,你已经分不清她的脸、她的身体,仿佛一团燃烧的火焰,不停的跳跃,滚动。看得人眼花缭乱。忽而,音乐声停,篱落稳稳的站在那里,像一枝盛开的红梅,傲然挺立。

  “好!”安小侯爷带头喝了彩。这刚健的舞蹈颇和他的性子。

  掌声四起。上宁的舞蹈柔媚万分,古兰的舞蹈让他们开了眼,那是一种刚柔并济的美。更适合男人欣赏。

  “篱落献丑了。”她含笑而退。多少双眼睛追随着她的背影。

  “射月公主的舞技高超,皇上与本宫看得入了迷,实在是精彩。”林贵妃夸奖了几句。“哪位小姐想下场表演啊?”她问了一句。

  小姐们似乎还沉迷其中,一时竟无人应答。

  “若是无人舞蹈,本宫可要命你们一个个的跳来。”她有些气恼,一群不济事的东西。

  “贵妃娘娘,轻语愿意一试。”叶轻语柔声说道。

  “好,好,你快去吧,本宫期待你的表现。”她眉开眼笑的,自家侄女已经露了脸,她的准儿媳也肯为她争气。

  整理好衣裙,她走到舞场。披在肩头的轻纱缓缓舞动,她的小蛮腰灵活的扭动,俏丽的脸庞在轻纱的遮盖下时隐时现,像扶风的弱柳,像雨打的娇荷,千种的风情,万般的柔媚,尽情的展现。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她边唱边舞,声音宛如黄鹂出谷,百灵娇啼,像山间潺潺的流水,滋润着干渴的心田。最后一个音节停止,她跌坐在地上,一双柔荑向空中展开,眼睛微微下垂,一排扇子般的睫毛遮住了水汪汪的眸子,红红的樱桃小嘴微微张启,似乎有无尽的心意等待倾诉,满腹的柔情蜜意等待爱怜。

  “好。”宁王不避嫌的击掌称赞。轰然的叫好声响彻大殿。

  叶轻语冲篱落点头微笑,静静的回到自己的座位。

  “不知众位认为那支舞蹈略胜一筹呢?”林贵妃有了底气。

  “这一刚一柔,一个迅疾如风,一个柔媚若柳,一时之间难分伯仲啊。”“叶小姐的嗓音婉转动听,且边唱边舞,美不胜收啊。”“射月公主的舞蹈,巾帼不让须眉,看后让人热血沸腾,激起男儿的斗争,非比寻常啊。”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夸赞。

  “哈哈,她二人棋逢对手,不相上下啊。”顺安帝做了结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流年离殇说:

与时间赛跑,二更完成